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020
M T W T F S S
« Jul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 10May

    在上一篇文章〈加拿大的森林大火 — 大自然的警號〉結尾,筆者指出,香港人透過了股票的投資,多年來已經參與加拿大「油沙」(原本稱 tar sand,後來為了吸引投資者改稱 oil sand)的「自殺式」開採。筆者何出此言?請大家先看看,以下這篇我於2014年首在《信報》專欄所登的一篇文章:

    〈李嘉誠的道德抉擇〉

    李嘉誠先生最近召開記者會,提到「外界低估他的身家」其實是十數年前的事,原因是當年的傳媒沒有包括他收購的赫斯基能源。令筆者慨歎的是,留意這項新聞的人當中有多少知道:這間公司正把人類推向萬劫不復的境地?

    為什麼這樣說呢?原來赫斯基能源公司(Husky Energies)過去近十年都在大規模開採加拿大阿伯特省(Alberta)的油沙(oil sands,以前又稱 tar sands),這種開採不但極其破壞環境,而且更令全球暖化危機火上加油。

     

    圖片說明:油沙的開採已將加拿大廣闊的地區從左邊變成右邊的模樣。

    眾所周知,全球暖化的罪魁禍首是二氧化碳,而自十九世紀中葉至今,大氣中的二氧化碳含量已經增加了40%之多,其中接近30%的增加,是上世紀中葉至今發生的。不錯,以地質年代的時間尺度看,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水平不是一成不變的。但按照科學家的研究,今天的二氧化碳水平,已經遠遠高出過去八十萬年的變化幅度,而且上升的速率之快更是前所未見。

    不用說,這些額外多出的二氧化碳,都是人類的經濟活動所造成的,其中主要來自化石燃料(煤、石油等)的燃燒。要知這些燃料都是透過地質活動經歷億萬年的變化才形成的。但自十九世紀至今,我們已經挖掘和燒掉超過一半的蘊藏量。這便有如一個富家子弟,將祖先世代積累而來的億萬家財於短短十年八載間花掉一樣。

    數十年前科學家已指出,二氧化碳濃度的上升,會加劇大氣層的溫室效應,從而導致全球暖化和氣候異常的威脅(最早一篇學術論文發表於1981年)。1997年近160個國家的代表雲集日本的京都並簽署《京都議訂書》(Kyoto Protocol),就是為了促使各國努力減低排放。可惜因為自身的利益(也因為能源產業 — Big Oil — 的混淆視聽和千般阻撓),各國不但無法減排,更於協議在2012年失效時,無法將它有效地延續。今天,全球排放量已達每年360億噸這個驚人數字,而其中超過一半已無法被自然界所吸收而殘留於大氣層之中。

    但各國沒有採取積極行動絕不表示問題不重要。剛好相反,暖化已導致不斷加劇的天氣反常:洪水、旱災、風災、雪災、熱浪、山火等接踵而來,而且一次比一次嚴重。聯合國已警告將由此而引至的淡水和糧食短缺危機。另一方面,北極海冰的驚人融化已經超出了科學家的預期。海水受熱膨脹與冰川融化已令海面於過去一百年升高廿多厘米。這種情況持續的話,科學家估計,全球海平面於本世紀末會較今天高出一米之多。此外,大量二氧化碳被海洋吸收,至令海水的酸性不斷上升。繼續下去,海洋的生態將會崩潰。

    事情已經清楚不過:我們今天的首要任務是開發太陽能和風能等可再生能源,及盡快取締所有化石燃料的使用。但李嘉誠擁有的赫斯基能源(個人持股35.5%、和黃33.9%),現在是開採加拿大「油沙」的主力之一。這種開採是現時地球上最破壞環境的行為,它已把過百個香港面積的自然景觀,變成極目千里的人間煉獄。

    當然,這種瘋狂是因為易於開採的石油接近耗盡所引至(否則油公司也不會在愈來愈深的海床處鑽油,以至做成好像墨西哥漏油事件這般巨大的環境災難)。但從整體成本(包括社會成本)來說,油沙的開採是極不化算的一回事,因為開採和提煉其間,必須耗費巨大的能量和水資源,也會做成巨量的廢料和污染。而最重要的,是它會加劇全球暖化危機。最先警告世人關注全球暖化的科學家漢森(Dr. James Hansen)說:「繼續開採油沙的話,氣候定必完蛋。」(If Canada continues to exploit its tar sands, and we do nothing, it will be game over for the climate.)

    當然,真正完蛋的不是氣候而是人類。李嘉誠先生常常強調「取諸社會、用諸社會」的精神。筆者謹此呼籲,為了人類的福祉,赫斯基公司應盡快停止油沙的開採,並把資源用到再生能源開發之上。這已超越商業決策層面,而是一個道德抉擇。

     

    圖片說明:一個超越商業考慮的道德抉擇。(政府的法例當然是關鍵,但各國政府都被大財團「要脅」(我們會撤資…)和「收買」(高官退休後的「延後利益」),於是形成一個死結…)

    撰寫這篇文章時(2014年頭),我在《信報》的專欄已經寫了一年多。但文章以電郵發出後不久,即收到編輯部的電話,要求我最好能夠修改文章的內容,或至少下筆時的語氣「不要這麼重」。幾經爭辯之後,我為了讓文章有機會跟讀者見面,終於答應改動「萬劫不復」、「火上加油」等較強烈的字眼,並將尾段的一句改為「為了人類的福祉,赫斯基(及其他正在開採的公司)應盡快停止油沙的開採」。文章最後是刊登了,但隔了數天即收到編輯部的電郵,謂《信報》副刊改版,故專欄會暫停,並「借此多謝閣下一直以來的支持」云云。

    我的專欄「被終止」乃小事一樁,但背後反映的卻是大事。最能說明問題的,是我的文章見報翌日,《信報》即刊登了前赫斯基高級職員陳建宗的一篇回應文章,大意是公司的業務一向遵從當地的環保法規,卻是完全沒有正面回應我所指出的問題。

    筆者在上一篇文章提到,科學家極其憂慮,愈趨頻密的這些森林大火,會加速「凍土」的融化,至令全球暖化一發不可收拾。

    全球暖化帶來的災難當然不止於森林大火。一年前(2015年5月下旬),印度一趟特大的熱浪(多處地方高達攝氏45度)便奪去近三千人的性命。到了七月,歐洲的熱浪帶來了破紀錄的高溫:在倫敦是 36.7度、在巴黎是39.7度、而在馬德里更達39.9度。事實上,自有氣候紀錄以來最熱的十二年,全都在過去二十年內發生。所謂「事實俱在、鐵證如山」(英文則是“The writing is on the wall!”),大自然已經一次又一次地發出了「黃牌」,如果我們還不猛然醒覺力挽狂瀾,當大自然發出「凍土全面融解」的「紅牌」之時,人類將會被趕離場。

     

    「各國於上月不是正式簽署《巴黎協議書》了嗎?政府高層自有應付全球暖化的對策,身為小市民的我們又何需擔心?」你可能會這樣想。但對不起,你的想法是完全錯誤的。不少人以為巴黎峰會「完滿結束」,我們便可安枕無憂,但科學家的計算顯示,即使協議中的所有承諾都能夠實現,全球的氣溫仍然會升逾攝氏 3度。也就是說,我們在未來十多二十年內,必然會超越「2度」這個危險警戒線。

     

    科學家的計算顯示,要不超越2度的話,便必須把二氧化碳的大氣水平控制在 450 ppm之內,而要達到這個目標,我們便必須在2030 年之前把排放量減少40%,以及於2050之前減少80%。

     

     

    圖片說明:世界各地正在推動一個名叫“Keep It in the Ground”和“Breaking Free (from Fossil Fuels)”的運動。我們在香港做了什麼?

