April 2017
M T W T F S S
« Jul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 26Jul

    在個多月前的上一篇〈看戲懂世局〉之中,筆者列出了25部精選的劇情片,以及不少附加推薦的延伸觀賞電影。筆者深信,各位在看過這些電影(即使不是全部)之後,已對世界的認識加深了不少。

    當然,其中一些電影大家可能早已看過。但我們以往觀看時,往往只是把劇情所揭示的不公義看成是一些孤立的、個別的事件,甚至只是編劇為了嘩眾取寵的杜撰。但當我們看畢所有電影,當會領悟到,這些都是現代文明所包含的制度性不公義中的不同面相吧了。英文中有所謂“connecting the dots”之說,筆者所做的,就是幫助大家把不同的點(事情)連繫起來,從而建立一個較全面的世界觀(英語中所謂“getting the big picture”)。

    一些人可能會說,電影始終是電影,其內的情節必然包含著誇張、臆想和杜撰的部分,我們怎能依靠這些劇情來瞭解真實的世界呢?這個批評當然不無道理。正因這樣,除了25部劇情片外,筆者亦在此精選了25部紀錄片,讓大家從一個更客觀的角度來認識這個世界。(其中不少可於網上免費分段觀看,但一些則可能要付款購買。)

    當然你也可以說,拍攝紀錄片的人也會有他們的立場,我們怎能知道他們的觀點真的客觀中肯,而不是偏頗狹隘的呢?但大家只要想一想,便知這個批評不獨限於紀錄片而是涵蓋所有書籍和文獻(包括我們在學校唸的教科書),而這正是為何我們必須廣泛閱讀(或觀看)的原因。

    好了,現在就讓我們開始吧。

    (1)            Mankind: The Story of All of Us ,要了解世局,先要了解人類與文明的緣起和演化概要,即所謂人類的「大歷史」。這部紀錄片即使不能完全擺脫以西方為中心的觀點,卻仍是很好的入門。另強力推薦Jared Diamond 同名書籍改編攝製而成的Guns, Germs and Steel,但電影只是書籍的簡述,強烈建議看罷找原著來細讀。

    (2)            Jacob Bronowski的 The Ascent of Man ,講述現代科學起源的經典之作。另外強力推薦:Carl Sagan 的Cosmos 和Kenneth Clark 的Civilization。想瞭解西方文明的精粹,這三套紀錄片是最佳的起步點。(想再看闊一點,可觀看霍金的 Stephen Hawking’s Universe)

    (3)            Commanding Heights: The Battle for the World Economy,這套紀錄片講述「芝加哥經濟學派」如何推翻戰後的「凱因斯主義」,最後而成為當世「顯學」的經過。留意這部電影於2003年推出,但五年後即爆發「零八金融海嘯」。另外強力推薦:Niall Ferguson的 The Ascent of Money 和Civilization: The West and the Rest。大家看後再跟以下的多部紀錄片比較,便可看出右派的世界觀與左翼的如何不同。

    (4)            Inside Job(港譯《呃錢帝國》,台灣譯《監守自盜》),要瞭解「零八金融海嘯」為什麼會發生,以及世界上無數頂尖的經濟學家於事前竟無法預見,上述這部電影會令你大開眼界。「金融海嘯」之後這類揭露性的紀錄片不少,其他可參考的包括:The Flaw, Overdose, The Wall Street Conspiracy等。

    (5)            The Corporation,企業是現代文明中最重要的主角之一,但大家對這個主角有多了解?另外強力推薦:Wal-Mart: The High Cost of Low Price, Who Killed the Electric Car, Ethos

    (6)            Michael Moore 的Capitalism: A Love Story,美國人與資本主義之間的“愛情故事”。另外強力推薦Michael Moore所有的紀錄片(由最初的Roger and Me到Fahrenheit 9/11 到Bowling in Columbine 到Sicko 到最新的Where to Invade Next?),以及Forward: Waking Up the American Dream 和 Zeitgeist : Moving Forward (最後這部電影已經引發起一個全球性的運動:The Zeitgeist Movement)

    (7)            Inequality for All,貧富懸殊不斷加劇已是全世界的共同問題。克林頓時期的美國勞工部長在此向我們仔細地解釋背後的原因。另外強力推薦:Breaking Inequality

    (8)            Super Rich: The Greed Game,近年社會上普遍出現“仇富”的心態,這部電影解釋為甚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另外強力推薦:Affluenza(紀錄片而非一部同名的劇情片)

    (9)            The Untold His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這套13集的紀錄片由著名導演 Oliver Stone攝製,看罷你便會明白什麼才是「愛‧國」。另外強力推薦:American Coup, Dirty Wars, Drone Wars, Unmanned: America’s Drone Wars以及所有輯錄自Noam Chomsky 訪談的紀錄片,如Power and Terror, Mafia: Principle of Global Hegemony, Crisis and Hope等。(但願我國終有一天也會有她不在獄中的Noam Chomsky, Michael Moore 和Oliver Stone….)

    (10)            The True Cost,主題是全球化的製衣業,但引伸探究的則是全球化資本主義之下的「血汗工廠」(sweat shops)制度。另外強力推薦:My Fancy High Heels(製鞋業), A Blooming Business(非洲的花卉種植業)

    (11)            The End of Poverty? 闡釋何為「新殖民主義」(neo-colonialism)以及它的禍害的最佳電影。另外強力推薦:The Shock Doctrine(但留意這部紀錄片絕對不能跟Naomi Klein的原著相提並論,大家仍必須找原著來細讀), Poverty, Inc.

    (12)            Nefarious ,揭露全球娼妓“事業”背後的醜惡的人口擄劫和販賣罪行。另強力推薦 Tricked, The Dark Side of Chocolate

    (13)            Food, Inc. ,揭露跨國農產和食物企業(transnational agribusiness & food industry)如何壟斷全球的糧食生產和供應,也揭示其間涉及的虐待動物和對我們健康帶來的害處。另外強力推薦:Super Size Me, Fork Over Knives, Fed Up, Food Chains

    (14)            GMO OMG,揭露如孟山都(Monsanto)等企業如何強行推行「基因改造」並控制糧食生產。另外強力推薦:Genetic Roulette, Genetically Modified Food, Behind the Label

    (15)            Blue Gold,講述過度開發和氣候變化下的淡水資源危機,也揭露跨國企業對水資源的壟斷和控制。另外強力推薦:Tapped

    (16)            Bought,講述西方醫療制度(特別是制藥業)如何被大財團所操控。另外強力推薦:Doctored, Sicko(後者是對美國醫療保險制度的批判)

    (17)            Making a Killing: the Untold Story of Psychotropic Drugging,對西方(特別是美國)的精神病診斷和施藥如何變成為利是圖的大生意的批判。另強力推薦 The Marketing of Madness, Dead Wrong

    順帶介紹一部同名的紀錄片,但講的是槍械管制,可與Michael Moore的 Bowling in Columbine一併觀看。

    (18)           Gasland,講述美國頁岩氣開採帶來的環境破壞。另外強力推薦:Fracknation, Groundswell Rising

    (19)            The End Of the Line,講述全球漁業面臨的重大危機。另外強力推薦:The Cove(《海豚灣》,講述日本濫殺鯨類特別是海豚的秘密)

    (20)            Home,著名導演 Luc Besson全程透過熱氣球所拍攝的地球環境生態俯瞰。另外強力推薦:《看見台灣》(全程透過「航拍」攝製,並由台灣著名演員吳念真偶作旁述的台灣面貌)

    (21)            An Inconvenient Truth,令美國前副總統戈爾(Al Gore)獲頒諾貝爾和平獎的作品(當然還加上他多年來在這方面的努力)。近年闡述全球暖化危機和生態災難的作品不少。強力推薦:The 11th Hour, Six Degrees, The Age of Stupid, The Antarctica Challenge: A Global Warning, Chasing Ice, Seeds of Time, Collapse。

