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020
M T W T F S S
« Jul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 31May

    最近瑞士洛桑國際管理學院發表本年度全球競爭力年報,在全球61個國家和地區當中,香港排名上升了一級,重返2012年的榜首位置。排第二和第三名的分別是瑞士和美國,而中國則排名25。(差不多同一時間,在中國社科院發表的新一份報告中,香港的競爭力在全國排第二,屈居於深圳之後。這種相悖的名次一時間成為坊間笑談,卻不是本文的論旨。)

    一如既往,港府財政司長曾俊華歡迎洛桑管理學院對香港的高度評價,並指面對國際間的激烈競爭,港府將繼續致力維持香港的競爭優勢云云。

    這些「新聞」對香港人來說並不新鮮。過去十多二十年來,我們每隔一段時間便會聽到有關的排名結果,而每次當排名上升甚至高踞榜首,我們便會沾沾自喜;但每當排名下跌(特別被我們的假想敵新加坡超越的話),我們便會憂心忡忡,不知如何是好。

    然而,我們有沒有想過,城市和城市或國家與國家之間為什麼要競爭呢?舉世如此重視的「競爭力」究竟是什麼一回事?

    不錯,自有文明以來,國族間的鬥爭便幾乎沒有停止,鬥爭特別激烈時甚至會爆發戰爭。但這些鬥爭主要都是因為領土的爭奪所引致(爭奪的當然包括領土上的各種資源)。而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除了少數的邊界糾紛(如中、印或印、巴間的糾紛)和島嶼之爭(如中、日和日、韓間的島爭),世界各國的版圖大致已定。好像克里米亞等事件在全球來說屬例外而非常規。既然如此,國族(甚至城市)之間為什麼還要「競爭」呢?

    讓我們先看看城市吧,因為這樣會更易把問題看得清楚。香港為什麼要跟上海或深圳等城市競爭呢?又武漢為什麼要跟成都競爭呢?這些不已是同一個國家內的城市嗎?

    回顧中國的漢、唐盛世,那時的長安要和洛陽競爭嗎?又或看宋代,那時的泉州要和揚州競爭嗎?換另一個角度看,如果競爭力不足,這些城市是否會出現經濟衰退和大規模的失業呢?

    上述問題的答案顯然都是否定的。那麼在科技和生產力皆已飛升了百倍甚至千倍的今天,為什麼一個地方的經濟反而要由它的「競爭力」所決定?這些地方奮力「競爭」的,究竟是些什麼?

    想到了嗎?答案很簡單,彼此拼命去競爭的,其實就是「外資」。

    洛桑報告中指出,香港的競爭力優秀,是因為她「有良好的營商環境」。這項分析的邏輯引伸是:「因此會吸引大量投資」。理論上這些投資可以是「內資」也可以是「外資」,但如果是「內資」則我們無需強調「競爭力」。之所以要競爭,是因為要比其他地區更能吸引「外資」來「發展經濟」。

    為什麼古代的中國和印度不用吸引外資來發展經濟,但今天的她們卻要拼命這樣做?這當然跟過去數百年來的西方殖民侵佔和掠奪有關。這些掠奪包括了大量的資源(如木材、石油)和財富(黃金和白銀),也包括了長達三百多年的奴隸制度所提供的龐大勞動力。結果是,西方的富裕程度以幾何級數拋離其他民族。還有一點不要忘記的是,殖民統治第一樣舉措就是摧毀當地原有的自足性經濟,對較發達的地區還加上「去工業化」的政策(印度的紡織業是最明顯的例子)。結果是,即使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殖民主義退潮而第三世界的各個民族紛紛獨立,她們在經濟上仍然被迫極度依賴西方。(對國際金融的壟斷是「西方宰制」中最重要的一環。)

    資本主義的全球化沒有因為殖民主義退卻而消失,反而變本加厲達到空前的地步。工業資本主義必需的三大要素是大量廉價的原材料、大量廉價的勞動力、以及龐大的消費市場。今天的國際經濟秩序,就是「全球化資本主義」下的一種國際勞動分工秩序。而所謂「出口主導」的經濟發展,說穿了不外乎爭相向西方(特別是美國)提供好像沃爾馬(Walmart)店內的價廉物美的產品。學者稱這種不平等的國際秩序為「新殖民主義」(Neo-colonialism)甚至「新帝國主義」(Neo-imperialism)。我們常常聽說的「不平等貿易」,只不過是這種「羅馬帝國經濟學」之下的一個面相吧了。

    至此大家應可較清楚地明白「競爭力究竟為什麼?」進一步看,低稅制、零關稅、資本的自由流動(最好是能夠成為資本家避稅和洗黑錢的天堂)、財政紀律、緊縮政策(即向窮人開刀)、私有化、勞動力市場彈性(即公司賺大錢時還可隨意裁員)等等「有利營商」的「競爭尋底」(race to the bottom)措施,目的都是為了讓資本家更輕易地獲得更龐大的利潤吧了。

    而在工會運動備受打壓的今天,廣大勞動階層能夠保著飯碗已屬幸運。假如要求較公平地分享經濟增長的成果,立刻便會惹來「貪得無厭」、「尋釁滋事」、以及因為「令生產成本上漲」而「削弱香港整體競爭力」等重大罪名。

    下次你再聽到香港的「競爭力」如何地超越其他地區,是否會有不同的感受呢?

  • 15Dec

     

    批評巴黎氣候峰會的不足十分容易,關鍵是如何在《巴黎氣候協議》這個來得不易的成果之上,制定相應的政策,切實有效地對抗全球暖化這個足以摧毀人類文明的滅頂之災。

    筆者絕非危言聳聽。隨著氣候反常導致生態環境不斷惡化,世界各地的不少人民將無法維生而被迫流徙各處。比起這些可以預見的「氣候難民」,現時嚴重衝擊著歐洲各國的難民潮將會是小巫見大巫。

    不錯,很多難民表面上看來會是「戰爭難民」,但專家的研究告訴我們,不少戰爭表面由種族和宗教紛爭所至,但更深層的原因,往往是環境的惡化和生存資源的爭奪(盧旺達、南蘇丹、索馬里及至叙利亞等都是)。「水資源戰爭」(Water Wars)和「氣候戰爭」(Climate Wars)己不再是小說中的情節。

    不少居住在發達國家裡的人(也包括七百多萬香港人),以為這些災難只是局限於貧窮落後的第三世界國家,離他們的生活十分遙遠。過去一年的歐洲難民潮使我們猛然醒覺,這些災難其實可以由遠在天邊,傾刻變成近在咫尺。

    其實香港也曾飽受的越南船民所困擾。請試想想,如果船民問題重現而且較以往的規模大上十倍百倍,或是數以百萬計的北非難民源源不絕地乘船湧向法國南部海岸,你猜那些備受影響的發達地區(無論是香港還是法國)會作出怎樣的反應?而當有關政府”迫不得已”將難民拖出公海等死,甚至擊沉他們的船隻以防他們重臨時,我們的人性、道德和核心價值將會伴隨船隻沉淪深海,那跟文明崩潰有什麼分別呢?