     

    我們面對的挑戰是極其龐大和艱巨的,政府提倡「綠色生活」固然全對,但對於解決問題則毫無幫助。這便有如我們受了槍傷而子彈仍在體內,但醫護人員替我們紮上紗布便當把問題解決一樣荒謬。

     

    全球現時的人均排放量(emission per capita)約為5噸,而香港則是6噸。作為一個國際大都會,我們在這方面責無旁貸。但《京都議訂書》簽署至今19年,香港政府在這方面究竟做了些什麼?巴黎氣候峰會所確立的一個強烈共識,是我們必須盡快取締化石燃料,而轉用好像太陽能和風能等沒有二氧化碳排放的「可再生能源」(renewable energy)。然而,環境局局長從巴黎返港已近半年,卻仍沒有交待香港將如何「去碳」(de-carbonize),其間既沒有公眾討論,更沒有任何「徹底去碳」的「時間表」和「路線圖」。這是一個負責任政府的所為嗎?(「加大天然氣發電的比例」在三十年前提出還有點意義,但在今天則跟「以更上等的紗布包紮傷口」好不了多少。)

     

    筆者花了大氣力寫這兩篇文章,是一文錢稿費也沒有的。但面對人類的滅頂之災,這是我的道德抉擇。事實上,面對這個危機應當怎樣回應,是李嘉誠的道德抉擇,也是我們每一個人的道德抉擇。

     

    (完)

  • 10May

    大家認為仍在猛燒的加拿大森林大火有多嚴重呢?

    即使你已認為十分嚴重,很對不起,我要告訴你,實際的情況比你想象的還要嚴重百倍。

    危言聳聽嗎?請繼續看下去再作判斷吧。

    大家是否還記得,去年底在巴黎隆重召開的聯合國氣候峰會?以及較近期(4月22日)170個國家的代表雲集紐約正式簽署的「巴黎氣候協議」?

    圖片說明:筆者去年與一班好友成立了「350香港」(www.350hk.org)這個環保組織,並於「聯合國巴黎氣候峰會」前夕的11月29日,舉辦了全港首次「氣候大遊行」(Global Climate March)。圖中前排左起是龐愛蘭、曾鈺成、法國駐港總領事Mr. Eric Berti、李卓人、葛佩帆和筆者。

    即使記得的朋友又可有留意,巴黎協議最重要的內容,是「各國必須盡快大力減低二氧化碳的排放,以令全球溫度的上升限制在攝氏2度之內」,以及「一個更理想的目標,是將升溫控制在1.5度之內」?

    好了,即使你亦知道這個2度(或1.5度)的目標,我還是要追問:(1)你知道這個「警戒線」為何如此重要嗎?以及(2)我們離這道「危險警戒線」還有多遠呢?

    讓我們先回答第一個問題。原來科學家早於二十年前便已提出警告,如果地球的平均溫度較工業革命前期(約十九世紀中葉即 1850年左右)升逾攝氏兩度,便很可能導致地球上的「凍土」(tundra)全面融解。

    凍土融解有什麼可怕呢?原來這種廣泛存在於亞洲北部(西伯利亞)、北美洲北部(阿拉斯加和加拿大北部)和青藏高原,並且佔了全球陸地近17%的「霜結的土壤」(英文又稱permafrost),包含著大量凍結了的甲烷(methane)氣體。一旦全球溫度升逾某個水平,凍土便會融化而釋放出大量甲烷。

    釋放甲烷又有什麼可怕呢?原來甲烷是一種十分厲害的「溫度氣體」,一旦進入大氣層,帶來的增溫效果會較二氧化碳大二十多倍。令人憂慮的情況是,甲烷的釋放會令地球顯著升溫,而溫度上升則會導致更多凍土融解和甲烷的釋放,從而導致全球暖化加劇和更多凍土融解…  這種惡性循環所引發的「失控的溫室效應」(runaway greenhouse effect),將會把人類推向萬劫不復的境地。例如格陵蘭冰雪的全面融化會令海平面上升7米,數以百計的沿岸城市(當然包括香港)將永遠被海水淹沒。

    現在大家明白「攝氏2度」這個警戒線的重要性了吧。

    由於自然界的變化複雜紛紜,所以科學家的預測其實是「若升溫超逾2度則全球凍土全面融化的機會便高於50%」。大家可能認為50% 並不算太危險,但請你自問,如果你得悉正在登上的航機有50%的機會墜毀,你還會上機嗎?正是因為這樣的考慮,巴黎協議才加入了「一個更理想的目標是將升溫控制在1.5度之內」。

    好了,現在讓我們來看看第二個問題的答案,即我們離這道危險線還有多遠。首先我們要知道的是,自1850年至今,地球的溫度已經升了近1度,亦即要保持在「警戒線」之下,我們便必須將今天起計的升溫控制在1度之內(按更高的目標則是0.75度之內)。科學家的計算顯示,要達到這個目標,我們便不能讓大氣層中的二氧化碳水平高於450 ppm(parts per million的縮寫,即「百萬分之一」)。

    科學家的研究顯示,這個水平在1850年左右是280 ppm ,但由於人類不斷大量燃燒煤、石油和天然氣等「化石燃料」(fossil fuels),至1958年人類進行直接量度時,這個水平已經上升至 315 ppm。而到了數年前的 2013年,更加衝破了 400 ppm 這個大關。也就是說,我們離開450 ppm這個危險警戒線只有區區50 ppm之遙。

    如今這個水平正以每年約3 ppm左右的速率上升。 也就是說,如果我們不立刻大力減排,十多年內便會超越警戒線。假如我們採取1.5度這個較安全的目標(即從今天起不讓氣溫升逾0.5度),則剩餘的時間更是不足十年。

     

    圖片說明:就筆者撰文之時,於五月一日發生的麥克默里堡(Fort MuMurrary)森林大火

    仍是無法可救

     

    至此,我們終於可以回到加拿大的森林大火之上。大火燒毀大量林木和吞噬無數人的家園已經是個悲劇,但更大的悲劇,在於這些由異常乾旱和高溫天氣引發的大火,在將來只會愈趨頻密和猛烈。事實上,今年的大火絕非偶然,去年七月份的大火也同樣驚人,而且影響範圍更廣。(可參閱《維基百科》條目: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5_Canadian_wildfires)。由於這些大火發生在凍土帶的邊緣,科學家十分憂慮,這會令凍土的全面融化較預期中來得更為迅速。

    還有一點大家或已留意的,是這場大火已經十分接近艾伯塔省(Alberta)的油沙(oil sand)開採區域。這種開採是世界上最污染和最破壞環境的一種行為,多年來已被環保人士猛烈批評。大火一旦蔓延至開採區,後果將會不堪設想。還有一點大家可能不知,就是香港不少人透過股票投資,已多年來參與了這種「自殺式」的開採。為什麼會是這樣?筆者將於下一篇文章交待。

    (待續)

  • 27Jan

    大家有看過荷里活的災難大電影《明日之後》(The Day After Tomorrow)嗎?時光荏苒,這部電影上映至今原來已超過十年。由於筆者既關心環境(特別是全球暖化)又熱愛科幻,是以當年我是第一時間前往戲院觀看。我一邊看一邊想的是,電影以全球暖化為主題,但畫面所見,除了超級龍卷風肆虐和一幕驚人的海嘯之外,都是美、加以及英國、歐洲等地陷入冰天雪地的駭人景象。受過科學訓練的我固然明白電影中所作出的科學假設和推論,但對於絕大部分入場的觀眾而言,我頗肯定都被弄得糊裡糊塗了。

    在未解釋戲中的假設和推論之前,請大家先看看這樣一個事實:全球科學家的研究都顯示,剛過去的2015年,是人類自十九世紀中葉有可靠氣象紀錄以來最熱的一年。從下圖更可得知,這個「最熱」不是叮當馬頭熱一點點,而是遠遠拋離其餘最熱的九年!