    (22)            Years of Living Dangerously,也是講述氣候生態危機的大型紀錄片,請得了荷里活多位名人如 Harrison Ford, Arnold Schwenegger, Matt Damon, James Cameron等人助陣。另外強力推薦:Raging Earth (NHK 攝製的紀錄片,香港有線電視買入後配音加工,並於2016年2、3月在香港以《狂暴天地》的名稱放映,其中8集中的頭4集由筆者出任主持。)

    (23)            Merchants of Doubt,揭露巨大既得利益集團為了一己私利,如何動用龐大的資源先則否定吸煙有損健康,後則否定全球暖化的事實和它帶來的威脅。另外強力推薦:Mask of Deception, The Great Global Warming Swindle(後者是「氣候變化否定論」的經典之作。)

    (24)            《正,負2度C》,台灣製作的紀錄片,深入探討台灣將如何受到全球暖化的打擊。另外強力推薦香港電台與香港天文台合拍的《氣象萬千之(四)》,其中由我的好友、前天文台助理台長梁榮武分四集講解氣候變化帶來的衝擊。另外不可不看的,是極罕見的內地獨立製作的紀錄片《穹頂之下》,其間前中央電視台女主播柴靜講述國內嚴重的空氣污染問題。

    (25)            《天安門》,迄今為止最全面地探討天安門事件的紀錄片。

     

     

  • 24Jun

    多年來筆者皆強調,「讀萬卷書,行萬里路」是我們認識這個世界的不二法門,而兩者既相輔相承亦不可偏廢。但我亦知道現代人生活繁忙,要求他們大量閱讀(指的當然是正式的書籍而非只是網上資訊)確實有點強人所難。退而求其次,筆者想到了「看戲懂世局」這個方法。

    作為一種(相對而言)「無痛學習法」,筆者先會在此列出精選的25部劇情片,然後在下一篇文章再列出精選的25部紀錄片。筆者深信,大家在看過這50部電影後,必會對我們身處的世界有所改觀。

    第(1)部:12 Years a Slave(港譯《被奪走的12年》)— 讓我們知道過去五百年來,西方的崛為其他民族帶來多麼深重的災難。同時強力推薦:1492、The Mission 、Amazing Grace、 Amistad、 Lincoln、Django…

     

    第(2)部:American History X(港譯《美國X檔案》)— 奴隸制度被推翻了,但殖民統治、種族歧視 、仇恨和迫害未有消失。同時強力推薦:鴉片戰爭、The Wind and the Lion、Lawrence of Arabia、The Great Debaters 、Gandhi、Selma 、Mandela…

    第(3)部:Mr. Smith Goes to Washington(港譯《民主萬歲》)— 民主制度總比專制獨裁好,但資本主義下的民主亦往往為權貴階層所操控(可能是電影史上首次(1939)出現「拉布」的場面)。同時強力推薦:Citizen Kane。

     

    第(4)部:The Contender(港譯《挑撥性醜聞》)— 政治的黑暗,即使在號稱最民主開放的美國。同時強力推薦 Wag the Dog 、The Ides of March…

    第(5)部:Heaven and Earth(港譯《天與地》)— 越戰是美國在二戰後最慘痛的戰爭經歷,但比起她為其他民族帶來的苦難,則只是小巫見大巫。同時強力推薦:Apocalypse Now 、Deer Hunter、 Platoon、 Heavy Metal Jacket…

     

    第(6)部:Network(港譯《電視台風雲》)— 商業競爭下的人性喪失是常規而非例外。同時強力推薦:Informant

    (電影史上有關「企業主義」的最露骨論述。)

     

    第(7)部:Wall Street(港譯《華爾街》)— 金融世界的超級腐朽。同時強力推薦:Wall Street II 、Margin Call、 The Big Short、 A Wolf in Wall Street、Money Monster …

     

    第(8)部:Fire Down Below(港譯《烈火戰將》)— 不是純粹的動作電影,因為包含了對大煤炭商(Big Coal)的控訴。同時強力推薦:On Deadly Ground(因為包含了對大石油商(Big Oil)的控訴)、Promised Land。

     

    第(9)部:Erin Brockovich(港譯《伊人當自強》)—環境污染及企業為了謀利如何罔顧他人死活。同時強力推薦:Class Action、A Civil Action…

    第(10)部:Changing Lanes(港譯《變線人生》)— 法律界的污穢。同時強力推薦:、Runaway Jury 、Regarding Henry…

    第(11)部:The Insider(港譯《奪命煙幕》)— 煙草公司的罪行。同時強力推薦:Whistleblower

    第(12)部:Hotel Rwanda(港譯《盧旺達酒店》)— 西方殖民統治的遺害。

    第(13)部:Fair Game(港譯《公平遊戲》,實是錯譯)— 美帝國主義的惡行。同時強力推薦:Traitor、Whiskey, Tango, Foxtrot

    第(14)部:Body of Lies(港譯《謊言對決》)— 美帝國主義的惡行(之二)。同時強力推薦:Rendition、Charlie  Wilson’s War

    第(15)部:Syriana(港譯《油激暗戰》)— 美帝國的惡行(之三),「恐怖主義」的真正根源。同時強力推薦:The Siege 、Vantage Point

    第(16)部:Eye in the Sky(港譯《天眼行動》)— 美帝國的惡行(之四),「無人機」的罪行。

    第(17)部:Lord of War(港譯《軍火之王》)— 美帝國批判(之六),軍火商的罪行。

    第(18)部:Blood Diamond(港譯《血鑽》)— 所謂「資源詛咒」(resource curse)只是新殖民主義(Neocolonialism)的一塊遮羞布。

    第(19)部:The Constant Gardener(港譯《無國界追兇》)— 西方大藥商的罪行。

    第(20)部:《皇天后土》— 共產極權的可怕。同時強力推薦:《投奔怒海》、The Killing Fields、《活著》(如果大家有能力找得到,也極力推薦《天雲山傳奇》、《巴山夜雨》、《芙蓉鎮》等)

    第(21)部:V for Vendetta(港譯《V 煞》)— 不分左或右,一個永恆的主題。同時強力推薦:Matrix

    第(22)部:Suffragette(港譯《女權之聲》)— 「我要真普選!」。同時強力推薦:The North Country

    第(23)部:竊聽風雲(1)、(2)、(3)同時強力推薦:《奪命金》— 人心徹底迷失的世界,但經濟學家告訴我們「別無他選」(There Is No Alternative!)。

    第(24)部:Fast Food Nation (港譯《快餐帝國》)— 快餐工業及非法勞工的苦況。

    第(25)部:逆權師奶(韓國電影)— 工人運動一瞥,不要忙記電影描述的不是十九世紀而是我們身處的今天。

     

  • 31May

    最近瑞士洛桑國際管理學院發表本年度全球競爭力年報,在全球61個國家和地區當中,香港排名上升了一級,重返2012年的榜首位置。排第二和第三名的分別是瑞士和美國,而中國則排名25。(差不多同一時間,在中國社科院發表的新一份報告中,香港的競爭力在全國排第二,屈居於深圳之後。這種相悖的名次一時間成為坊間笑談,卻不是本文的論旨。)

    一如既往,港府財政司長曾俊華歡迎洛桑管理學院對香港的高度評價,並指面對國際間的激烈競爭,港府將繼續致力維持香港的競爭優勢云云。

    這些「新聞」對香港人來說並不新鮮。過去十多二十年來,我們每隔一段時間便會聽到有關的排名結果,而每次當排名上升甚至高踞榜首,我們便會沾沾自喜;但每當排名下跌(特別被我們的假想敵新加坡超越的話),我們便會憂心忡忡,不知如何是好。

    然而,我們有沒有想過,城市和城市或國家與國家之間為什麼要競爭呢?舉世如此重視的「競爭力」究竟是什麼一回事?