    全球暖化是人類迄今面對的最大的危機。但最大的問題不在於危機本身,而是普羅大眾缺乏了相應的危機感。筆者肯定,「將全球升溫限制於攝氏兩度之內」將會是往後所有香港中學生也會背得出的一個目標,因為中學文憑試必修的「通識科」會將把這個目標納入課程之中。但如果我們沒有進一步指出,要達到這個目的便等於發起一場延續整個世紀的全球性革命,或說同學們如果不充份明白「馬照跑、舞照跳,死路一條!」,那麼巴黎峰會便等於白開。

    在上一篇文章,我們已經看過能夠力挽狂瀾的「全球經濟去碳化」(de-carbonization of the global economy)是如果艱巨的一回事。各國政府如果沒有將艱巨的程度向人民解釋清楚,這個政府的領導人(如香港的梁振英和黃錦星;當然也包括中國的習近平和美國的奧巴馬)便是嚴重的失職。

    從電視新聞報道看到,黃錦星從巴黎返港後接受記者訪問,一條問題竟然是:「你認為香港的電費有沒有下調的空間?」問的人固然無知透頂,但答的人不直斥其非則更是失職。要落實巴黎協議的目標而又無須將電費大幅上調,顯然是一廂情願的白日作夢!一日我們的領導人不肯向人民坦白,一日我們便沒有解決問題的希望。

    好了,現在讓我們看看,要貫徹巴黎氣候協議所定的目標,我們接著下來應該做什麼。

    在國際的層面,我們必須貫徹「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common but differentiated responsibilities)這個各國公認的基本原則,那便是無論從累積排放的「歷史責任」、現今的「人均排放量」、「排放的消費誰屬?」、「經濟能力」、「科技水平」等各個角度看,以美國為首的西方發達國家(也包括日本),皆必須肩負起不可推諉的道德責任,帶頭大力減排。與此同時,她們也應該向發展中國家無償提供技術轉移和資金援助,以協助她們(1)盡快轉向「低碳」以至「零碳」的經濟發展,以及(2)加強社會的基礎設施,以應對接踵而來的氣候和環境災難(包括海平面上升,淡水資源短缺、糧食減產、瘟疫蔓延等)。

    以上當然便是早於18年前的《京都議定書》所列出的對抗全球暖化「四大支柱」:(1)減緩/減排(mitigation)(2)適應/應對(adaptation)(3)科技【轉移】(technology)(4)資金【補償】(funding)。

    簡言之,發展中國家如中國、印度、巴西等在致力減排上固然責無旁貸,但我們千萬不要受西方的言論迷惑,讓她們成功地轉移視線而將責任推諉在發展中的國家身上。

    在國內的層面(包括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府),我們必須盡快大力推行以下三方面的發展:

     

    1. 取締化石燃料:除了立法逐步取締除之外(就如取締含石棉的建築用料),最佳的辦法是「喻禁於徵」,亦即引人逐年遞增的「碳稅」。(原理就如大幅提高煙草稅以保障人民的健康一樣)。這會發出一個強烈的市場訊號,就是「化石燃料是沒有前途的」,從而使市場的資源流向可再生能源的發展。要特別指出的是,一些人提出以「碳交易」(carbon trading)來取代「碳稅」,這是極其錯誤的。實踐證明,在歐盟實行了十年的「碳交易」制度成效遠遜預期。我們千萬不能再將寶貴的時期浪費在這個失敗的制度之上。
    2. 大力發展太陽能和風能等沒有二氧化碳排放的可再生能源:各國政府(當然也包括香港政府)應該透過直接資助、參與研發、免息貸款、稅務優惠等各種政策以推動可再生能源的發展。由於香港土地短缺,所以必須與鄰近的泛珠三角地區緊密合作,其間還要包括適當使用核電、「智能電網」(smart grid)的建設,和引人「自發自用、餘電上網」的「逆售電價」(feed-in tariff)等政策。
    3. 大力推行節能運動:辦法之一是推行「有賞有罰」的「累進性電費」和「累退性電費」收費制度,亦即「人均用電量」若高出某一水平即徵收較高電費,而低於這一水平的即徵收較低電費。其他方法包括限制汽車數目增長、全面轉用電動車、嚴格限制空調的使用等。促進本土農業以減少食物長程運輸做成的碳排放也是重要的舉措。(為了凸顯問題的嚴重程度,筆者曾多次半開玩笑的跟訪問我的傳媒說:「要有效對抗全球暖化危機,每四日供電四小時是一個方法。」)

     

    正如「350香港」在上月向香港特區政府所發出的公開信中指出(全文及六百多名聯署人士的姓名可於網站 www.350hk.org 找到),在推行上述的政策時,政府必須(1)開誠布公地透過各種渠道向市民大眾解釋事實的真相、以及(2)以各種特殊措施(如電費補貼),以保障社會的中、低收入家庭不會在這趟能源革命中受到傷害。就後者而言,除了人道的理由外,還有更強的道義理由:全球暖化災劫主要由地球上的富裕國家,以及每個國家每個社會中的富裕階層所做成,而不是由貧困的國家和階層所做成,但這些階層卻往往首當其衝成為環境災難的受害者。也就是說,無論是《巴黎氣候協議》中提到的資金緩助,或方才提到的電費補貼,都絕不是富人的施舍,而是道義上應作的賠償。

    「350香港」的未來工作方向,主要在於推動「全球去碳撤資運動」(Global Divestment Campaign, 請參閱http://gofossilfree.org/),亦即呼籲個人和團體再也不要投資在化石燃料產業之上,並將已作的投資盡快撤離。我們首要的目標是香港的八所大學,而初擬的口號是:「繼續投資化石燃料產業,便等於合資買繩給自己上吊!」與此同時,我們也會促使政府建設「綠色金融」市場,好讓撤資後的資金能夠更好的出路,也讓市場大眾能夠親身參與「綠色新世紀」的建設。

    如果你想參與這項「文明重建工程」,請盡快加入我們的行列!

  • 14Dec

     

    舉世觸目的聯合國巴黎氣候峰會終於結束。以下是「350香港」(11月29日香港氣候大遊行的主辦者)對往後形勢的分析和聲明。扼要言之,在對抗全球暖化危機的艱辛道路上,我們的抗爭才剛剛開始!