    但令人困惑的是,踏進2016年不久,無論是美洲、歐洲還是亞洲,都出現了特大的寒流和雪災。香港雖然身處亞熱帶,但在中國大陸稱為「霸王級」(在美國那邊的則被稱為「怪獸級」)的寒潮影響下,氣溫亦降至久已未見的攝氏三度,而高地更低於冰點而出現結冰的現象,多處地區更是寒雨和小冰粒齊下…。稍有好奇心的人都會問,地球究竟是變得愈來愈熱還是愈來愈冷?既說全球暖化,又為何會出現這樣嚴寒的天氣呢!

    首先筆者必須鄭重指出,全球暖化的危機是真實而且迫切的。至於暖化的過程中出現嚴寒,這一方面既沒有偏離科學家的理論預期,但另一方面也在程度和規模上令科學家感到頗為意外。

    先說科學家的理論預期。相信大家都聽過,在全球暖化氣候反常的過程中,全球的極端天氣(extreme weather events)將會變得愈來愈頻密,而特大的寒流和雪災正是這些極端天氣的一種(另一種當然便是有如「海燕」般的超級颱風)。但在規模和時間上,這種變化也確令大部分科學家意料不及,因為他們大多以為,這些情況最快只會於十多二十年後才發生,而不是在他們發表論文的今天。

    好了,讓我們先簡單解釋《明日之後》的假設。電影主人公於開場不久即在一個會議上指出,全球暖化下世界第一大島格陵蘭(Greenland)上的冰雪急速融化,大量淡水於是流入大西洋北部。由於淡水的密度比海水低,這會嚴重擾亂洋流的運動,最後甚至令著名的「灣流」(Gulf Stream)減弱及至停頓下來。要知這一股從熱帶海洋向北流動的巨大暖流,對調節北美東部和整個西歐的氣候起著關鍵的作用。它一旦停頓,便會使這些地方陷入冰天雪地。

    這部電影上映後,科學界曾經作出澄清,謂這個假設雖有一定科學根據,但以現時推斷,發生的可能性不大,而即使發生,變化的速度也斷斷不會像電影中的急劇。

    但細心的觀眾可能還記得,電影中除了假設「灣流」停頓之外,還假設高緯度的廣泛地區(即極地與寒帶之間)出現了一連串的「怪獸級」氣旋,從而把極寒冷的空氣,沿沿不絕地從北極輸送到較低的緯度。大家還記得一個飛行員受命坐直升機前往調查,機艙門一開探身出來即變成「冰條」那恐怖的一幕嗎?

    簡單而言,類似的情況已在現實世界中出現。對近年出現特大寒流的一種最簡單解釋是,由於高緯度的溫暖氣流愈來愈活躍,當它們闖進極地區域,便會擾動那兒極嚴寒的空氣,令它們南下並闖到平時不會去到的較低緯度區域。也就是說,《明日之後》中的情節在某程度上經已成真。(大家如有興趣進一步了解背後的科學原理,可往《維基百科》查閱以下的條目:Jet Stream, Polar Vortex, Arctic Oscillation.)

    事實是,隨著全球暖化加劇,這些特大的寒潮(與及特大的熱浪、特強的風暴…)只會變得愈來愈頻密。我們若還不痛下決心奮起對抗這個災劫(首要盡快取締化石燃料的使用), 人類的前景實在不堪設想…

  • 23Nov

    令人震驚的巴黎恐襲,曾令人憂慮會否影響本月30日在巴黎舉行的聯合國氣候變化高峰會。但恐襲之後兩天,法國外長即高調宣布,氣候峰會將按原定計劃舉行。不久,香港環境局局長黃錦星先生亦宣稱,香港的代表團會如常前赴巴黎參與會議。他更向採訪的記者說:「恐怖襲擊固然是一種嚴重的威脅,但氣候變化對人類的威脅更大。」局長此言實在深得我心。

    過去兩個月,在「350香港」(www.350hk.org)成立的「全球氣候大遊行籌委會」的不懈努力之下,活動的推展取得了重大的成果。除了法國駐港總領事 Mr. Eric Berti將會出席遊行並致詞外,最為令我們喜出望外的,是透過了前天文台台長林超英先生的邀請,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先生已經應允出席作為起步嘉賓。其餘的起步嘉賓包括(未能盡錄):

    香港丹麥總商會的代表 Dr. Glenn Frommer

    立法會議員李卓人、毛孟靜、何秀蘭、葛佩帆…

    前天文台台長林超英、前天文台助理台長梁榮武

    前科學館館長葉賜權

    香港大學學生事務長周偉立

    鄭生來神父

    楊學明牧師

    鋼琴家羅乃新

    歌星關心妍

    基甸少年軍訓學校創辦人兼總監蕭智剛(是次遊行將由基甸義務維持秩序,謹此至謝)

    香港醫療專業聯盟主席龐愛蘭

    「世界綠色組織」總監余遠騁

    資深傳媒人劉天賜、蕭若元、張翠容、區嘉麟、陳曉蕾…(謹在此感謝蕭若元先生借出「謎米香港」的辦事處以作11月19日記者招待會之用。)

    至於全力支持這一活動,但時間上未能抽空出席(卻都已加入了氣候聯署)的知名人士還包括(排名不分先後)朱維德、倪匡、施永青、周兆祥、李樂詩、程介明、莊陳有、黃英琦、謝家駒、黎廣德、詹志勇、陳龍生、石鏡泉、陳念慈、袁彌明、林雨陽、沈旭輝…等。聯署人數現已接近500 ,最新的聯署名單可於「350香港」的網站看到:www.350hk.org;如找不到自己的名字請立即行動起來!

    在團體方面,迄今答應成為是次活動的「支持團體」包括:

    Carbon Care Asia 低碳亞洲

    Catholic Messengers of Green Consciousness 天主教《綠識傳人》

    Catholic Sustainable Garden of Joy 天主教永續樂田園

    Clean Air Network 健康空氣行動

    CUHK – Global Studies Program 中文大學 – 全球研究課程

    Danish Chamber of Commerce, HK 香港丹麥總商會

    Education for Good 仁人學社

    Food Grace 食德好

    Gideon Youth Military Training School 基甸少年軍訓學校

    Good Lab 好單位

    Green Monday 綠色星期一

    Green Power 綠色力量

    Green Sense 環保觸覺

    Greenpeace HK 綠色和平

    Memehk 謎米香港

    World Green Organisation 世界綠色組織

    WWF HK 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

     

    綜上所列,我幾天前出席一個電台訪問時,隨口作了一句新的口號:「不分左、中、右;齊心救氣候!」,節目主持人即時說:「估不到李博士原來這麼懂得玩食字呢!」

    大家請勿再猶豫了!本月29號星期日下午的這個約會你絕對不能缺席!為了我們的後代子孫,也為了我們自已,讓我們站出來創造歷史!