    不錯,自有文明以來,國族間的鬥爭便幾乎沒有停止,鬥爭特別激烈時甚至會爆發戰爭。但這些鬥爭主要都是因為領土的爭奪所引致(爭奪的當然包括領土上的各種資源)。而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除了少數的邊界糾紛(如中、印或印、巴間的糾紛)和島嶼之爭(如中、日和日、韓間的島爭),世界各國的版圖大致已定。好像克里米亞等事件在全球來說屬例外而非常規。既然如此,國族(甚至城市)之間為什麼還要「競爭」呢?

    讓我們先看看城市吧,因為這樣會更易把問題看得清楚。香港為什麼要跟上海或深圳等城市競爭呢?又武漢為什麼要跟成都競爭呢?這些不已是同一個國家內的城市嗎?

    回顧中國的漢、唐盛世,那時的長安要和洛陽競爭嗎?又或看宋代,那時的泉州要和揚州競爭嗎?換另一個角度看,如果競爭力不足,這些城市是否會出現經濟衰退和大規模的失業呢?

    上述問題的答案顯然都是否定的。那麼在科技和生產力皆已飛升了百倍甚至千倍的今天,為什麼一個地方的經濟反而要由它的「競爭力」所決定?這些地方奮力「競爭」的,究竟是些什麼?

    想到了嗎?答案很簡單,彼此拼命去競爭的,其實就是「外資」。

    洛桑報告中指出,香港的競爭力優秀,是因為她「有良好的營商環境」。這項分析的邏輯引伸是:「因此會吸引大量投資」。理論上這些投資可以是「內資」也可以是「外資」,但如果是「內資」則我們無需強調「競爭力」。之所以要競爭,是因為要比其他地區更能吸引「外資」來「發展經濟」。

    為什麼古代的中國和印度不用吸引外資來發展經濟,但今天的她們卻要拼命這樣做?這當然跟過去數百年來的西方殖民侵佔和掠奪有關。這些掠奪包括了大量的資源(如木材、石油)和財富(黃金和白銀),也包括了長達三百多年的奴隸制度所提供的龐大勞動力。結果是,西方的富裕程度以幾何級數拋離其他民族。還有一點不要忘記的是,殖民統治第一樣舉措就是摧毀當地原有的自足性經濟,對較發達的地區還加上「去工業化」的政策(印度的紡織業是最明顯的例子)。結果是,即使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殖民主義退潮而第三世界的各個民族紛紛獨立,她們在經濟上仍然被迫極度依賴西方。(對國際金融的壟斷是「西方宰制」中最重要的一環。)

    資本主義的全球化沒有因為殖民主義退卻而消失,反而變本加厲達到空前的地步。工業資本主義必需的三大要素是大量廉價的原材料、大量廉價的勞動力、以及龐大的消費市場。今天的國際經濟秩序,就是「全球化資本主義」下的一種國際勞動分工秩序。而所謂「出口主導」的經濟發展,說穿了不外乎爭相向西方(特別是美國)提供好像沃爾馬(Walmart)店內的價廉物美的產品。學者稱這種不平等的國際秩序為「新殖民主義」(Neo-colonialism)甚至「新帝國主義」(Neo-imperialism)。我們常常聽說的「不平等貿易」,只不過是這種「羅馬帝國經濟學」之下的一個面相吧了。

    至此大家應可較清楚地明白「競爭力究竟為什麼?」進一步看,低稅制、零關稅、資本的自由流動(最好是能夠成為資本家避稅和洗黑錢的天堂)、財政紀律、緊縮政策(即向窮人開刀)、私有化、勞動力市場彈性(即公司賺大錢時還可隨意裁員)等等「有利營商」的「競爭尋底」(race to the bottom)措施,目的都是為了讓資本家更輕易地獲得更龐大的利潤吧了。

    而在工會運動備受打壓的今天,廣大勞動階層能夠保著飯碗已屬幸運。假如要求較公平地分享經濟增長的成果,立刻便會惹來「貪得無厭」、「尋釁滋事」、以及因為「令生產成本上漲」而「削弱香港整體競爭力」等重大罪名。

    下次你再聽到香港的「競爭力」如何地超越其他地區,是否會有不同的感受呢?

  • 10May

    在上一篇文章〈加拿大的森林大火 — 大自然的警號〉結尾,筆者指出,香港人透過了股票的投資,多年來已經參與加拿大「油沙」(原本稱 tar sand,後來為了吸引投資者改稱 oil sand)的「自殺式」開採。筆者何出此言?請大家先看看,以下這篇我於2014年首在《信報》專欄所登的一篇文章:

    〈李嘉誠的道德抉擇〉

    李嘉誠先生最近召開記者會,提到「外界低估他的身家」其實是十數年前的事,原因是當年的傳媒沒有包括他收購的赫斯基能源。令筆者慨歎的是,留意這項新聞的人當中有多少知道:這間公司正把人類推向萬劫不復的境地?

    為什麼這樣說呢?原來赫斯基能源公司(Husky Energies)過去近十年都在大規模開採加拿大阿伯特省(Alberta)的油沙(oil sands,以前又稱 tar sands),這種開採不但極其破壞環境,而且更令全球暖化危機火上加油。

     

    圖片說明:油沙的開採已將加拿大廣闊的地區從左邊變成右邊的模樣。

    眾所周知,全球暖化的罪魁禍首是二氧化碳,而自十九世紀中葉至今,大氣中的二氧化碳含量已經增加了40%之多,其中接近30%的增加,是上世紀中葉至今發生的。不錯,以地質年代的時間尺度看,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水平不是一成不變的。但按照科學家的研究,今天的二氧化碳水平,已經遠遠高出過去八十萬年的變化幅度,而且上升的速率之快更是前所未見。

    不用說,這些額外多出的二氧化碳,都是人類的經濟活動所造成的,其中主要來自化石燃料(煤、石油等)的燃燒。要知這些燃料都是透過地質活動經歷億萬年的變化才形成的。但自十九世紀至今,我們已經挖掘和燒掉超過一半的蘊藏量。這便有如一個富家子弟,將祖先世代積累而來的億萬家財於短短十年八載間花掉一樣。

    數十年前科學家已指出,二氧化碳濃度的上升,會加劇大氣層的溫室效應,從而導致全球暖化和氣候異常的威脅(最早一篇學術論文發表於1981年)。1997年近160個國家的代表雲集日本的京都並簽署《京都議訂書》(Kyoto Protocol),就是為了促使各國努力減低排放。可惜因為自身的利益(也因為能源產業 — Big Oil — 的混淆視聽和千般阻撓),各國不但無法減排,更於協議在2012年失效時,無法將它有效地延續。今天,全球排放量已達每年360億噸這個驚人數字,而其中超過一半已無法被自然界所吸收而殘留於大氣層之中。

    但各國沒有採取積極行動絕不表示問題不重要。剛好相反,暖化已導致不斷加劇的天氣反常:洪水、旱災、風災、雪災、熱浪、山火等接踵而來,而且一次比一次嚴重。聯合國已警告將由此而引至的淡水和糧食短缺危機。另一方面,北極海冰的驚人融化已經超出了科學家的預期。海水受熱膨脹與冰川融化已令海面於過去一百年升高廿多厘米。這種情況持續的話,科學家估計,全球海平面於本世紀末會較今天高出一米之多。此外,大量二氧化碳被海洋吸收,至令海水的酸性不斷上升。繼續下去,海洋的生態將會崩潰。

    事情已經清楚不過:我們今天的首要任務是開發太陽能和風能等可再生能源,及盡快取締所有化石燃料的使用。但李嘉誠擁有的赫斯基能源(個人持股35.5%、和黃33.9%),現在是開採加拿大「油沙」的主力之一。這種開採是現時地球上最破壞環境的行為,它已把過百個香港面積的自然景觀,變成極目千里的人間煉獄。

    當然,這種瘋狂是因為易於開採的石油接近耗盡所引至(否則油公司也不會在愈來愈深的海床處鑽油,以至做成好像墨西哥漏油事件這般巨大的環境災難)。但從整體成本(包括社會成本)來說,油沙的開採是極不化算的一回事,因為開採和提煉其間,必須耗費巨大的能量和水資源,也會做成巨量的廢料和污染。而最重要的,是它會加劇全球暖化危機。最先警告世人關注全球暖化的科學家漢森(Dr. James Hansen)說:「繼續開採油沙的話,氣候定必完蛋。」(If Canada continues to exploit its tar sands, and we do nothing, it will be game over for the climate.)