    無疑,與會各國皆認同必須將全球升溫控制在「遠低於攝氏兩度之內」(以工業革命前期的十九世紀中葉起計;如以今天起計即第於不能再升高攝氏一度),並提出了「1.5度」作為一個致力爭取的目標(即較今天不能再升半度!),總算是一個令人鼓舞的成就。但與此同時,協議中沒有列出任何具有國際約束力的減排目標,也沒有提到「低於兩度」的目標如何能夠達到,以至不少人(其中包括不少深諳氣候變化的科學家)極其憂慮,這個《巴黎協定》是「口惠而實不至」,最終只會像十八年前《京都議定書》中的減排方案一樣,完全無法兌現而不足以力挽狂瀾。

    事實上,正如不少學者指出,按照各大排放國在會議前經已提交的「自願承諾貢獻」(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未來數十年的全球升溫將會達攝氏3度或以上,而不是大會所定的「低於兩度」,更遑論低於1.5度。

    不錯,形勢是極其險峻的。但我們沒有條件悲觀,因為這兒牽涉的是人類文明的前途,亦即我們所有子孫後代的命運。「350香港」認為,認識問題的本質,是解決任何問題的第一步。但很可惜,從負責環保政策的政府官員到大眾傳媒,都絕少將問題的本質向人民清晰交待。現在便讓我們看看,面對我們的實在是一個怎樣的問題。

    首先,攝氏兩度為什麼是一個不可逾越的危險線呢?原來按照科學家的研究,升溫一旦超越兩度(或更嚴格的1.5度),但很可能會觸發自然界中一些不可逆轉的惡性循環(例如凍土大規模融解釋出大量甲烷氣體,至令全球暖化加劇至令更多凍土融解…),最後令全球溫度飊升至一個完全不適合人類居住的地步。

    直至現時為止,全球暖化的主要禍魁仍然是人類大量燃燒化石燃料(煤、石油、天然氣)所釋放的二氧化碳。因為人類的活動,二氧化碳在大氣層中的含量,已從十九世紀中葉的百萬分之280,增加至今天的百萬分之400(增長達40%之多)。計算顯示,要把地球的進一步升溫控制在攝氏一度(不要說半度)之內,我們必須把二氧化碳的增長控制在百萬分之450之內。由於現時的增長速率約為每年百萬分之3左右,也就是說,我們至多只有十多年的時間以阻止災難的發生,而《巴黎協定》以2020年作為大力減排的起始點,對於迫在眉睫的這個危機實在是太遲了。

    接著下來我們必須認識的一點是,如果我們要把二氧化碳水平控制在百萬分之450之下,那麼百分之八十全球已知的煤炭蘊藏量,以及百分之五十全球已知的石油蘊藏量,便必須原封不動地保存在地層下,而不得被開採和燃燒。

    從另一個角度看,要把升溫控制在安全水平之內,全球超過四成的火力發電廠必須在2030年之前停止運作,而超過八成必須在2050年之前停止運作。

    至今,大家開始看到我們面對的問題是多麼嚴峻了吧?

    當然,人類的文明不可能沒有能源支撐。那麼讓我們再從另一個角度看。今天的太陽能、風能和地熱等沒有二氧化碳排放的清潔能源,只佔全球能源供應的2%。也就是說,即使我們的能源消耗量能夠保持不變(透過提升能源使用效率和大力節能),要在本世紀中葉全面取締化石燃料,我們便必須把這些清潔能源(可再生能源)的發電總量,在未來35年內提升50倍。

    沒有可能嗎?這兒我們終於有一個好消息,那便是地球從太陽那兒接收的能量,實較全球的能源消耗量大八千倍。也就是說,地球在一個半小時內所接收的能量,已足夠人類全年之用。

    接著下來是一個壞消息,全球的化石燃料產業(包括不少富可敵國的超級跨國企業王國)發展已有百多年,它們的資產值較不少第三世界國家的國民生產總值還要高,而大量投資者(包括大量的退休保障基金)都有巨大的利益牽涉其中。要取締化石燃料,便必然觸動這些巨大的利益。如何能夠不引起太大動盪地「杯酒釋兵權」,是對各國領袖的決心、魄力和智慧的巨大挑戰。

    沒有了以上的認識,所謂「控制在兩度之內」,便只是自欺欺人的癡人說夢,跟繼續做駝鳥基本上沒多大分別。

    (待續)

     

     

     

  • 02Dec


    2015年10月29日的「全球氣候大遊行」完滿結束,但「350香港」(www.350hk.org)為響應巴黎氣候峰會的工作未有完結。昨天晚上(12月1日),成員之一的龐愛蘭趁出席一項名叫「齊心論壇」的活動時,把我們所發起的《致香港特區政府的公開信》氣候聯署親手遞交予特首。以下是公開信的內容和聯署名單。

    看畢公開信後,大家可以考考自己:你可以在聯署名單中找到以下的人仕嗎?

    • 法國駐港總領事
    • 立法會主席
    • 立法會議員(現任及前任)
    • 區議會議員
    • 前天文台台長
    • 前科學館館長(也是前澳門科學館館長)
    • 香港著名極地探險家
    • 看港著名鋼琴家兼音樂教育工作者
    • 大學教授
    • 大學的學生事務長
    • 中學校長
    • 著名女歌手
    • 著名科幻小說作家
    • 神父
    • 牧師
    • 環保團體主要負責人
    • 資深傳媒人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

    氣候變化已經成為人類當前最嚴峻的挑戰。我們謹此聲明,作為市民大眾的我們,願意犧牲短期個人經濟利益,以確保我們的子女和未來世代能夠避過浩劫,安居樂業。

    我們在此強烈呼籲,特區政府應該:
    1.        盡快大力推行各種環保和節能的措施;
    2.        竭力開發各種低碳的清潔能源,以取代化石燃料;
    3.        由環境局局長黃錦星先生率領的香港代表團,在即將召開的巴黎氣候峰會上,全力支持能夠有效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國際協議。

                我們亦強烈要求,在推行上述政策同時,政府亦必須向市民大眾全面和深入地進行宣傳教育,並充份照顧到社會基層的利益。

    一群關心社會發展的香港人

    簽署人:

    蔡俊民 黃偉賢 羅宙文 嚴家嗚 Hoh, Dorothy
    蔡美碧 黃雅麗 駱志廣 嚴駿豪 Hon, Hing Wa
    蔡錫昌 黃耀明 馬翠儀 楊寶熙 Hon, Vanessa
    蔡志忠 黃英琦 馬東昇 楊大偉 HuangYi Ying
    曹祺仲 黃愈軒 馬璟澄 楊恩霆 Hui Pong
    曹世華 黃元山 馬浠哲 楊豐源 Hui, Heidi
    曾凱婷 黃長安 馬詠詩 楊光宇 Hui, Luca
    曾瑞明 黃兆倫 馬詠欣 楊檢馨 Hui, Luke
    曾憲江 黃兆雄 馬智江 楊美琪 Hui, Sam
    曾祥英 黃志淙 麥藹儀 楊啟榮 Hui, Susanna
    曾艷明 黃子健 麥家凱 楊孝華 Ip, Man
    曾逸靖 黃子鍵 麥樂鈞 楊學明 James
    曾玉芬 黃子輿 麥理信 楊燕玲 Ko Chi Kin
    曾鈺成 霍啟東 麥禮新 楊芷杰 Kwok, Alfred
    沈國樑 簡頌輝 麥洛新 姚松炎 Kwok, Gabee
    沈君澤 江如貴 麥明樂 姚蔚妍 Kwok, Maggie
    沈鑫才 江忠德 麥雅儀 葉賜權 Lai Gloria
    沈旭輝 姜炳耀 麥永開 葉恩明 Lai Man Che
    沈鎮康 孔慶玲 毛孟靜 葉漢明 Lai So Kei
    陳愛慈 鄺慧娟 毛錫強 葉朗年 Lai, Coffee
    陳愛彌 鄺偉良 莫敬忠 葉書銘 Lai, Justin
    陳寶珊 鄺芯妍 莫劉勇 葉偉明 Lam Lok Yin
    陳碧蓮 鄺志文 倪聰(倪匡) 葉穎如 Lam, Alex
    陳炳輝 賴以尊 歐陽英輝 余錦佳 Lam, Cici
    陳大福 賴振鴻 潘邦榮 余遠騁 Lam, Joanna
    陳漢柱 黎愛怡 潘大為 郁德芬 Lam, Victor
    陳翰奇 黎廣德 潘迪勤 袁惠琼 Langford, Trevor
    陳鶴安 黎名川 潘海濤 袁彌明 Lau Wai Ying
    陳慧芳 黎明豪 潘朗霆 袁勤妹 Lau, Edwin
    陳家織 黎淑賢 潘昭強 袁蓁 Lau, Jo
    陳建隆 黎思鉅 龐愛蘭 詹志勇 Law, Tony
    陳建榮 黎希暘 彭家雯 張百鳴 Lee Yuk Cheung
    陳建中 黎卓延 彭嘉麗 張寶華 Lee, Cathy
    陳健華 李柏鴻 彭竣煒 張翠容 Lee, Chris
    陳靜雯 李家榮 彭康兒 張景達 Lee, Larine
    陳麗莹 李健中 彭奕彰 張良江 Leung, Cecil
    陳龍生 李孔嘉 彭翊綸 張玿于 Leung, CY
    陳茂峰 李莉 綺明 張淑冰 Leung, Felicity
    陳美娟 李麗芬 區國權 張偉民 Leung, Joanna
    陳敏琪 李麗儀 區家麟 張文瀾 Leung, Joyce
    陳念慈 李沛誠 區今荔 張秀賢 Leung, Timothy
    陳瑞華 李綺華 區熙倫 張玉珍 Leung, Yamme
    陳瑞蓮 李權峰 區逸芝 張韻琪 LeungKa Man
    陳绍明 李少樂 區紫珊 張志遠 Li, Amy
    陳偉輝 李少鸞 容珮瑩 張自劻 Li, carmen
    陳鋈鋆 李淑玲 容永祺 趙仲廉 Li, Ding
    陳小薇 李舜宜 容智健 甄榮磊 Li, Dora
    陳曉峰 李琬婷 阮穎嘉 甄韋喬 Lo Ngan Yung
    陳曉蕾 李偉才 邵雅 甄偉健 Lo, Christine
    陳曉莉 李煒然 施嘉達 鄭恩強 Lo, Gloria
    陳徐守淇 李雯霏 施永青 鄭暉燕 Luk Ling Luk
    陳訓廷 李月環 石海慧 鄭際湧 Luk, Carson
    陳逸苓 李昭浩 石鏡泉 鄭俊生 Luk, Michelle
    陳永勤 李正芬 蘇嘉豪 鄭凱倫 Ma Fung Yan
    陳永勤 李正儀 蘇嘉儀 鄭敏瑜 Ma See Wing
    陳佑德 李志雄 蘇偉和 鄭榮楷 Ma, Melody
    陳裕華 李卓人 蘇兆麟 鄭生來神父 Ma, Xoni
    陳芷盈 李紫婷 談藝 鄭偉星 Mak Chi Kit
    陳祉晴 連銘英 譚偉綽 鄭亦妤 Mak, Pauline
    陳志恆 連秀華 譚文迪 鄭毓熙 Mak, Rolland
    陳子健 梁彩金 譚新順 鄭約恆 Mak, Russell
    程炳沛 梁冬陽 譚永發 鄭約民 Mandy
    程翠華 梁鴻德 譚裕民 鄭卓然 Mansukhani, Hiro ( 文崇禮 )
    戴沛權 梁潔卿 陶建元 鍾愛蓮 McNally, Ellen
    戴世材 梁敬文 王丹青 鍾惠玲 Meriguet, Vivian
    鄧國亮 梁沛霈 王金國 鍾瑞珍 Meyer, Kenneth
    鄧錦明 梁榮武 王文華 鍾曉烽 Meyer, May
    鄧愷淇 梁桑 王文傑 鍾詠儒 Mok, Chloe
    鄧麗萍 梁少芳 王陽翎 周澄 Mouritzen, Nima
    鄧燕梨 梁舒婷 王永雄 周峰 Ng Man Hin
    鄧哲平 梁舜雯 王子雲 周果芯 Ng So Kuen
    董格 梁添 衛翰戈 周旻諺 Ng Suet Mui
    董秋雯 梁偉明 魏華星 周偉立 Ng Wing Tung
    杜敏玲 梁小慧 魏志豪 周希晉 Ng, Nathan
    方章豪 梁穎紫 文浩天 周月翔 Ngan, Doris
    方子華 梁詠瑄 文潔華 周兆霖 Pang, Huey
    馮冠業 梁志昌 文潔瑩 周兆詳 Ptak, Pauline
    馮幗英 梁竹珊 吳炳榮 朱家偉 Ptak, Roderich
    馮漢新 廖寶貝 吳恩融 朱小寶 Rosati, Elissa
    馮家強 廖美瓊 吳冠君 朱永基 So Yan Kei
    馮金洪 廖新偉 吳惠玲 莊陳有 Swain, Rosita
    馮綠恩 廖新雄 吳嘉儀 莊堅柱 Tai, Michael
    馮美玲 廖逸文 吳美儀 莊錦文 Tam, Michael
    馮正光 廖玉瓊 吳倩儀 Ami, Sara Tang Kam Ming
    傅聆 林超英 吳庭俊 Au, Alex Tang, Clara
    甘曉峰 林楚海 吳衛成 Au, Amy Tania, Willis
    高智揚 林健枝 吳亞成 Bergsten, Josefina To Chun Kit
    葛珮帆 林錦輝 吳永康 Berti, Eric To, Allen
    古錦盛 林珏俐 吳永泰 Blondeau, Robin Tsang, Albert
    古偉牧 林庭輝 吳祐甯 Cavelier, Sarah Tse Lok Yan
    官榮福 林文彬 吳宇光 Chan Tze Shan Tse, Debbie
    關凱怡 林熙悦 吳子豪 Chan Yu Shek Tse, Peryl
    關心妍 林曉蕊 伍超朋 Chan, Clement Tse, Tony
    郭劍雄 林新健 伍海燕 Chan, David Tsoi, Anny
    郭秀妍 林雨陽 伍慧芬 Chan, Dora Wan Yi Qing
    韓春燕 林章偉 伍慧珠 Chan, Jacky Wang Pin Han
    何鳳儀 林兆倫 伍凱誠 Chan, Jovy White, Steven
    何家明 林珍珍 伍美琴 Chan, Queenie Wong Chiu Yi
    何嘉寶 林致良 伍倩彤 Chan, Tf Wong Mei
    何美欣 林子盛 伍思明 Chan, Tommy Wong, Cambridge
    何淑兒 林子堯 伍素芬 Cheng, Anne Wong, Justein
    何維興 凌浩德 伍軒正 Cheung Hoi Man Wong, Maurice
    何秀蘭 凌善彤 蕭若元 Cheung Ka Wai WongEmily
    何卓軒 劉冰儀 蕭穎兒 Cheung Yan Chi Wu, Ronald
    洪麗貞 劉采彤 蕭智剛 Cheung, Ada Yan, Po
    洪詠慈 劉翠雲 謝傲霜 Cheung, Alan Yeung, Leo
    胡寶玲 劉嘉鴻 謝翰寧 Chia, Galvin Yik, Wilson
    胡國賢 劉健慈 謝家駒 Chiu Lai Wan Yim, Micko
    胡嘉文 劉勵超 謝樂君 Chiu, Alan Yu Hin Pik
    胡禮文 劉啟漢 謝樂寧 Chiu, Gary Yu Tin Yau
    胡詠文 劉天賜 謝樂欣 Chow Kwan Yu Yu, Carol
    黄博文 劉文聰 謝孟芝 Chu, Nerissa Yuen Catherine
    黄燦林 劉文慧 謝敏姬 Chung, John Yuen, Ben
    黄國強 劉秀成 謝瑞芳 Crowther, Louise Yuen, Josephine
    黄靜堅 劉宇隆 謝偉國 Di Pace, Victoria Yung, Crystal
    黄兆雄 劉振邦 謝渭文 Feeney, Erin Zimmerman, Paul ( 司馬文 )
    黃家豪 劉芷晴 謝卓容 Fong, Alan
    黃金耀 劉志剛 謝子峰 FongChuen Sum
    黃靜堅 劉卓妍 謝子琪 Fu Sze kwan
    黃凱珊 劉自荃 熊少康 Fung, May
    黃明松 龍子維 徐彼德 Fung, Sofia
    黃沛林 盧珮芝 徐榮耀 Fung, Vinci
    黃啟聰 盧啟源 徐瑩 Glasspool, Margaret
    黃瑞安 盧應輝 許廷峰 Ha Pui Shan
    黃紹明 陸凌綠 許玉英 Ho, Carole
    黃詩懿 陸綺媚 顏若婷 Ho, Sunny
    黃庭芳 羅芳宏 顏欣欣 Ho, Vervei
    黃菀參 羅乃新 嚴惠深 Ho, Wai Chit