    (註1:出席遊行的朋友請盡量穿著白色或黑色的衣服。雖然遊行會於下午3時正開始,但懇請於2:15分便到達中環9號碼頭,因為我們將會排人陣以砌出 350三個巨大的數目字,就如附圖的一樣。這樣有趣的活動你不會錯過吧?)

    (註2:由於龐愛蘭議員正參與火炭區的競選,按照選舉條例,謹在此指出與她同區競選的是陳文煇先生。)

  • 04Nov

    德國總理默克爾和法國總統奧朗德先後訪問中國,並與習近平會晤,其中一項重要議題,是希望本月29日在巴黎召開的聯合國氣候會議,能夠得到中國的全力支持,可見西方對這次會議的重視。

    過去個多月,在筆者和一班籌委的努力不懈之下,我們已經成功邀請得近二十位知名人士出任11月29日「全球氣候大遊行」(Global Climate March)的「起步嘉賓」。其中一位是法國駐港總領事Mr. Eric Berti 。有關的詳情會另文報導。

    在我們的邀請函中,除了參加大遊行之外,我們亦邀請有關人士參與一封信的聯署,這是一封發給政府的公開封,內容如下: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氣候變化已經成為人類當前最嚴峻的挑戰。我們謹此聲明,作為市民大眾的我們,願意犧牲短期個人經濟利益,以確保我們的子女和未來世代能夠避過浩劫,安居樂業。

    我們在此強烈呼籲,特區政府應該:
    1.        盡快大力推行各種環保和節能的措施;
    2.        竭力開發各種低碳的清潔能源,以取代化石燃料;
    3.        由環境局局長黃錦星先生率領的香港代表團,在即將召開的巴黎氣候峰會上,全力支持能夠有效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國際協議。

                我們亦強烈要求,在推行上述政策同時,政府亦必須向市民大眾全面和深入地進行宣傳教育,並充份照顧到社會基層的利益。

    一群關心社會發展的香港人

    簽署人:(你的名字)

     

    以下是最新的聯署人名單。大家很難想象,在這二百多個名字背後,包含著我們籌委成員多少的時間、精神和心血。這些名字一部分來自我們建設的「350香港」(www350hk.org)網站上的聯署安排,但也有一大部分來自個人的聯繫,其間包括了電話、電郵、面書短訊、手機通訊群組等等。而大部分都不是一次聯絡便可,而是要三番四次的跟進。

    好了,以下的名單包括了不少大家熟悉的名字。現在考考大家,能否在其中找得以下的人士:

    1. 立法會議員(現任及前任)
    2. 區議會議員
    3. 前天文台台長
    4. 前科學館館長
    5. 大學教授
    6. 環保人士
    7. 鋼琴家
    8. 科幻小說作家
    9. 資深傳媒人
    10. 新聞工作者

    如果你找不到自己的名字,那麼請你立刻登入我們的網站進行聯署:www.350hk.org

     

    聯署人士(如有遺留或想除名,請盡快透過的我的面書告知,謝謝!)

    方子華 袁彌明 麥禮新 劉振邦 Cheung Ka Wai
    方章豪 馬璟澄 麥藹儀 劉嘉鴻 Cheung Yan Chi
    方富潤 區逸芝 彭奕彰 劉翠雲 Cheung, Ada
    毛孟靜 區嘉麟 彭家雯 劉勵超 Chu Chui Ping
    毛錫強 區熙倫 彭康兒 歐陽英輝 Chu, Nerissa
    王永雄 常文彥 彭翊綸 潘邦榮 Do, Kevin
    王金國 張文瀾 曾凱婷 潘昭強 Feli
    王陽翎 張自劻 曾憲江 潘海濤 Fox, Paul
    伍慧珠 張秀賢 曾艷明 蔡志忠 Fung, May
    朱小寶 張偉民 馮正光 蔡美碧 Glasspool, Margaret
    朱自強 張翠容 馮金洪 蔡錫昌 Lai Man Che
    朱家偉 張鳳儀 馮家強 衛翰戈 Lai, Justin
    朱漢強 張韻琪 黃元山 談藝 Lam, Joanna
    何秀蘭 張寶華 黃志淙 鄧哲平 Lau, Rena
    何家明 張耀康 黃沛林 鄧國亮 Law, Freddy
    何鳳儀 曹鴻輝 黃明松 鄧燕梨 Law, Ryan
    余遠騁 梁小慧 黃金耀 鄭卓然 Lee Chin Pang
    吳子豪 梁竹珊 黃長安 鄭俊生 Lee Yuk Cheung
    吳永康 梁沛霈 黃保群 鄭約民 Leung, Cecil
    吳兆剛 梁偉明 黃威霖 鄭約恆 Leung, Felicity
    吳宏輝 梁彩金 黃英琦 鄭偉星 Leung, Joanna
    吳炳榮 梁添 黃啓聰 鄭凱倫 Leung, Lewis
    吳嘉義 梁榮武 黃雅麗 鄭楚明 Leung, Sabrina
    李月環 梁潔卿 黃靜堅 黎自立 Leung, Timothy
    李正儀 莊堅柱 黃韻然 黎卓延 Lo, Gloria
    李卓人 莊陳有 黃耀明 黎明豪 Luk Ling Luk
    李偉才 莫敬忠 黄兆雄 黎廣德 Ma Fung Yan
    李偉昌 莫慶炎 黄靜堅 盧啟源 Mak, Pauline
    李細明 許大偉 楊大偉 蕭若元 Mansukhani, Hiro ( 文崇禮 )
    李琬婷 郭劍雄 楊光宇 蕭智剛 Meyer, Kenneth
    李煒然 陳大福 楊孝華 龍子維 Meyer, May
    李麗儀 陳小萍 楊芷杰 戴世材 Mok, Chloe
    沈旭輝 陳绍明 楊恩霆 謝子琪 Ng Suet Mui
    周果芯 陳建隆 楊學明 謝家駒 Ng, Nathan
    周澄 陳家織 葉恩明 謝樂欣 Ngan, Doris
    林雨陽 陳徐守淇 葉書銘 謝翰寧 Ptak, Pauline
    林美心 陳挺迢 葉朗年 鍾惠玲 Ptak, Roderich
    林致良 陳訓庭 葉漢明 鍾曉烽 So Yan Kei
    林庭輝 陳敏琪 葉蓁蓁 韓春燕 Swain, Rosita
    林章偉 陳瑞華 葉賜權 簡頌輝 Tang Sze Yan
    林超英 陳裕華 葛珮帆 鄺芯妍 Tse Lok Yan
    林潔瑩 陳碧蓮 董格 魏華星 Wan, Iris
    姚松炎 陳鋈鋆 詹志勇 龐愛蘭 Wong Yiu Tak
    姚蔚妍 陳曉蕾 熊少康 羅乃新 Wong, Cambridge
    姜炳耀 陳積祥 甄韋喬 羅芳宏 Wong, Justein
    施永青 陳龍生 甄偉健 羅業閔 Wong, Justein
    洪詠慈 陳鶴安 甄榮磊 譚永發 Wu, Eddie
    洪麗貞 陶建元 趙仲廉 譚裕民 Yim, Micko
    皇甫雪雅 陸凌綠 劉天賜 譚劍 Yu Tin Yau
    倪聰(倪匡) 麥永開 劉文慧 關凱怡 Yuen, Holf
    徐彼德 麥家凱 劉自荃 嚴偉軒 Zimmerman, Paul (司馬文)
    袁惠琼 麥雅儀 劉志剛 蘇偉和
    袁蓁 麥樂鈞 劉秀成 Berti, Eric