    當然,真正完蛋的不是氣候而是人類。李嘉誠先生常常強調「取諸社會、用諸社會」的精神。筆者謹此呼籲,為了人類的福祉,赫斯基公司應盡快停止油沙的開採,並把資源用到再生能源開發之上。這已超越商業決策層面,而是一個道德抉擇。

     

    圖片說明:一個超越商業考慮的道德抉擇。(政府的法例當然是關鍵,但各國政府都被大財團「要脅」(我們會撤資…)和「收買」(高官退休後的「延後利益」),於是形成一個死結…)

    撰寫這篇文章時(2014年頭),我在《信報》的專欄已經寫了一年多。但文章以電郵發出後不久,即收到編輯部的電話,要求我最好能夠修改文章的內容,或至少下筆時的語氣「不要這麼重」。幾經爭辯之後,我為了讓文章有機會跟讀者見面,終於答應改動「萬劫不復」、「火上加油」等較強烈的字眼,並將尾段的一句改為「為了人類的福祉,赫斯基(及其他正在開採的公司)應盡快停止油沙的開採」。文章最後是刊登了,但隔了數天即收到編輯部的電郵,謂《信報》副刊改版,故專欄會暫停,並「借此多謝閣下一直以來的支持」云云。

    我的專欄「被終止」乃小事一樁,但背後反映的卻是大事。最能說明問題的,是我的文章見報翌日,《信報》即刊登了前赫斯基高級職員陳建宗的一篇回應文章,大意是公司的業務一向遵從當地的環保法規,卻是完全沒有正面回應我所指出的問題。

    筆者在上一篇文章提到,科學家極其憂慮,愈趨頻密的這些森林大火,會加速「凍土」的融化,至令全球暖化一發不可收拾。

    全球暖化帶來的災難當然不止於森林大火。一年前(2015年5月下旬),印度一趟特大的熱浪(多處地方高達攝氏45度)便奪去近三千人的性命。到了七月,歐洲的熱浪帶來了破紀錄的高溫:在倫敦是 36.7度、在巴黎是39.7度、而在馬德里更達39.9度。事實上,自有氣候紀錄以來最熱的十二年,全都在過去二十年內發生。所謂「事實俱在、鐵證如山」(英文則是“The writing is on the wall!”),大自然已經一次又一次地發出了「黃牌」,如果我們還不猛然醒覺力挽狂瀾,當大自然發出「凍土全面融解」的「紅牌」之時,人類將會被趕離場。

     

    「各國於上月不是正式簽署《巴黎協議書》了嗎?政府高層自有應付全球暖化的對策,身為小市民的我們又何需擔心?」你可能會這樣想。但對不起,你的想法是完全錯誤的。不少人以為巴黎峰會「完滿結束」,我們便可安枕無憂,但科學家的計算顯示,即使協議中的所有承諾都能夠實現,全球的氣溫仍然會升逾攝氏 3度。也就是說,我們在未來十多二十年內,必然會超越「2度」這個危險警戒線。

     

    科學家的計算顯示,要不超越2度的話,便必須把二氧化碳的大氣水平控制在 450 ppm之內,而要達到這個目標,我們便必須在2030 年之前把排放量減少40%,以及於2050之前減少80%。

     

     

    圖片說明:世界各地正在推動一個名叫“Keep It in the Ground”和“Breaking Free (from Fossil Fuels)”的運動。我們在香港做了什麼?

     

    我們面對的挑戰是極其龐大和艱巨的,政府提倡「綠色生活」固然全對,但對於解決問題則毫無幫助。這便有如我們受了槍傷而子彈仍在體內,但醫護人員替我們紮上紗布便當把問題解決一樣荒謬。

     

    全球現時的人均排放量(emission per capita)約為5噸,而香港則是6噸。作為一個國際大都會,我們在這方面責無旁貸。但《京都議訂書》簽署至今19年,香港政府在這方面究竟做了些什麼?巴黎氣候峰會所確立的一個強烈共識,是我們必須盡快取締化石燃料,而轉用好像太陽能和風能等沒有二氧化碳排放的「可再生能源」(renewable energy)。然而,環境局局長從巴黎返港已近半年,卻仍沒有交待香港將如何「去碳」(de-carbonize),其間既沒有公眾討論,更沒有任何「徹底去碳」的「時間表」和「路線圖」。這是一個負責任政府的所為嗎?(「加大天然氣發電的比例」在三十年前提出還有點意義,但在今天則跟「以更上等的紗布包紮傷口」好不了多少。)

     

    筆者花了大氣力寫這兩篇文章,是一文錢稿費也沒有的。但面對人類的滅頂之災,這是我的道德抉擇。事實上,面對這個危機應當怎樣回應,是李嘉誠的道德抉擇,也是我們每一個人的道德抉擇。

     

    (完)

  • 10May

    大家認為仍在猛燒的加拿大森林大火有多嚴重呢?

    即使你已認為十分嚴重,很對不起,我要告訴你,實際的情況比你想象的還要嚴重百倍。

    危言聳聽嗎?請繼續看下去再作判斷吧。

    大家是否還記得,去年底在巴黎隆重召開的聯合國氣候峰會?以及較近期(4月22日)170個國家的代表雲集紐約正式簽署的「巴黎氣候協議」?

    圖片說明:筆者去年與一班好友成立了「350香港」(www.350hk.org)這個環保組織,並於「聯合國巴黎氣候峰會」前夕的11月29日,舉辦了全港首次「氣候大遊行」(Global Climate March)。圖中前排左起是龐愛蘭、曾鈺成、法國駐港總領事Mr. Eric Berti、李卓人、葛佩帆和筆者。

    即使記得的朋友又可有留意,巴黎協議最重要的內容,是「各國必須盡快大力減低二氧化碳的排放,以令全球溫度的上升限制在攝氏2度之內」,以及「一個更理想的目標,是將升溫控制在1.5度之內」?

    好了,即使你亦知道這個2度(或1.5度)的目標,我還是要追問:(1)你知道這個「警戒線」為何如此重要嗎?以及(2)我們離這道「危險警戒線」還有多遠呢?