     

    Total: 628

     

     

  • 30Nov

       一趟歷史性的創舉 —

    巴黎氣候峰會的香港響應

    籌備了三個多月的「全港氣候大遊行」終於在昨日順利舉行,以下是我作為「350香港」召集人所撰寫的新聞稿:

     

    「在聯合國巴黎氣候峰會召開的前夕,新成立的香港民間組織「350香港」於昨日 (11月29日)舉行了一趟史無前例的「氣候大遊行」,遊行隊伍於下午3時在中環9號碼頭出發,之後沿添馬公園海傍,最後至灣仔金紫荊廣場作結。

    是次遊行人數約六百多,支持團體近二十個,起步嘉賓約四十名,其中包括了社會各界的知名人士。出發前,法國駐港總領事Mr. Eric Berti 和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皆作了簡短發言,強烈敦促參與巴黎峰會的各國代表克服分歧,共同採取切實有效的措施,以對抗全球暖化危機。

    主辦者「350香港」復指出,遊行以外還有一封向香港政府發出的公開信,內容呼籲政府盡快推行節能減排的措施,並大力發展可再生能源以取代化石燃料,而作為市民的我們,『願意犧牲個人的、短期的經濟利益,以換取子孫後代的長遠福祉』。現時參與聯署的已近七百人,如果大家仍未簽署,請盡快登入網站 www.350hk.org 進行聯署。

    是次遊行的標語和口號甚具創意,它們包括:

    氣候災劫迫在眉睫、極速去碳刻不容緩

    巴黎峰會存亡一戰、勿將子女推向深淵

    踢走化石燃料、擁抱清潔能源

    不分左中右、齊心救氣候

    高兩度、唔對路

    自己地球自己救

    全球暖化鐵證如山、節能減碳刻不容緩

    遊行隊伍中亦不乏外籍人士,他們的口號包括:

    Give Me Back My Winter!

    Make Fossil Fuel History

    We Have No Planet B

    Divest for Our Future 等等。」

    筆者想借此機會,感謝所有支持是次活動的近二十個團體(名單可於 www.350hk.org 找到),同時更要感謝一眾籌委成員和義工,是他(她們)無償地付出了大量的時間、精力和心血,是次活動才能得以順利完成。讓我在此衷心的說一聲:謝謝!

    為了籌辦這次活動,筆者現時稿債如山!看來我要閉關一段頗長的時間,才可再與大家會晤了。

    多謝支持!後會有期!

  • 20Oct

    近十多年來,全球暖化的速度較大部分科學家的預測還要迅速。從上圖可見,自有可靠氣象紀錄以來,全球最熱的十年全部都出現在1998年之後!

    去年2014年的全球溫度,已經破了2005和2010年的而成為史上最熱的一年。但按照美國國家海洋及大氣研究總署( 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的最新推斷,今年2015年,很有可能會打破去年的紀錄而再創新高。

     

    同樣超越科學家預測的是海平面上升的速度。最新的研究顯示,1900~1990年間,海平面平均每十年上升1.2厘米,但到了今天,已經加快至每十年上升3厘米,而且這個速率還在增加。

    我們還需要多少警告才肯採取行動呢?如果今天不再站出來,那麼明天…。多年前,筆者寫了一個科幻短篇故事,稱為〈對不起,明天被取消了!〉。我真的希望這不會成為真實世界的寫照。

    上星期,筆者在此一連發表了〈巴黎峰會存亡一戰〉、〈勿將子女推向深淵〉和〈全球氣候大遊行〉三篇文章。但最後一篇所包含的聯署和遊行登記網上連接,在當時仍未建設妥當。今天,經過一班朋友的努力,這些網站已經啟動。過去兩天,筆者已經把以下這個訊息透過電郵和面書發送給數十個社交群組,也謹請大家透過以下的連接以行動作出支持!

    敬啟者:

     

    懇請您花兩、三分鐘時間閱讀以下的邀請信,並支持有關的行動。完成後,亦請您將本訊息廣為發放,謝謝!