     

     

     

     

     

     

     

  • 12Oct

    大家最近有看《火星任務》(The Martian)這部科幻大電影嗎?在結尾的一幕,劫後重生的男主角麥迪文向著一班精英太空學員說:在太空裡,你們會遇到一個又一個的難題,而你們必須搜集數據並進行計算(do the math),接著將難題一個一個的解決,然後你便有機會回家了。

    大家毋須是精英太空探險隊員,卻是已經每天都身處太空,這是因為,我們的共同家鄉地球,正每分每秒在太空中以超高速飛騁。而假如我們不好好地保護這艘孕育著所有人類「地球太空船」,我們將會在巨大環境生態災難之中「有家歸不得」。

    要保護這艘太空船,我們當然要了解這艘船出了什麼問題,然後搜集數據進行計算,最後將問題逐一解決。可惜的是,船上很多人不但不肯“do the math”,更對做了計算並提出警告的人視而不見、聽而不聞。舉一個現實的例子,在我近年出版的幾本書中,《資本的衝動》出了第三版而《格物致知》更出了第四版,但我花了極大心血寫的《喚醒69億隻青蛙—全球暖化內幕披露》,四年來還未有機會出第二版…

    只是寫書當然不足夠。如果大家有看我之前在此發表的兩篇文章〈巴黎峰會存亡一戰〉和〈勿將子女推向深淵〉,你便應該知道形勢已經變得何等嚴峻。正因如此,我於過去近兩個月正為一趟事情忙得不可開交,這便是與一班志同道合的好友,組織今年11月29日的「全球氣候大遊行」香港段,以響應十二月初在巴黎召開的聯合國氣候峰會。為此我們已經向警方申請進行遊行的「不反對通知書」,而最新的消息是,警方大致上不會反對(還有待書面回覆)。

    除遊行外,我們還會發起聯署,然後將一封公開信遞給香港政府。以下是我們為今次活動所作的邀請信兼宣傳單張:

    *****************************************************************

    致    所有愛護大自然和關心人類前途的朋友:

    由全球暖化導致的氣候變化危機,已經成為人類當前最嚴峻的挑戰。如果我們無法盡快有效回應這項挑戰,則我們所追求的經濟發展、繁榮安定、社會公義、世界和平等目標,最後都會成為泡影。巨大的生態環境災難將會導致更為巨大的人道災難,而世界將會陷入長期的動盪與紛亂。

    儘管既得利益集團竭力營造「未有共識」的假象,但絕大部分參與研究的專家同意,人為排放的溫室氣體,是氣候變化的元兇。

    2009年在哥本哈根召開的國際氣候會議沒有獲得預期的成果。今年底在法國巴黎召開的聯合國氣候峰會(11月30日至12月11日),將是人類化解這場危機的最後機會。

    時間已經無多。科學家的研究顯示,假如我們不盡快棄用煤和石油等化石燃料,而任由二氧化碳的排放繼續高速增長,隨了全球不斷增溫所帶來的各種災害(熱浪、山火、旱災、水災、物種消失、農業減產、海平面上升…)之外,我們還極有可能觸發大自然某些一發不可收拾的惡性循環(如凍土全面融化釋出大量甲烷氣體,令溫室效應全球暖化變本加厲…),最後令地球無法再適合人類安居。

    計算顯示,我們至多只有十至十五年左右來扭轉現時的發展趨勢,而每一刻的延誤,都會令扭轉所需的經濟成本和社會成本大為增加。

    為了喚起世界人民對這個危機的關注,也令各國的領袖能夠克服分歧齊心協力達成有效的減排協議,一個名叫 350.org的國際組織呼籲全球於「巴黎氣候峰會」前夕的11月29日,在世界各地發起「全球氣候大遊行」(Global Climate March)。

    作為350.org的香港分支,「350.hk」與一班熱心人士將於是日舉辦這次遊行,路線由中環天星碼頭(9號碼頭附近)出發,途經政府總部對開海旁,最後在灣仔會展中心的金紫荊廣場結束,預計全程約需一小時。

    我們的遊行口號是:

    踢走化石燃料、擁抱清潔能源!

    謹在此誠邀 你出席這次意義重大的遊行,以示香港人和世界其他地方的人並肩攜手對抗挑戰。大會將會按照上述口號製作大型橫額,但你也可自備標語,只要不抵觸或偏離遊行主題即可。

    與此同時,我們亦會以聯署方式向香港特區政府發出公開信。假如你無法出席遊行,也懇請你參與聯署,以表示我們對抗全球暖化危機的決心。(最好當然是既參與聯署也出席遊行。)公開信的內容如下:

    致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

     

    氣候變化已經成為人類當前最嚴峻的挑戰。我們謹此聲明,作為市民大眾的我們,願意犧牲短期個人經濟利益,以確保我們的子女和未來世代能夠避過浩劫,安居樂業。

     

    我們在此強烈呼籲,特區政府應該:

    1. 盡快大力推行各種環保和節能的措施;
    2. 竭力開發各種低碳的清潔能源,以取代化石燃料;
    3. 由環境局局長黃錦星先生率領的香港代表團,在即將召開的巴黎氣候峰會上,全力支持能夠有效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國際協議。

     

    我們亦強烈要求,在推行上述政策的同時,政府亦必須向市民大眾全面和深入地進行宣傳教育,並充份照顧到社會基層的利益。

     

    一群關心社會發展的香港人

    簽署人:(你的名字)

     

     

    願意加入聯署及遊行的朋友(當然最好是兩者也參與,但即使無法完成全程,出席遊行的開步禮也是好的),請前往以下網站http://hkgcm.org/ 並填上中文全名,或是你願意公開的名字。謝謝!

    李偉才(李逆熵)

    「350香港」召集人

                     前   香港傑出青年協會主席、天文台高級科學主任、香港大學助理教授

    ******************************************************************************

    氣候災難迫在眉睫、極速去碳刻不容緩

    巴黎峰會存亡一戰、勿將子女推向深淵

    今天還不發聲,明天…

    對不起,明天被取消了!

    危言聳聽嗎?Do the math…..

     

    備註:以上的聯署和遊行登記網站 http://hkgcm.org/ 仍在建設和完善中。一切完成後將會另行告知。但冒請先預留11月29日下午這個時段,謝謝!