    讓我們先回答第一個問題。原來科學家早於二十年前便已提出警告,如果地球的平均溫度較工業革命前期(約十九世紀中葉即 1850年左右)升逾攝氏兩度,便很可能導致地球上的「凍土」(tundra)全面融解。

    凍土融解有什麼可怕呢?原來這種廣泛存在於亞洲北部(西伯利亞)、北美洲北部(阿拉斯加和加拿大北部)和青藏高原,並且佔了全球陸地近17%的「霜結的土壤」(英文又稱permafrost),包含著大量凍結了的甲烷(methane)氣體。一旦全球溫度升逾某個水平,凍土便會融化而釋放出大量甲烷。

    釋放甲烷又有什麼可怕呢?原來甲烷是一種十分厲害的「溫度氣體」,一旦進入大氣層,帶來的增溫效果會較二氧化碳大二十多倍。令人憂慮的情況是,甲烷的釋放會令地球顯著升溫,而溫度上升則會導致更多凍土融解和甲烷的釋放,從而導致全球暖化加劇和更多凍土融解…  這種惡性循環所引發的「失控的溫室效應」(runaway greenhouse effect),將會把人類推向萬劫不復的境地。例如格陵蘭冰雪的全面融化會令海平面上升7米,數以百計的沿岸城市(當然包括香港)將永遠被海水淹沒。

    現在大家明白「攝氏2度」這個警戒線的重要性了吧。

    由於自然界的變化複雜紛紜,所以科學家的預測其實是「若升溫超逾2度則全球凍土全面融化的機會便高於50%」。大家可能認為50% 並不算太危險,但請你自問,如果你得悉正在登上的航機有50%的機會墜毀,你還會上機嗎?正是因為這樣的考慮,巴黎協議才加入了「一個更理想的目標是將升溫控制在1.5度之內」。

    好了,現在讓我們來看看第二個問題的答案,即我們離這道危險線還有多遠。首先我們要知道的是,自1850年至今,地球的溫度已經升了近1度,亦即要保持在「警戒線」之下,我們便必須將今天起計的升溫控制在1度之內(按更高的目標則是0.75度之內)。科學家的計算顯示,要達到這個目標,我們便不能讓大氣層中的二氧化碳水平高於450 ppm(parts per million的縮寫,即「百萬分之一」)。

    科學家的研究顯示,這個水平在1850年左右是280 ppm ,但由於人類不斷大量燃燒煤、石油和天然氣等「化石燃料」(fossil fuels),至1958年人類進行直接量度時,這個水平已經上升至 315 ppm。而到了數年前的 2013年,更加衝破了 400 ppm 這個大關。也就是說,我們離開450 ppm這個危險警戒線只有區區50 ppm之遙。

    如今這個水平正以每年約3 ppm左右的速率上升。 也就是說,如果我們不立刻大力減排,十多年內便會超越警戒線。假如我們採取1.5度這個較安全的目標(即從今天起不讓氣溫升逾0.5度),則剩餘的時間更是不足十年。

     

    圖片說明:就筆者撰文之時,於五月一日發生的麥克默里堡(Fort MuMurrary)森林大火

    仍是無法可救

     

    至此,我們終於可以回到加拿大的森林大火之上。大火燒毀大量林木和吞噬無數人的家園已經是個悲劇,但更大的悲劇,在於這些由異常乾旱和高溫天氣引發的大火,在將來只會愈趨頻密和猛烈。事實上,今年的大火絕非偶然,去年七月份的大火也同樣驚人,而且影響範圍更廣。(可參閱《維基百科》條目: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5_Canadian_wildfires)。由於這些大火發生在凍土帶的邊緣,科學家十分憂慮,這會令凍土的全面融化較預期中來得更為迅速。

    還有一點大家或已留意的,是這場大火已經十分接近艾伯塔省(Alberta)的油沙(oil sand)開採區域。這種開採是世界上最污染和最破壞環境的一種行為,多年來已被環保人士猛烈批評。大火一旦蔓延至開採區,後果將會不堪設想。還有一點大家可能不知,就是香港不少人透過股票投資,已多年來參與了這種「自殺式」的開採。為什麼會是這樣?筆者將於下一篇文章交待。

    (待續)

  • 01Feb

    有人說過,語言是精練的思想,文字是精練的語言,而詩則是精練的文字,我認為這個說法再貼切不過。

    雖然筆者熱愛科學,但亦自幼喜愛念詩。中學時得悉中國文學歷來有關於「志言」還是「載道」的爭議,但隨著年事漸長,覺得爭議實在意義不大。一來不同人有不同偏好才是好事,二來優秀的作品往往兩者兼備,難分彼此。例如我們讀杜牧的《山行》:

    遠上寒山石徑斜    白雲深處有人家

    停車坐愛楓林晚    霜葉紅於二月花

     

    這既是寫景,也是寫情,「載道」算是少一點。但再看以下范仲俺的《江上漁者》:

     

    江上往來人    但愛鱸魚美

    君看一葉舟    出沒風波裡

    這裡既有景,又有情,更有關心民間疾苦的「載道」。再讀杜甫的《宿江邊閣》:

     

    暝色延山徑    高齋次水门
    薄雲岩際宿    孤月浪中翻
    鸛鶴追飛靜    豺狼得食喧
    不眠憂戰伐    無力正乾坤

    這兒既有反戰的「載道」,也有作者憂國憂民卻自感無力的「志言」,但從藝術的角度看,最為後世所欣賞的,無疑是中間「寫景」的那四句。事實當然是,「情」、「景」、「言」、「道」在此已經混然為一,無分軒輊。

     

    中學四年級,不知怎地班中突然興起了「作詩」的風氣(前一年則盛行玩筆友,我的三個「女友」分別在美國、德國和意大利)。一班僅十來歲的男孩子(我讀的是男校)其實完全不懂平仄,卻是不斷以各種題材大作「打遊詩」為樂,並透過班長(即在下)將自覺滿意的貼到班中的壁布板去。

     

    我當時的詩作是一首也沒有留下來。全賴我有份編輯的一本中五《畢業同學錄》,其中收錄每個畢業同學的簡介(編委會分工邀稿或撰寫),而同學楊家嘉的簡介,則包括了由他好友(已忘了是誰)所寫的一首「詩」:「家嘉品德性殊異,內向外向皆兼之,閒來獨處時靜思,近性相聚無靜時」。我那時的作品,大概與這差不多水平。

     

    曾經有過一段時間,這種「以人名入詩」的做法在大陸的旅遊區十分普遍。我首次遊杭州時,在西湖畔購買配以書法的紙扇,賣扇者即以我的名字在扇上大筆一揮:「偉大秀麗江南景,才華橫溢助國興」。

     

    至於我自己的詩作,第一首保存下來的,是「六﹡四」後決定了移民海外所作:

     

    北望神州淚未乾  權奸當道國遭殃

    中華兒女風飄絮  午夜夢迴可斷腸

    移民澳洲其間,曾到號稱南半球最大佛寺的南天寺(悉尼以南約兩小時車程)參觀。從來不求籤的我貪玩求了一支,籤文是這樣的:

    埋首雪嶺豈尋常,為道忘憂世莫量,

    不經一番傲骨後,如何做得法中王。

    可能是「對號入座」吧,籤文令到身在異鄉我頗有感觸,是以我一直放於身邊十多年,直至約十年前銀包被小偷取去才丟失。以上是我憑記憶寫出來的。

     

    我下一次執筆寫詩,是女兒離世後第六日。在淚湧中我寫道:

     

    結伴同行十九年  父女情深倆並肩

    追星逐日觀霄漢  此生無悔念嫣然

     

    「逐日」是指二零零八年我們遠赴新疆觀看日全食的情景。

     

     

    女兒離世後約一個月,我再寫了以下一首:

     

    盈盈笑語方猶在  噩耗傳來慟地哀

    無言舉目蒼天問  淚落傾盆去復來

     

     

    問候自四方八面而來,其中一個移民加拿大沒見數十年的少年好友,透過了「面書」送上慰問。及後,我在「面書」作了這首詩送給她(紅樓是廣州市的一個泳棚):

     

    暢泳紅樓遇娉婷  花落馮家喚幗英

    羊城遍數英雄樹  隔世重溫少年情

     

    不久,我則為愛妻寫了以下一首(藹儀是她的名字,我是在同遊黃山時向她求婚的):

     