    邀請信:

    致        所有愛護大自然和關心人類前途的朋友:

     

    由全球暖化導致的氣候變化危機,已經成為人類當前最嚴峻的挑戰。如果我們無法盡快有效回應這項挑戰,則我們所追求的經濟發展、繁榮安定、社會公義、世界和平等目標,最後都會成為泡影。巨大的生態環境災難將會導致更為巨大的人道災難,而世界將會陷入長期的動盪與紛亂。

     

    儘管既得利益集團竭力營造「未有共識」的假象,但絕大部分參與研究的專家同意,人為排放的溫室氣體,是氣候變化的元兇。

     

    2009年在哥本哈根召開的國際氣候會議沒有獲得預期的成果。今年底在法國巴黎召開的聯合國氣候峰會(11月30日至12月11日),將是人類化解這場危機的最後機會。

     

    時間已經無多。科學家的研究顯示,假如我們不盡快棄用煤和石油等化石燃料,而任由二氧化碳的排放繼續高速增長,隨了全球不斷增溫所帶來的各種災害(熱浪、山火、旱災、水災、物種消失、農業減產、海平面上升…)之外,我們還極有可能觸發大自然某些一發不可收拾的惡性循環(如凍土全面融化釋出大量甲烷氣體,令溫室效應全球暖化變本加厲…),最後令地球無法再適合人類安居。

     

    計算顯示,我們至多只有十至十五年左右來扭轉現時的發展趨勢,而每一刻的延誤,都會令扭轉所需的經濟成本和社會成本大為增加。

     

    為了喚起世界人民對這個危機的關注,也令各國的領袖能夠克服分歧齊心協力達成有效的減排協議,一個名叫 350.org 的國際組織呼籲全球於巴黎氣候峰會前夕的1129,在世界各地發起「全球氣候大遊行」(Global Climate March)。作為350.org 的香港分支,「350香港」與一班熱心人士將於是日下午3 時舉辦這次遊行,路線由中環天星碼頭(9號碼頭附近)出發,途經政府總部對開海旁,最後在灣仔會展中心的金紫荊廣場結束,預計全程約需兩小時。我們的遊行口號是:

     

     踢走化石燃料、擁抱清潔能源!

     

    謹在此誠邀 你出席這次意義重大的遊行,以示香港人和世界其他地方的人並肩攜手對抗挑戰。大會將會按照上述口號製作大型橫額,但你也可自備標語,只要不抵觸或偏離遊行主題即可。

     

    與此同時,我們亦會以聯署方式向香港特區政府發出公開信。假如你無法出席遊行,也懇請你參與聯署,以表示我們對抗全球暖化危機的決心(最好當然是既參與聯署也出席遊行)。公開信的內容如下: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

    氣候變化已經成為人類當前最嚴峻的挑戰。我們謹此聲明,作為市民大眾的我們,願意犧牲短期個人經濟利益,以確保我們的子女和未來世代能夠避過浩劫,安居樂業。

    我們在此強烈呼籲,特區政府應該:

    1. 盡快大力推行各種環保和節能的措施;
    2. 竭力開發各種低碳的清潔能源,以取代化石燃料;
    3. 由環境局局長黃錦星先生率領的香港代表團,在即將召開的巴黎氣候峰會上,全力支持能夠有效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國際協議。

                我們亦強烈要求,在推行上述政策的同時,政府亦必須向市民大眾全面和深入地進行宣傳教育,並充份照顧到社會基層的利益。

    一群關心社會發展的香港人

    簽署人:(你的名字)

     

    1.      願意加人聯署的朋友請往以下網頁登記(請盡量輸入中文姓名,或你願意公開的名字):

    http://goo.gl/forms/HKLglBQ9Vq

    2.      願意加入遊行的朋友則請登往以下網頁登記:

    http://act.350.org/event/global-climate-march_attend/11182
    即使你不打算行畢全程,出席開步禮的大合照也是好的。謝謝!

     

    「350香港」召集人 李偉才(李逆熵)

    前 香港傑出青年協會主席、天文台高級科學主任、香港大學助理教授

    www.350hk.org

     

    巴黎峰會存亡一戰、勿將子女推向深淵!

     

  • 04Mar

    最近收到朋友的邀請,為一本名叫《香港在地農業讀本》的新書作序。我在閱讀文稿後,覺得確實藉得向大家推薦,所以一口答應了。以下是便是我花了大半日時間所寫的:

     

    文明重建中的香江農情

     

            近年來,我對資本主義的批評隨著我對這種制度的認識不斷升級,一些好友跟我說:香港是最為標榜資本主義的城市,你這樣做只會徒勞無功。我的回答是,在阿西莫夫的鉅著《銀河帝國三部曲》之中,最隱蔽的對抗「基地」,不是位於銀行系偏遠的某個星球,而是位於帝國的心臟:首都星球川陀(Trantor)。同理,最為標榜資本主義的城市,當然也可以成為對抗資本主義的重要基地。

     

    事實上,在曾蔭權提出要把香港打造成國際金融中心(「紐、倫、港」)之後不久,即有人倡議「農業復耕」運動,其顛覆性也不遑多讓。老實說我沒有這些人的「在地」和身體力行,因為我的興趣始終較側重於歷史和理論分析,但我於2011年出版的《喚醒69億隻青蛙 — 全球暖化內幕披露》中提出的多項建議,其中即包括了「打破全球農產企業(global agribusiness)對糧食生產的壟斷;重建農民的自尊與自主權,扭轉過往過度發展的「以農養工」和「以鄉養城」的發展模式。」(246頁)三年後,我在《資本的衝動 — 世界深層矛盾根源》之中亦作出了同樣的呼籲。荒野中的呼喚?這本書的出版,證明荒野中是有回響的,而且這種回聲正愈來愈大。

     

    有人說香港的「雨傘運動」導致了年輕一輩的「後物質主義時代」;其實在西方,這種變化早於「後零八金融海嘯」的「佔領華爾街運動」中已啟其端。而從全球暖化導致生態環境災劫的角度出發,筆者數年前已提出了「文明重建」這個口號,我曾於香港大學主持的一個通識課程,即稱為「廿一世界文明重建計劃」。

     

    在以往,我也曾被「發展與保育」之間的矛盾所困惑,但今天,我已明白這個矛盾即使不是百分之一百虛假,也起碼是百分之九十虛假。真正的矛盾是「發展商」與「保育」之間的對立。而發展商之要不斷發展以至整個地球毀滅為止,不是因為他們是妖魔,而是因為商業競爭導致無休止的資本膨脹、技術變革導致人手過剩消費不足、以及銀行「存、貸息差」這些「資本衝動」背後的硬邏輯使然。

     

    所有當權者(以及主流經濟學家)都說「祇有把經濟這個餅做大,我們才能有足夠的資源來解決社會上的種種問題(特別是貧窮問題)」,卻從來沒有說這個「餅」要大到甚麼地步才足夠。如今我可以明確的告訴大家,答案是:無限大!我們面對的問題是:沒有了經濟增長,資本主義便會死亡;經濟繼續增長,孕育人類的大自然便會死亡。這是一場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的鬥爭。

     

    農業鬥士和環保鬥士其實都是社會鬥士,這場鬥爭既牽涉巨大的利益衝突,也牽涉到更為巨大的意識型態分歧。這本書包含了大量珍貴的資料和獨到的觀點,可以讓我們在這場鬥爭中更好地裝備自己。但可能由於篇幅關係,書中雖然提到了「新自由主義」下的「去監管」、「私有化」和「市場主導一切」等浪潮,卻沒有對有關的爭議作進一步的闡述。但如果我們沒有足夠的理論水平(包括披著「全球化」羊皮的新帝國主義下的國際勞動分工論),便無法駁斥這些為權貴張目的歪理,所以我十分鼓勵大家在閱畢這書後,繼續對有關的理論作出鑽研。