     

  • 12Oct

     

    眾所周知,全球暖化的元兇是二氧化碳這種無色、無味、無嗅也基本上對人體無害的氣體。究其原因,是人類自工業革命以來大量燃燒好像煤和石油等「化石燃料」,從而釋放出巨量的二氧化碳。這種氣體表面無害,卻大大加劇了地球大氣層的「溫室作用」,令全球的溫度不斷上升。科學家的研究顯示,與十九世紀中葉比較,今天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濃度已經上升了40% 之多。古氣候學的研究更顯示,這個濃度之高,是地球過去八十萬年所未見,而上升速度之快,更是史無前例。

     

    由於加劇了的溫室效應,地球的溫度在過去百多年已經上升了接近攝氏一度。聯合國於2012年發表的《第五號評估報告》表示,如果人類繼續現時的發展模式,這個溫度至本世紀末將會再上升近5度。

     

    在上一篇文章〈巴黎峰會存亡決戰〉,筆者已經簡略地介紹了這種升溫所帶來的一些影響。但影響當然不止這些。首先,熱帶的氣候不斷向原本屬溫帶的區域膨脹,而溫、寒帶又會不斷向兩極的方向膨脹;與此同時,全球的低地氣候向山地區域膨脹,而高山氣候則向著山峰的方向膨脹…,結果是氣候分布和生態平衡不斷受到破壞,物種無法適應而大量滅絕。這已經不是推論,而是每天都在發生的事情。由於古生物學的研究顯示地球以往曾經出現過五次「大滅絕事件」,所以一些科學家已經開始把今天出現的情況稱為「第六次大滅絕」。

     

    持續的升溫令全球高山的冰雪不斷融化,這也對發源於這些高山的河流帶來嚴重的影響。最初,這種融冰會在每年春天帶來特大的流量,至令中、下游容易出現洪災。但長遠來說,冰雪的消失終會導致河流的源頭枯乾,至令下游流量大減而導致旱災。不錯,總蒸發量增加導致雨量增加會某一程上緩和旱災的趨勢,但不少科學家憂慮,因為雨量分布可以甚為不均,所以這種補償,很可能無法彌補源頭枯竭所帶來的影響。

     

    淡水資源的減少,確實是氣候變遷令科學家感到憂心的一大理由。究其原因,是即使總雨量多了,但降雨的時間和空間的分布會變得更為集中(幾乎所有電腦模擬都得出同樣的結果),亦即某地往往一段長時間沒有降雨,但一旦下雨便會傾盆而下。特大的暴雨固然會導致疏導不及而產生頻密的水災,更會導致山泥傾瀉和嚴重的水土流失,而深層的土壤也沒有足夠的時間吸收和將水份保留。結果是,不但河流萎縮,地底的天然蓄水層也會因為人類過份抽用卻不及補充而逐漸枯乾。

     

    水資源的緊拙會立刻影響全球糧食的生產。要知現代的工業化農業生產,極其有賴大規模的水利灌溉。一旦水源不足,農業便會受到嚴重影響。與此同時,上文提到的生態失衡亦會導致各種蟲害和疾病的蔓延,令糧食生產受到進一步的打擊。

     

    此外,全球暖化導致海平面上升的威脅大家都應該聽過了吧。科學家的研究顯示,世界海平面在過去一百年內上升了至少20厘米,而且這個上升的速率正不斷加快(如今是每十年約3厘米,但遲些會更快)。進一步的研究顯示,這一上升主要還不是來自陸地冰雪的融化,而是因為海水受熱膨脹的結果。

     

    大家也許知道,過去數十年來,北冰洋的海冰覆蓋已經縮減了接近一半。研究推斷,不用到本世紀中葉,每年夏天的北冰洋將完全沒有海冰覆蓋,這是地球過去數十萬年來從未出現過的景象。但還有一點我們必須知道的,便是按照「浮力原理」,這種海冰的消失不會導致海平面上升。但原本在陸地上的冰雪融化而流入大海的話,海平面便會因此而升高。過去一百年所上升的20厘米之中,也有一小部分來自這種陸地融冰,但主要還是來自海水受熱膨脹。按照科學家的推算,隨著全球冰川和高山冰雪融冰的速率加快,它們做成的影響將會很快掩蓋海水膨脹的因素。聯合國的《第五號評估報告》表示,如果人類繼續現時的發展模式,全球海平面至本世紀將較今天的高出90厘米。

     

    自這個推斷被提出以來,不少專家都認為預測過於保守。由於聯合國專家組沒有充份考慮格陵蘭和南極洲的冰雪會出現大規模融化的可能性,但現實中的融化趨勢卻較科學家以往所預測的厲害,所以一些科學家開始認為,隨非人類能夠於短期內大力減低二氧化碳的排放,否則海平面在未來百多年可能會上升達兩米甚至更多。(計算顯示,假如格陵蘭之上的冰雪全部融化,全球海平面將上升達7米;南極洲西部冰架融化的話,更會帶來23米的海面上升。)

     

    最新的科學研究顯示,人類所排放的巨額二氧化碳當中,有接近一半正被海洋所吸收。在減低溫室效應的角度來看這是好事,但從海洋酸化的角度看這卻是大大的壞事。原來因為二氧化碳溶於水後會產生碳酸,而這會令海水的酸性增加。研究顯示,自十八世紀中葉至今,海洋的酸性已經增加了近30%。要知海洋中大量的貝類和甲殼類生物都要在鹼性的環境中生長,酸化令海水的鹼性不斷下降,正為這些龐大的海洋生物群帶來致命的威脅。

     

    但要說科學家的最大夢魘,那必然是凍土融解的危機。原來在西伯利亞和北美洲北部的廣闊區域,都存在著深厚的、冰凍了的土壤,稱為凍土。科學家的憂慮是,全球升溫會令到這些凍土逐步融解,而其中所包含的大量甲烷氣體,會被釋放到大氣層之中。要知甲烷是一種較二氧化碳的增溫能力還要大得多的氣體,一旦大量的甲烷氣體被釋放,它所導致的全球增溫將會導致更多凍土的融解,從而釋放出更多的甲烷…。這種失控的惡性循環,可迅速把地球的溫暖提升10度或以上,屆時人類怎樣努力也將回天乏術。

     

    進一步的研究顯示,要避免這種災難的出現,我們務必把地球的升溫控制在攝氏兩度之內。但這是以十九世紀中葉的基數來計算的,由於從那時至今,地球溫度已上升了接近一度,亦即從今天起計,我們絕不能讓這個溫度再升多一度以上,而這也是2009年在丹麥哥本哈根的聯合國氣候峰會中,各國代表所認可的危險警戒線。計算顯示,我們至多只有十至十五年左右來扭轉現時的發展趨勢,以令我們有機會停留在危險線之內,而每一刻的延誤,都會令扭轉所需的經濟成本和社會成本大為增加。

    可惜,由於利益上的分歧,哥本哈根會議(奧巴馬和溫家寶也有參與)以失敗告終,二氧化排的總排放量不但沒有下降,而且還繼續上升。口口聲聲說為子女著想的我們,卻正一步一步的把子女推向環境生態的深淵。

     

    今年11月30至12月11日,另一次重大的氣候會議將在巴黎召開。很多人認為,這是人類化解這個危機的最後機會。如果我們無法把握這個機會,則我們所追求的經濟發展、繁榮安定、社會公義、世界和平等目標,最後都會成為泡影。巨大的生態環境災難將會導致更為巨大的人道災難,而世界將會陷入長期的動蕩與紛亂。

    (待續)

     

     

     

     

     

     

     

     

  • 12Oct

     

    稍懂歷史的人都知道,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戰勝國在巴黎召開了大會,並就戰敗國如何作出賠償簽訂了《凡爾賽條約》(Treaty of Versailles)。但因為條約中的要求過於苛刻,往後導致戰敗國之一的德國經濟瀕於崩潰,從而導致納粹主義崛起,最後引發第二次世界大戰,將人類推向一場更慘烈的浩劫。

     

    但有多少人知道,距今不足兩個月,另一個舉足輕重的國際會議也將在巴黎舉行,而假設會議失敗,人類將被推向另一場浩劫,慘烈的程度長遠來說將較第二次世界大戰有過之而無不及呢?