    桃李姻緣一線牽  黃山慕藹結良緣

    愛女香消悲欲絕  相濡白首度餘年

     

    四年轉眼過去。一股憤怒令我再次執起筆,那是689委任香港大學校委主席當日:

     

    荷花池畔逸飄香  豺狼當道喚國章

    師生校友衝冠怒  可憐風骨染夕陽

     

    歷來寫的文字,加起來小說也有數十萬,但詩作則僅有這些(嚴格來說當然不算詩)。謹以此文作一記錄。

  • 27Jan

    大家有看過荷里活的災難大電影《明日之後》(The Day After Tomorrow)嗎?時光荏苒,這部電影上映至今原來已超過十年。由於筆者既關心環境(特別是全球暖化)又熱愛科幻,是以當年我是第一時間前往戲院觀看。我一邊看一邊想的是,電影以全球暖化為主題,但畫面所見,除了超級龍卷風肆虐和一幕驚人的海嘯之外,都是美、加以及英國、歐洲等地陷入冰天雪地的駭人景象。受過科學訓練的我固然明白電影中所作出的科學假設和推論,但對於絕大部分入場的觀眾而言,我頗肯定都被弄得糊裡糊塗了。

    在未解釋戲中的假設和推論之前,請大家先看看這樣一個事實:全球科學家的研究都顯示,剛過去的2015年,是人類自十九世紀中葉有可靠氣象紀錄以來最熱的一年。從下圖更可得知,這個「最熱」不是叮當馬頭熱一點點,而是遠遠拋離其餘最熱的九年!

    但令人困惑的是,踏進2016年不久,無論是美洲、歐洲還是亞洲,都出現了特大的寒流和雪災。香港雖然身處亞熱帶,但在中國大陸稱為「霸王級」(在美國那邊的則被稱為「怪獸級」)的寒潮影響下,氣溫亦降至久已未見的攝氏三度,而高地更低於冰點而出現結冰的現象,多處地區更是寒雨和小冰粒齊下…。稍有好奇心的人都會問,地球究竟是變得愈來愈熱還是愈來愈冷?既說全球暖化,又為何會出現這樣嚴寒的天氣呢!

    首先筆者必須鄭重指出,全球暖化的危機是真實而且迫切的。至於暖化的過程中出現嚴寒,這一方面既沒有偏離科學家的理論預期,但另一方面也在程度和規模上令科學家感到頗為意外。

    先說科學家的理論預期。相信大家都聽過,在全球暖化氣候反常的過程中,全球的極端天氣(extreme weather events)將會變得愈來愈頻密,而特大的寒流和雪災正是這些極端天氣的一種(另一種當然便是有如「海燕」般的超級颱風)。但在規模和時間上,這種變化也確令大部分科學家意料不及,因為他們大多以為,這些情況最快只會於十多二十年後才發生,而不是在他們發表論文的今天。

    好了,讓我們先簡單解釋《明日之後》的假設。電影主人公於開場不久即在一個會議上指出,全球暖化下世界第一大島格陵蘭(Greenland)上的冰雪急速融化,大量淡水於是流入大西洋北部。由於淡水的密度比海水低,這會嚴重擾亂洋流的運動,最後甚至令著名的「灣流」(Gulf Stream)減弱及至停頓下來。要知這一股從熱帶海洋向北流動的巨大暖流,對調節北美東部和整個西歐的氣候起著關鍵的作用。它一旦停頓,便會使這些地方陷入冰天雪地。

    這部電影上映後,科學界曾經作出澄清,謂這個假設雖有一定科學根據,但以現時推斷,發生的可能性不大,而即使發生,變化的速度也斷斷不會像電影中的急劇。

    但細心的觀眾可能還記得,電影中除了假設「灣流」停頓之外,還假設高緯度的廣泛地區(即極地與寒帶之間)出現了一連串的「怪獸級」氣旋,從而把極寒冷的空氣,沿沿不絕地從北極輸送到較低的緯度。大家還記得一個飛行員受命坐直升機前往調查,機艙門一開探身出來即變成「冰條」那恐怖的一幕嗎?

    簡單而言,類似的情況已在現實世界中出現。對近年出現特大寒流的一種最簡單解釋是,由於高緯度的溫暖氣流愈來愈活躍,當它們闖進極地區域,便會擾動那兒極嚴寒的空氣,令它們南下並闖到平時不會去到的較低緯度區域。也就是說,《明日之後》中的情節在某程度上經已成真。(大家如有興趣進一步了解背後的科學原理,可往《維基百科》查閱以下的條目:Jet Stream, Polar Vortex, Arctic Oscillation.)

    事實是,隨著全球暖化加劇,這些特大的寒潮(與及特大的熱浪、特強的風暴…)只會變得愈來愈頻密。我們若還不痛下決心奮起對抗這個災劫(首要盡快取締化石燃料的使用), 人類的前景實在不堪設想…

  • 18Jan

    與傳統的「術科」如歷史、地理、化學、生物等不同,「通識教育」的本質和函蓋範圍從來都甚具爭議,甚至人言人殊。中國古時的「六藝」(包括了射箭)和歐洲近世的Liberal Studies(包括天文)便是殊異的例子。
    筆者多年來皆十分支持通識教育的理念,卻對香港教育局在新高中學制裡將它獨立成科甚有保留。但這一政策既已執行了一段時間,而且在短期內似乎不會改變,我們惟有在這個既定的事實之下,研究如何令這個「通識科」充份發揮到通識教育的精神。
    哪麼甚麼是通識教育的精神呢?簡單地說就是「融會貫通」的志趣與能力。由於不少人可能覺得這樣說頗為空泛,以下便讓我們較仔細地分析一下。
    從字義上說,通識中的「識」當然指「知識」,或是進一步的「學識」、「識見」,而大部人對此應該沒有什麼異議。但至於另一半的「通」字,理解上卻是複雜得多。在筆者看來,這個「通」字至少可以有以下的解釋:

    1.    「通」即「普通」,「一般」,以別於「特殊」、「專門」,例如歷史寫作體例上的「通史」,英文一般寫作 general;
    2.    「通」即「通透」、「透徹」,以別於「膚淺」、「表面」,英文一般寫作 thorough 或 deep/in-depth;
    3.    「通」即「通曉」、「熟練」,如「通曉多國語言」,英文一般寫作 conversant, proficient;
    4.    「通」即「互通」、「連通」,英文一般寫作 related 或interrelated, 又或connected 或interconnected;
    5.    「通」即「通盤」、「整體」、「全面」的意思,例如中國傳統學術上的「通考」,英文一般寫作 comprehensive ,或是近年較流行的holistic。
    顯然,上述這幾個定義(說是側重點似乎更準確)絕非互不相容。相反,它們在日常使用時往往在意義上互相重疊。例如我們說一個人「博古通今」,便既有「連通」(第4點)也有「通曉」(第3點)的意思。教育改革所提出的「文、理互通」的理想也相類似。而當我們說一個人是「通才」,則包含著「全面」(第5點)和「互通」(第4點)的意思。而我們有時用上「整合(性)」一詞(即英文的 integrative, integrated 或 integral),雖然沒有「通」這個字,但也至少包含了上述的第4和第5點。
    中文裡的「融會貫通」當然是一種很高的境界,英文中的 connecting the dots (把孤立的事實連起來理解)和seeing the big picture(看得見全局)是這種境界的起始點,也是很好的出發點。英文裡還有一個很好的名詞:perspective,中文一般譯作「眼界」或「視野」,但這個英文字背後其實還隱隱包含著更高一層的意義,那便是擁有恢宏的、高瞻遠觸的視野,而通識教育成功與否,正在於我們能否在同學中培養出這種高瞻遠觸的視野。
    再進一步,通識教育要培養的,是我們常常說的「觸類旁通」和「舉一反三」的能力。這對中學畢業生來說可能是苛求了一點。但正如有人說「未到50歲的人不可能透徹了解莊子的思想或布拉姆斯的音樂」並不表示我們不應該讓中學生接觸莊子和布拉姆斯,同理,未能完全做到「融會貫通」和「觸類旁通」,並不表示我們不應在中學階段便開始培養學生在這方面的興趣、修養和能力。事實上,在資訊如此發達的今天,自十七、八歲開始即發展他們在這方面的能力,可說絕不為過。
    要達到上述的教育理想,首要是掌握「方法論」和擁有廣闊和全面的「知識基礎」,兩者不可偏廢。若只有前者(即缺乏廣闊和堅實的知識基礎)的話,便會「練武不練功,到老一場空」;而若只擁有後者(即缺乏思考和研究的方法和技巧),便等於「練功不練拳,猶如無軑船」。致於步驟方面,唐君毅先生所闡述的「信、疑、悟、通、言」五個為學階段,可以作為我們很好的參考。
    可惜的是,香港教育局在設計「通識科」期間,深受西方的「後現代主義」思潮的影響(在西方其實早已退潮),於是將知識的直接傳授(direct instruction)視為落伍,甚至將系統性的知識(systematic knowledge)妖魔化而極力拒斥。以「後現代」的術語,這些知識(從宇宙學到生物學到人類學到心理學…)只是「權力話說」(power discourse)下的「宏大敘述」(grand narratives),根本沒有任何「認識論上的特殊有效地位」(privileged epistemological validity)。