     

    北美印度安的克里族人有一句箴言:「祇有當我們砍掉最後一株樹、擄獲最後一尾魚、以及毒化了最後一條河之後我們才會發現,原來金錢是不能用來充饑的。」讓我們攜手同心,以香江濃情推動「在地本土農業」,令大地布滿更多青蔥的樹木、河裡暢游著更多的魚群、河水變得更加為清徹可鑑。

      偉才(李逆熵)

    2015年3月3日

     

  • 17Feb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dr-eddy-lee-李偉才博士-李逆熵/極速去碳刻不容緩-關乎世界安危的一項聯合聲明和強烈呼籲/852829731444298

     

    極速去碳、刻不容緩 — 關乎世界安危的一項聯合聲明和強烈呼籲

     

    過去百多二百年,基於媒和石油等化石燃料,人類締造了空前的物質繁榮。但早於上世紀八十年代科學家已經發出警告,指出這些燃料的大量燃燒,正導致二氧化碳排放的急劇增長,而這會透過「溫室效應」,導致全球增溫和氣候反常的嚴重後果。

     

    三十多年來,情況的惡化遠超科學家的預期。今天大氣層中的二氧化碳含量已較十九世紀中葉增加40%,較二十世紀中葉增加27%,而由此導致的全球增溫已近攝氏一度,海水的膨脹和陸地冰雪融化則令海平面上升超過20厘米。按照聯合國專家組於2012年發表的最新報告,如果這種趨勢持續,到2100年,全球溫度將較今天的上升近5度,而海平面則會上漲達1米。這些巨大變化將帶來一連串的生態環境界災難。

     

    科學家指出,要避免巨大災難的發生,我們必須在2050年之前把二氧化碳排放量減低至今天的20%或以下,而一個中期目標是在2030年把排放量減至今天的60%以下。但現實卻是,全球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仍不歇地增長而沒有絲毫減緩的跡像。形勢已經非常嚴峻,每一刻的拖延都會令減排的社會成本上升和災難的風險急增。

     

    簽署於1997的《京都議定書》是第一份國際減排協議,但因各國的利益衝突沒有得以落實。2014年底在北京召開的亞太經濟合作會議期間,中、美兩國發表了《中美氣候變化聯合聲明》,為問題帶來一線曙光。但即使聲明得以全面落實,仍是不足以對抗全球暖化的威脅。作為人類的一分子,我們已經不能單靠政府的領導,而必須以全民運動的形式來回應這項史無前例的挑戰。

     

    一項我們可以做也必須盡快做的事情,是不再投資在任何與化石燃料有關的企業之上,也應盡快拋售所有有關的投資產品。外國的公民團體已經將2015年的13、14兩日(因要照顧時差)定為「全球(化石燃料)撤資日」(Global Divestment Day)。只要我們上下一心作出響應,這會發出一個強烈的社會訊息和市場訊息,就是我們不會犧牲後代子女的福祉來換取眼前的利益,而化石燃料產業是沒有前途的。只有這樣,社會的資源才會快速地由化石燃料產業流向減低二氧化碳排放的清潔能源沒有二氧化碳排放的清潔能源(如太陽能、風能等)產業,令人類避過生態環境崩潰的厄運。

     

    我們在此作出一個承諾及一個呼籲。我們承諾在2015年結束之前,會把一切與化石燃料產業有關的個人投資出售。與此同時,我們呼籲所有市民和所有團體都作出同樣的行動。具體來說,我們呼籲所有非政府機構包括環保團體、慈善團體、宗教團體、教育團體、藝術團體、體育團體等等作出響應。更具體一點,我們呼籲香港八間大學肩負起它們的社會責任,就像不再食用魚翅一樣起著帶頭的作用,將它們投資於化石燃料產業的所有資金撤走。這將會起著一個重要的示範作用,帶動社會的意識和風氣,令我們在對抗全球暖化危機的漫長而艱辛的路途上邁出重要的一步。

     

    發起人

    李偉才、麥永開、毛錫強

     

    以下是最新的聯署名單 (排名按姓氏筆劃序, 簽署人會不停增加):

     

    簽署人(2015-02-17)

    文潔華、方子華、方章豪、毛錫強、朱自強、朱明中、白錦輝、李文霏、李宇森、李偉才、李琬婷、李樂民、何俊輝、林致良、林庭輝、吳永康、吳炳榮、吳進坡、吳嘉儀、吳思朗、易威遠、洪詠慈、洪麗貞、姚蔚妍、馬斯永、陳仲良、陳金城、陳念慈、陳卓賢、陳佩珊、陳訓廷、陳裕華、陳碧蓮、陳瑞華、陳微薇、陳慧芳、陳豪、陳曉蕾、鄔松熹、梁冬陽、梁沛霖、梁家怡、梁榮武、梁懷恩、徐守淇、袁漢榮、陸凌綠、展晴、張偉良、張寶華、黃宏燈、黃明松、黃啟聰、麥永開、麥家凱、麥禮新、麥藹儀、葉恩明、葉慶良、馮美寶、曾憲江、彭凱恩、傅智章、詹志勇、甄永樂、甄榮磊、甄偉喬、甄偉健、董格、鄭依依、鄭偉才、鄧紹偉、潘昭強、廖勺賢、廖梓延、廖新偉、廖寶貝、劉天賜、劉秀成、蔡耀明、黎明豪、黎淑賢、 盧健熙、 歐陽英輝、鄺芯妍、謝子祺、謝家駒、謝偉國、謝偉韜、龍子維、戴世材、蕭智剛、龐愛蘭、嚴駿豪、Gloria Lo

  • 07Jul

    我們每一刻都受著「物理現實」(physical reality)和「社會現實」(social reality)的制約。前者不會按人的意願改變,但後者則是人的創造物,它既包含著事物的內在邏輯,卻也包含著人的主觀抉擇。然而,當一種「社會現實」長時間成為主流,我們便很易以為它就像日出日落般理所當然。我們甚至會像深海生活的漁,根本不知自己活在深海。

     

    過去數千年來,被視為天經地義的世襲帝制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而過去數百年來,以利潤為本的經濟制度亦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我們可能沒有想過,從農業革命起計,人類的經濟活動至今已有過萬年的歷史。而即使以蘇美文明起計,也有六千多年的歷史。在這漫長的時間裡,利潤在人類的經濟活動中並無重要的角色。

     

    最早期的經濟活動如農耕和捕魚等都以自給自足為主。隨著文明發展,互通有無的市場交易令人類的物質生活更為豐足,而貨幣的發明則令市場活動更加順暢蓬勃。但即使分工導致了木匠、鐵匠、紡織、燒瓷、釀酒等行業的出現,從事這些行業的主要目的都是為了養妻活兒。當然,生意成功收入增加,自可進一步改善生活。但總的來說,做生意賺錢是為了生活(豐衣足食)而非為了利潤本身。