    筆者在危言聳聽嗎?請大家自己看看:過去十多年來,全球的天氣不是一年比一年酷熱嗎?具體而言,夏天的時間愈來愈長,極端高溫天氣亦變得愈來愈頻密;與此同時,冬天則變得愈來愈短而且毫不寒冷,厚厚的禦寒衣物愈來愈難有機會登場。而無論是春節、清明、中秋或是重陽,不合時宜地溫暖甚至嚴熱的天氣更是屢破紀錄。不用我說大家也應該知道,這個趨勢我們稱之為「全球暖化」。

     

    科學家的研究告訴我們,情況比我們的主觀感受實在更為嚴重。自有可靠氣象觀測紀錄的十九世紀中葉以來,全年平均溫度最高的年份當中,頭十位皆出現於2000年之後。去年2014年是有史以來最熱的一年。2015年雖然還未完結,但科學家已經頗為肯定,它的全年平均溫度,將會破了2014年的紀錄。(剛過去的6、7和8月的平均溫度,都已經逐一破了一個半世紀以來的紀錄。)

     

    身在香港的我們是幸福的,因為現代都市的設備(特別是到處都有空調的商場和大廈)大大減低了全球變暖(更準確來說是「變熱」)所帶來的衝擊。但就在今年初夏的五月底,印度出現了可怕的殺人熱浪,多處的氣溫高達攝氏45度或以上,一些地方更達50度之高。結果導致了超過2,500人死亡。在巴基斯坦,稍後的一趟熱浪也奪去了近2,000人的性命。

     

    約一個月後,歐洲也受到特大熱浪的襲擊。倫敦錄得了破紀錄的36.7度,而巴黎更錄得39.7度的高溫。雖然歐洲的設施和社會保障較印度好得多,但這趟熱浪也導致過百人的成亡。當然,香港人絕少知道的是,這與2003年歐洲熱浪比較只是小巫見大巫,因為那次熱浪奪去了近七萬人的性命。(你沒有看錯,是70,000。)而2010年出現在俄羅斯的熱浪(莫斯科的溫度高達38度),也奪去了近五萬人的性命。

     

    在此之上,全球各處的特大山火亦愈來愈頻繁,而且影響的範圍愈來愈龐大。我們最常聽到的是美國加州及澳洲東部的山火,但今年更為令人側目的,是幅蓋加拿大中、西部的特大山火。這些大火的煙灰被北風吹至美國的大湖區域,令那兒的空氣猶如高度污染時的北京那麼差。

     

    風暴變得愈來愈猛烈和具殺傷力,也是全球暖化的一個直接後果。道理很簡單:包括颱風、溫帶氣旋和龍卷風在內的各種風暴,主要的能量來源都是大氣層中的水份,這是因為水蒸汽受冷凝結成液滴時,會釋放出大量的熱能(術語稱「凝結潛熱」),從而驅動風暴的發展。由於全球變暖,海洋表面的蒸發量大增,結果是大氣層中所包含的水汽也大增,而潛熱的釋放令風暴變得愈來愈猛烈。(待續)

     

  • 27Apr


            繼我於4月18日發給香港大學和中文大學的兩個畢業生評議會(Convocations)的公開信之後,以下是我於4月22日發給香港大學校長馬菲森的呼籲。

     

    讓我再說一次,如果閣下是八大院校的在學學生或畢業生,請在同學和校友之間發起有關的討論,進而加入全球大學生促使母校進行「去碳撤資」(divestment from fossil fuel)的行動。新一輪對抗全球暖化的國際氣候會議將於今年12月在巴黎召開,全球的輿論取向將是這次會議成敗的關鍵!

     

    Professor Peter Mathieson

    President and Vice-Chancellor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Dear Professor Mathieson,

     

    Let me introduce myself. I am a HKU BSc graduate of 1978. Prior to my retirement in 2008, I had been an Assistant Curator of the Hong Kong Space Museum, Senior Scientific Officer of the Royal Observatory Hong Kong, and Vice-Principal of the HKU SPACE Community College. I am now a member of the government’s Science Musuem Advisory Panel, as well as a member of the Instituional Review Board of HKU/Hospital Authority HK West Cluster.

     

    I am now writing to you – as an alumnus and also a citizen of Hong Kong – in the hope of urging my alma mater to take up the call of the Global Divestment Campaign (http://gofossilfree.org/) ,and hence gradually divest her funds from all fossil fuel industry. This will be a means to combat the ongoing crisis of global warming and catastrophic climate change. It will also be an act of great symbolic value in raising the awareness of the public in this issue, similar to the ban on shark’s fin in all official meals championed by HKU a decade ago.

     

    Last Saturday, I attended the annual joint seminar of the HKU and CUHK Convocations, and took the opportunity to make this appeal for divestment by the two universities. I am glad to say that the response was highly positive. An open letter to the two Convocations is attached for your reference.

     

    As a scientist yourself, I am sure you are aware of the gravity of the challenge humankind is facing. And yet the gap between what is being done and what needs to be done is enormous, and time is running out fast. Similar to what I have stated in the aforementioned letter, I would be more than willing to visit your goodself and the SMT to explain the science in greater detail if required.

     

    Yours Sincerely,

     

     

    Dr. Eddy LEE Wai-choi

    22 April 2015

    Email: eddylwc@gmail.com

    Attachment

    To: The Standing Committees (& All Members) of the

    HKU Convocation & CUHK Convocation,

     

    An Urgent Call for our two Universities (and subsequently all universities

    in Hong Kong) to Divest from the Fossil Fuel Industry in order to

    Combat Global Warming and Climate Change

     

    Dear Fellow Alumni,

     

    The adverse impacts of human-induced global warming and climate change are growing stronger day by day. Over the past cenury, global average temperature has risen by 0.9 degrees Celsius, and mean sea level by 20 centimetres. This has already led to significant shrinkage of the Artic ice cap and extensive melting of glaciers world-wide. Severe droughts, heat waves, wild fires, and super-storms are becoming more and more frequent. Biological habitats are being destroyed and the rate of species extinction ( a loss which is irrevocable) has reached an unprecedneted level.

     

    According to the latest assessment report released by the United Nations’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IPCC) in 2012, if we continue on our present course, the global temprature will rise by a further 5 degrees, and the sea level by 90 cm by the end of this century. Many scientists consider these projections to be too conservative, fearing that the actual consequences would be far worse.

     

    International efforts to reduce the emission of carbon dioxide – the main culprit behind global warming via the greenhouse effect – has failed miserably so far. With the failure of the 2009 Copenhagen International Climate Conference and the expiry of the Kyoto Protocol in 2012, people the world over have come to the realization that this is an issue too important to be left to the politicians. We the people must stand up and take the lead in this fight for our own future – a fight which we cannot afford to lose.

     

    Initiated by the organization 350.org (http://350.org/), the Global Divestment Campaign launced earlier this year is exactly such a citizens’ action to turn the tide. It is a call for all individuals as well as organizations to divest from the fossil fuel industry, thus giving a clear signal to society-at-large that any further extraction and burning of fossil fuel like coal, oil and natural gas is a crime against humanity.

     

    The organizations targetted by this campaign include all types of NGOs,  charity and humanitarian organizations, as well as various religious organizations such as the Vatican. And yet the leading organizations must surely be the universities, the custodians of knowledge and wisdom in our societies. True to their mission, universities such as Standford University and University of Glasgow have committed themselves to divestment. However, resistance in many universities is strong. As a result, students all over the world are pressing their universities – most notably at Harvard and Oxford – to do the right thing.