    結果是,通識科在設計上的指導思想是,「知識」只能夠透過同學們在現實生活進行的開放式的、多元角度的「獨立議題探究」(independent inquiry studies)過程而逐步「建構」起來。在這種思路之下,「過程」(process)遠比「內容」(contents)重要,而「議題為本」(issue-based approach)則取代了「知識為本」(knowledge-based approach)作為教學的方針。這正是為什麼這個中學文憑試的必修科目當中,教育局明確指出它既沒有課程範圍(syllabus),所以也不需要有通過教育局審核的課本(textbooks),而公開考試中的試題,也不會考核任何特定的知識內容。「通識科」之被眾人揶揄為「吹水科」,背後實有著極其深刻的「知識觀」上謬誤。

    這是一個十分可悲的結果。「通識」的一大使命,正是克服現代學問過分精細劃分所做成的「資訊豐富」,但眾人(包括不少高級知識分子)的知識卻都流於疏離、割裂、零碎、偏面…的狀況(可以稱為“information-rich”但“knowledge-poor”的一種狀況)。如果作為一種輔助性手段,「議題研習」本是一種很好的教學方法,但如果我們將這種學習取代系統性知識的獲取,那便將好事變成了壞事。

    事實上,對於走火入魔的「後現代主義」信徒,他們壓根兒不相信知識,更遑論「融會貫通」這個理想。無論今天的「通識科」被包裝得如何漂亮,它的流弊已的是眾所周知並引至怨聲載道(特別是對老師所做成的巨大壓力)。三年絕不是一個短的時期,如果我們能夠好好地利用高中這三年時間,讓同學們循序漸進地學習其他術科所沒有照顧到的系統性學問領域(筆者的建議是「方法論」、「自然通史」和「文明通史」三大領域),然後我們在公開考試之中,以開卷的形式(甚至可以每人派一部平板電腦任由上網查找)來考核同學們對這些學問的掌握和運用程度,我可以肯定,我們往後一代又一代的年輕人必會得益更多。

    教局中有沒有人可以行行好,在廣泛徵詢民意之後大膽地進行有關的課程改革呢?

    (完)

  • 18Jan

    以下是一道非一般的常識題:除了都是食物之外,朱古力(巧克力)、辣椒、火雞和蕃薯(內地又稱地瓜)這四種東西有什麼共通之處?

    我敢打賭,如果沒有了這篇文章的題目作提示,你要是拿這條問題去問一千個人,也未必會有一個人能夠給出正確的答案。

    我已剛剛給了大家一個大提示了!怎麼樣?猜到答案是什麼了嗎?

    不用說答案當然和哥倫布有關。原來,在哥倫布未“發現新大陸之前”,上述這四種東西都不存在於南、北美洲以外的民族食譜之中!

    由於哥倫布抵達美洲是1492年的事情,也就是說,在1492之前,在中國沒有烤蕃薯或蕃薯糖水、西方人在復活節時不會吃火雞、印度人的食物中沒有辣椒、而在瑞士也不會買得到朱古力!進一步說,如果小說或電影中出現秦始皇吃蕃薯,或是凱撒大帝吃火雞等情景,都是犯了嚴重的歷史錯誤。

    但未繼續講述題目中的「大交換」之前,我必須解釋一下,我為什麼用引號括住「發現新大陸」這幾個字。理由當然是,在哥倫布未抵達美洲的一萬多年前,人類便已經移居美洲大陸,所以「發現新大陸」這種說法,也是嚴重違反歷史事實的。

    原來按照科學家的研究,早於一萬三千多年前,由於地球正受著最晚近一個冰河紀的影響,南、北兩極的冰帽大幅擴張而令全球的海平面大降(約較今天的低60米),亞洲大陸的一些古人類,於是透過連接亞洲最東端和北美洲最西端的「地峽」(現今的白令海峽(Bering Strait)的所在處),逐步從亞洲遷徙至北美洲。接著下來,這些人不斷開枝散葉並向南移,最後抵達南美洲的最南端。

    由於地理上的相對孤立,南、北美洲(西方人泛稱「新大陸」)的動、植物品種,與非洲和歐亞大陸(泛稱「舊大陸」)之上的大相逕庭。而所謂「哥倫布大交換」,是指始於哥倫布的歐洲人對美洲的侵略和佔領之後,大量的生物品種在「新、舊大陸之間」交流。

    其間,新大陸對舊大陸的貢獻實在大得難以想象。在農作物方面,除了上述的數種,還有(更多的意想不到!):馬鈴薯(對!以前西方人的食譜中是沒有薯仔的)、粟米(玉米、玉熟薯)、花生、木薯(後來成為了非洲人民一種主糧)、蕃茄、南瓜、木瓜、合桃、菠蘿、向日葵、煙草(對!美洲以外的人在1492年之前不懂抽煙)、可可豆(製造朱古力的原材料)、橡膠樹(馬來西亞之所以盛產橡膠,是因為英國人把橡膠樹移植過去)。

    至於相反的流向,即由舊大陸傳至美洲的則有:大麥、小麥、稻米、茶、棉花、甘蔗、香蕉、蘋果、橙,此外還有咖啡、洋蔥、芒果、芋頭、西瓜、葡萄等。而在家畜方面則有豬、牛、馬、羊、雞、鵝、鴨等。(新大陸固有的家畜主要是火雞和駝羊)。對!北美的原住民(歐洲人誤稱「印弟安人」,因為哥倫布以為自己已到了印度!)以前是沒有馬騎的,而南美的哥倫比亞也沒有咖啡出產。

    歷史學家還指出,歐洲人從美洲掠奪的巨量黃金和白銀,以及透過數百年慘無人道的非洲黑奴制度在美洲種植甘蔗和棉花創造財富,是令西方稱霸世界和支撐工業革命發展的一大動力。不過,那是另一個故事了。

  • 15Dec

     

    批評巴黎氣候峰會的不足十分容易,關鍵是如何在《巴黎氣候協議》這個來得不易的成果之上,制定相應的政策,切實有效地對抗全球暖化這個足以摧毀人類文明的滅頂之災。

    筆者絕非危言聳聽。隨著氣候反常導致生態環境不斷惡化,世界各地的不少人民將無法維生而被迫流徙各處。比起這些可以預見的「氣候難民」,現時嚴重衝擊著歐洲各國的難民潮將會是小巫見大巫。