     

    但自從資本自義興起的這四、五百年以來,人類的文明出現了本質的變化。「利潤」成為了人類經濟活動的主調。在以往,互通有無(或錦上添花)的「市場經濟」只是人類經濟活動的一小部分。到了今天,以追逐利潤為主的市場經濟已差不多成為經濟活動的全部。

     

    按照社會學家卡爾‧博蘭尼(Karl Polanyi)在他的經典之作《大轉型》(The Great Transformation, 1944)之中的分析,「市場」(market)這個工具被無限擴充,而變成了涵蓋一切的「市場經濟」(market economy);而現代社會則變成了一切以利益關係為依歸的「市場社會」(market society)。

     

    在今天,「利潤動機」(profit motive)被看成為一切經濟活動的原動力,似乎沒有了它,一切經濟活動便會停頓下來。留意「利潤」在此的定義並非透過「公平交易」所帶來的可以「養妻活兒」的收入(即使收入是如何的豐厚),而是在這個水平之上的額外收益。這些利潤的最大用處,是可以把生意做大從而賺取更大的利潤。也就是說,利潤的追逐本身已從一種手段變成了一種目的。

     

    現代文明是一個利潤掛帥的文明,不了解這一點便無法了解現今世界的本質。

  • 28Jan

    我們常常聽人說,人的本性是自私的,而世界的本質就是弱肉強食,只有優勝劣敗,哪有甚麼公平可言!

    過去數十年來,科學家的研究顯示,自私固然是人的天性,但追求公平也是人性的一部分。

    一九八二年,兩名社會心理學家設計了一個名叫「最後通牒」的遊戲(Ultimatum Game)。遊戲是這樣的:面對著甲、乙兩個不相識的參與者,一名實驗人員把一筆錢(如一百塊錢)交予甲方,並著令他把錢任意地分給自己和乙方。遊戲的規則很簡單:如果乙方接受這個分配,甲、乙兩人即可把錢拿走;但假如乙方拒絕接受這個分配,則實驗者會把錢收回,而兩人將一無所有。

    實驗的結果既可說在情理之內,卻也甚為發人深省,甚至動搖著主流經濟學的根基。實驗者發現,無論參與者的種族、文化、宗教、性別或社會地位為何,他們絕大部分都不會選擇一個非常懸殊的分配比例。就甲方而言,他們很少會說:「我拿99元,你拿1元吧!」而就乙方而言,也沒有人會接受這樣的分配。

    事實上,乙方的接受程度,往往視乎分配比例有多公平而定。50:50的分配是所有人都會接受的。60:40(甲佔60%、乙佔40%)亦然。但到了70:30,一部分作為乙方的人已經會覺得不公平而拒絕接受。而假設甲方提出的比例是80:20或是更懸殊的話,幾乎肯定會遭到乙方拒絕。

    按照傳統經濟學的基本立論,這是一個十足奇怪的結果。因為即使甲方分給乙方的只是一塊錢,這對乙方來說也是一項不努而獲的「效益」(utility)。在理性的「經濟人」(Homo economics)假設底下,人總會追求效益的最大化,因此拒絕接受分配是非理性的行為。但上述的實驗顯示,人類天生的一種「公平心」(sense of fairness),會令他寧願犧牲原本可以不勞而獲的金錢,以「懲罰」甲方這種不公平的行為。

    進一步的研究顯示,這顆追求公平的心不單限於人類。原來即使在動物界 ——當然限於較高等的物種,也同樣有一顆追求公平的心!

     

    其中一個最有趣的實驗,是科學家找來了一群生於中、南美洲的卷尾猴(capuchin monkeys),然後以食物獎賞來誘導牠們進行一些「交易」活動。(之所以找這種猴子,是科學家發現牠們在野外已常常有相互合作的行為。)

    實驗員首先把一些石塊交給猴子,然後以一片青瓜來跟猴子交換石塊。不用說,猴子很快便學會這樣做,也當然十分樂於這樣做。但假如在交出石塊時,實驗員對其中一些猴子給予的不是青瓜而是更為美味的葡萄,則其餘的猴子會表現得非常不滿,一些甚至會拒絕往後的交易活動。更有趣的是,如果牠們繼續合作而仍然只是得到青瓜,一些猴子會把那片青瓜扔掉,甚至會把它擲回給實驗員!

    這實在是一個頗為出人意表的結果。因為對猴子來說,即使青瓜沒有葡萄那麼美味,但總比甚麼也沒有好得多。顯然,牠們對「同工不同酬」這種不公平的現象十分厭惡,以至寧願連青瓜也不要以表示「抗議」。

    具體的實驗結果是,在最初「同工同酬」的情況下,卷尾猴的合作性達95%。但出現了「同工不同酬」的情況後,只換得青瓜的猴子的合作性隨即下跌至只有60%左右。假如實驗員再進一步,向一些沒有拿石塊交換的猴子隨意地給予葡萄美食,則其餘猴子的合作性更會下跌至只有20%。

    難以避免的一個結論是,這些猴子也有一顆追求公平的心。而道德觀念並非人類的專利。

    但這顆追求公平的心從何而來?按照科學家的推論,這是生物演化的產物,因為它能夠促進生物個體間的合作,令牠們能更好地克服自然界的種種挑戰。

     

    ************************

    李逆熵著作:

    《反轉經濟學—把顛倒的再顛倒過來》

    甚麼才是真正的「經」世「濟」民之「學」?
    主流的經濟學如何扭曲社會的價值?
    覺醒吧!這本書可以引領您認識世界的真相!

    網上書店訂購:http://www.etpress.com.hk/etpress/bookdetail.do?id=9789626787397

     

    《喚醒 69 億隻青蛙 — 全球暖化內幕披露》

     

    ‧全球暖化的危機有多嚴峻?
    ‧「回饋作用」如何會令情況超出科學家的預料?
    ‧經濟學教條如何妨礙著問題的解決?
    ‧甚麼是「氣候公義」?
    ‧何謂「綠色革命」?
    ‧個人可以做些甚麼?

    網上書店訂購:http://www.etpress.com.hk/etpress/bookdetail.do?id=9789626786505

     

    《格物致知 — 思考與研究方法概要》(修訂版)

    ‧掌握正確的思考及研究方法,逐步學習探索和開敞心智視野
    ‧學會對複雜紛紜和瞬息萬變的世界,作出充分的理解和明智的抉擇

     

    網上書店訂購:http://www.etpress.com.hk/etpress/bookdetail.do?id=9789626785645

« Previous Entries   

Recent Comments

  • Dear Alan, I forgot to mention the monumental "Mars Trilogy...
  • 李先生, 非常感謝你的回覆,並容許我引用你的著作,先生的信任是我的榮幸。 我需要進一步思量如何採用你的材料,...
  • Dear Mr. Lau, Many thanks for your encouraging words. Of co...
  • Dear Eddy, Thanks for the suggestions! I will surely look...
  • Dear Alan, The programme hosted by me will be launched in 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