     

    I am a HKU BSc graduate of 1978, and have been working hard to raise the awareness of the people in Hong Kong to the threat of global warming for over ten years – with public lectures and radio/TV shows, university GE courses, as well as a book titled 《喚醒69億隻青蛙》published in 2011. A few years ago, a group called 文明急救組 was set up together with some of my friends, and numerous articles were written and published on various on-line platforms. Recently, we have formally registered as the Hong Kong chapter of 350.org. A Facebook account titled 「文明急救組@350.hk」 has just been launched.

     

    I deeply believe that both the HKU and CUHK Convocations are uniquely positioned – the popular phrase nowadays is “those chosen by history” – to take up this challenge. I sincerely hope that after due deliberation, the Standing Committees of both Convocations will start a dialogue with the top management of both universities, and work together to realize the goal of divestment from all fossil fuel businesses. This will send out a clear signal to our society that our only hope lies in the “de-carbonization” of our economy, a move which could not be started too soon.

     

    To help you understand the nature of the campaign as well as the enormity of the challenge we are facing, I have prepared a number of appendices. I would be more than willing to join your meetings and explain the science in detail if required.

     

    Your Sincerely,

     

    Dr. Eddy LEE Wai-choi(Email: eddylwc@gmail.com

     

    全球暖化背景資料:

    http://en.wikipedia.org/wiki/Effects_of_global_warming

    全球暖化危機最新狀況:http://www.climatecentral.org/news/earth-day-climate-trends-18907

  • 20Apr

    強烈呼籲香港大學與中文大學帶頭「去碳撤資」!

            我唸大學時沒有住宿舍,但上星期六(4月18日)上午,我卻參加了由「香港大學畢業生議會」 及 「香港中文大學校友評議會」 合辦的一個教育研討會「港大舍堂/學院教育與中大書院精神 — 回顧與展望」。主要的原因,是我想借此珍貴的機會,向兩間大學的校友介紹正在席卷全球的「去碳撤資」運動(Global Divestment Campaign)。

    首先在此感謝兩個評議會的現任主席蔡秀煜先生(HKU)和陳志新博士(CUHK),讓我在席上作出這一與大會主題好像沒有關係的呼籲。(我說“好像”,當然是因為在一個深刻的層面,這個呼籲與舍堂/書院教育大有關係!)會後,我把事前預備好的有關全球暖化危機和撤資運動的兩份材料交了給他們。不少兩校的校 友(大部分都並不認識)則趨前向我表示支持,令我感到十分鼓舞。

    中文大學方面我其實已經和沈祖堯校長直接聯繫,並獲得十分正面的回應(現正與其中一位副校長積極跟進);香港大學方面我則接觸了學生事務長周偉立博士和大學評議會成員文灼非先生,但暫時未有具體進展。

    但我覺得除了校方高層,兩間大學的學生和校友亦應是推動的主力,這正是我努力爭取在這次聯合活動中發言的原因。

    以下是我交給兩位畢業生評議會主席的公開信:

    Global Divestment Campaign

    去碳撤資、刻不容緩

    To: The Standing Committees (& All Members) of the
    HKU Convocation & CUHK Convocation,

    An Urgent Call for our two Universities (and subsequently all universities
    in Hong Kong) to Divest from the Fossil Fuel Industry in order to
    Combat Global Warming and Climate Change

    Dear Fellow Alumni,

    The adverse impacts of human-induced global warming and climate change are growing stronger day by day. Over the past cenury, global average temperature has risen by 0.9 degrees Celsius, and mean sea level by 20 centimetres. This has already led to significant shrinkage of the Artic ice cap and extensive melting of glaciers world-wide. Severe droughts, heat waves, wild fires, and super-storms are becoming more and more frequent. Biological habitats are being destroyed and the rate of species extinction ( a loss which is irrevocable) has reached an unprecedneted level.

    According to the latest assessment report released by the United Nations’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IPCC) in 2012, if we continue on our present course, the global temprature will rise by a further 5 degrees, and the sea level by 90 cm by the end of this century. Many scientists consider these projections to be too conservative, fearing that the actual consequences would be far worse.

    International efforts to reduce the emission of carbon dioxide – the main culprit behind global warming via the greenhouse effect – has failed miserably so far. With the failure of the 2009 Copenhagen International Climate Conference the expiry of the Kyoto Protocol in 2012, people the world over have come to the realization that this is an issue too important to be left to the politicians. We the people must stand up and take the lead in this fight for our own future – a fight which we cannot afford to lose.

    Initiated by the organization 350.org (http://350.org/), the Global Divestment Campaign launced earlier this year is exactly such a citizens’ action to turn the tide. It is a call for all individuals as well as organizations to divest from the fossil fuel industry, thus giving a clear signal to society-at-large that any further extraction and burning of fossil fuel like coal, oil and natural gas is a crime against humanity.

    The organizations targetted by this campaign include all types of NGOs, charity and humanitarian organizations, as well as various religious organizations such as the Vatican. And yet the leading organizations must surely be the universities, the custodians of knowledge and wisdom in our societies. True to their mission, universities such as Standford University and University of Glasgow have committed themselves to divestment. However, resistance in many universities is strong. As a result, students all over the world are pressing their universities – most notably at Harvard and Oxford – to do the right thing.

    I am a HKU BSc graduate of 1978, and have been working hard to raise the awareness of the people in Hong Kong to the threat of global warming for over ten years – with public lectures and radio/TV shows, university GE courses, as well as a book titled 《喚醒69億隻青蛙》published in 2011. A few years ago, a group called 文明急救組 was set up together with some of my friends, and numerous articles were written and published on various on-line platforms. Recently, we have formally registered as the Hong Kong chapter of 350.org. A Facebook account titled 「文明急救組@350.hk」 has just been launched.

    I deeply believe that both the HKU and CUHK Convocations are uniquely positioned – the popular phrase nowadays is “those chosen by history” – to take up this challenge. I sincerely hope that after due deliberation, the Standing Committees of both Convocations will start a dialogue with the top management of both universities, and work together to realize the goal of divestment from all fossil fuel businesses. This will send out a clear signal to our society that our only hope lies in the “de-carbonization” of our economy, a move which could not be started too soon.

    To help you understand the nature of the campaign as well as the enormity of the challenge we are facing, I have prepared a number of appendices. I would be more than willing to join your meetings and explain the science in detail if required.

    Your Sincerely,

    (李偉才/李逆熵)Email: eddylwc@gmail.com; Mobile: 9738 1551

    各位朋友,如果你也是香港八大院校的在學學生或畢業生,而且也認同我的呼籲,懇請你們聯絡你們的同學/校友,對這個課題作出討論,並進而向你們的母校呼籲甚至施壓,令它們盡快作出「去碳撤資」的承諾!

     

    ”"

     

« Previous Entries   

Recent Comments

  • Dear Alan, I forgot to mention the monumental "Mars Trilogy...
  • 李先生, 非常感謝你的回覆,並容許我引用你的著作,先生的信任是我的榮幸。 我需要進一步思量如何採用你的材料,...
  • Dear Mr. Lau, Many thanks for your encouraging words. Of co...
  • Dear Eddy, Thanks for the suggestions! I will surely look...
  • Dear Alan, The programme hosted by me will be launched in 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