    不錯,很多難民表面上看來會是「戰爭難民」,但專家的研究告訴我們,不少戰爭表面由種族和宗教紛爭所至,但更深層的原因,往往是環境的惡化和生存資源的爭奪(盧旺達、南蘇丹、索馬里及至叙利亞等都是)。「水資源戰爭」(Water Wars)和「氣候戰爭」(Climate Wars)己不再是小說中的情節。

    不少居住在發達國家裡的人(也包括七百多萬香港人),以為這些災難只是局限於貧窮落後的第三世界國家,離他們的生活十分遙遠。過去一年的歐洲難民潮使我們猛然醒覺,這些災難其實可以由遠在天邊,傾刻變成近在咫尺。

    其實香港也曾飽受的越南船民所困擾。請試想想,如果船民問題重現而且較以往的規模大上十倍百倍,或是數以百萬計的北非難民源源不絕地乘船湧向法國南部海岸,你猜那些備受影響的發達地區(無論是香港還是法國)會作出怎樣的反應?而當有關政府”迫不得已”將難民拖出公海等死,甚至擊沉他們的船隻以防他們重臨時,我們的人性、道德和核心價值將會伴隨船隻沉淪深海,那跟文明崩潰有什麼分別呢?

    全球暖化是人類迄今面對的最大的危機。但最大的問題不在於危機本身,而是普羅大眾缺乏了相應的危機感。筆者肯定,「將全球升溫限制於攝氏兩度之內」將會是往後所有香港中學生也會背得出的一個目標,因為中學文憑試必修的「通識科」會將把這個目標納入課程之中。但如果我們沒有進一步指出,要達到這個目的便等於發起一場延續整個世紀的全球性革命,或說同學們如果不充份明白「馬照跑、舞照跳,死路一條!」,那麼巴黎峰會便等於白開。

    在上一篇文章,我們已經看過能夠力挽狂瀾的「全球經濟去碳化」(de-carbonization of the global economy)是如果艱巨的一回事。各國政府如果沒有將艱巨的程度向人民解釋清楚,這個政府的領導人(如香港的梁振英和黃錦星;當然也包括中國的習近平和美國的奧巴馬)便是嚴重的失職。

    從電視新聞報道看到,黃錦星從巴黎返港後接受記者訪問,一條問題竟然是:「你認為香港的電費有沒有下調的空間?」問的人固然無知透頂,但答的人不直斥其非則更是失職。要落實巴黎協議的目標而又無須將電費大幅上調,顯然是一廂情願的白日作夢!一日我們的領導人不肯向人民坦白,一日我們便沒有解決問題的希望。

    好了,現在讓我們看看,要貫徹巴黎氣候協議所定的目標,我們接著下來應該做什麼。

    在國際的層面,我們必須貫徹「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common but differentiated responsibilities)這個各國公認的基本原則,那便是無論從累積排放的「歷史責任」、現今的「人均排放量」、「排放的消費誰屬?」、「經濟能力」、「科技水平」等各個角度看,以美國為首的西方發達國家(也包括日本),皆必須肩負起不可推諉的道德責任,帶頭大力減排。與此同時,她們也應該向發展中國家無償提供技術轉移和資金援助,以協助她們(1)盡快轉向「低碳」以至「零碳」的經濟發展,以及(2)加強社會的基礎設施,以應對接踵而來的氣候和環境災難(包括海平面上升,淡水資源短缺、糧食減產、瘟疫蔓延等)。

    以上當然便是早於18年前的《京都議定書》所列出的對抗全球暖化「四大支柱」:(1)減緩/減排(mitigation)(2)適應/應對(adaptation)(3)科技【轉移】(technology)(4)資金【補償】(funding)。

    簡言之,發展中國家如中國、印度、巴西等在致力減排上固然責無旁貸,但我們千萬不要受西方的言論迷惑,讓她們成功地轉移視線而將責任推諉在發展中的國家身上。

    在國內的層面(包括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府),我們必須盡快大力推行以下三方面的發展:

     

    1. 取締化石燃料:除了立法逐步取締除之外(就如取締含石棉的建築用料),最佳的辦法是「喻禁於徵」,亦即引人逐年遞增的「碳稅」。(原理就如大幅提高煙草稅以保障人民的健康一樣)。這會發出一個強烈的市場訊號,就是「化石燃料是沒有前途的」,從而使市場的資源流向可再生能源的發展。要特別指出的是,一些人提出以「碳交易」(carbon trading)來取代「碳稅」,這是極其錯誤的。實踐證明,在歐盟實行了十年的「碳交易」制度成效遠遜預期。我們千萬不能再將寶貴的時期浪費在這個失敗的制度之上。
    2. 大力發展太陽能和風能等沒有二氧化碳排放的可再生能源:各國政府(當然也包括香港政府)應該透過直接資助、參與研發、免息貸款、稅務優惠等各種政策以推動可再生能源的發展。由於香港土地短缺,所以必須與鄰近的泛珠三角地區緊密合作,其間還要包括適當使用核電、「智能電網」(smart grid)的建設,和引人「自發自用、餘電上網」的「逆售電價」(feed-in tariff)等政策。
    3. 大力推行節能運動:辦法之一是推行「有賞有罰」的「累進性電費」和「累退性電費」收費制度,亦即「人均用電量」若高出某一水平即徵收較高電費,而低於這一水平的即徵收較低電費。其他方法包括限制汽車數目增長、全面轉用電動車、嚴格限制空調的使用等。促進本土農業以減少食物長程運輸做成的碳排放也是重要的舉措。(為了凸顯問題的嚴重程度,筆者曾多次半開玩笑的跟訪問我的傳媒說:「要有效對抗全球暖化危機,每四日供電四小時是一個方法。」)

     

    正如「350香港」在上月向香港特區政府所發出的公開信中指出(全文及六百多名聯署人士的姓名可於網站 www.350hk.org 找到),在推行上述的政策時,政府必須(1)開誠布公地透過各種渠道向市民大眾解釋事實的真相、以及(2)以各種特殊措施(如電費補貼),以保障社會的中、低收入家庭不會在這趟能源革命中受到傷害。就後者而言,除了人道的理由外,還有更強的道義理由:全球暖化災劫主要由地球上的富裕國家,以及每個國家每個社會中的富裕階層所做成,而不是由貧困的國家和階層所做成,但這些階層卻往往首當其衝成為環境災難的受害者。也就是說,無論是《巴黎氣候協議》中提到的資金緩助,或方才提到的電費補貼,都絕不是富人的施舍,而是道義上應作的賠償。

    「350香港」的未來工作方向,主要在於推動「全球去碳撤資運動」(Global Divestment Campaign, 請參閱http://gofossilfree.org/),亦即呼籲個人和團體再也不要投資在化石燃料產業之上,並將已作的投資盡快撤離。我們首要的目標是香港的八所大學,而初擬的口號是:「繼續投資化石燃料產業,便等於合資買繩給自己上吊!」與此同時,我們也會促使政府建設「綠色金融」市場,好讓撤資後的資金能夠更好的出路,也讓市場大眾能夠親身參與「綠色新世紀」的建設。

    如果你想參與這項「文明重建工程」,請盡快加入我們的行列!

« Previous Entries   

Recent Comments

  • Dear Alan, I forgot to mention the monumental "Mars Trilogy...
  • 李先生, 非常感謝你的回覆,並容許我引用你的著作,先生的信任是我的榮幸。 我需要進一步思量如何採用你的材料,...
  • Dear Mr. Lau, Many thanks for your encouraging words. Of co...
  • Dear Eddy, Thanks for the suggestions! I will surely look...
  • Dear Alan, The programme hosted by me will be launched in 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