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020
M T W T F S S
« Jul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2Nov

    本年初,《信報財經月刊》登了一篇文章,題目是〈我們需要怎樣的繁榮?──致未來香港特區行政長官及全港市民的一項呼籲〉

    文章指出,過去三分一世紀的「市場至上論」,已把世界推向災難的邊緣。要力挽狂瀾,我們必須改弦更張,盡快扭轉現代文明的發展趨勢。

    上述文章雖由我執筆,但署名的卻有數十人之多,名義是「繁榮反思小組」。這是我借此文章所成立的一個臨時組織。雖說臨時,但大半年來這小組已多次聚會。其中一次是「七、一」大遊行。

     

     

    我們以四支長桿以「方陣」形式撐起四幅大橫額。向前的一幅寫著「我們需要怎樣的繁榮」、向後的寫著「落實2017真普選」,而左右兩幅則寫了我作的兩首打油詩:

    「資本主義競增長,環境生態慘遭殃;既倒狂瀾須力挽,群策改弦復更張」

    以及:

    「水漲船高欺人語,貧窮懸殊見假真;投機泡沫皆巨賈,共富方能享太平。」 

    筆者當然知道,「自由經濟」已經成了現代文明的「聖牛」,因此上述的呼籲可算是「荒野中的呼喚」。

    不錯,「扶貧」已被高調地提上議事日程,但大多數人都不敢反過銅板的另一面看看,因為那兒寫著的是「限富」。

    我們懂得說「深層次矛盾」,卻不敢進一步說明它是甚麼。我們被共產黨的反面教材洗了腦,以為任何向資本主義的挑戰都會招致毛澤東極權黑暗時代的重臨。

    在此必須指出,資本主義興起數百年,而對它的系統性批判亦有近二百年的歷史。但三分一個世紀前,資本主義衍生了「新自由主義」(neoliberalism)這個最新形態,影響之深遠至今未息。

    轉捩點是1979年載卓爾夫人出任英國首相,以及1980年列根出任美國總統。兩人都是「芝加哥學派」(Chicago School of Economics)的忠實信徒,都高舉「大市場、小政府」的旗幟。

    前者的名句是「在此之外別無他選!」(There is no alternative!);而後者的名句是「政府不是解決問題的途徑,它是問題的根源。」

    結果是,西方在二戰後逐步建立起來的「福利主義」被狠狠批判,「沒有免費午餐」和「把蛋糕造大是惟一途徑」成為了不容置疑的「教義」。

    任何敢於挑戰這些教義的人,一是被嘲笑為不懂世務(特別是不懂經濟)、幼稚無知;一是被扣上左傾、激進和搞事的帽子。

    筆者並不反對市場經濟。筆者反對的,是已然成為教條的「市場至上論」。

    在往後的文章,我將會逐步揭示這套教條所帶來的災害。

    文:李偉才

   Next Entries »

Recent Comments

  • Dear Alan, I forgot to mention the monumental "Mars Trilogy...
  • 李先生, 非常感謝你的回覆,並容許我引用你的著作,先生的信任是我的榮幸。 我需要進一步思量如何採用你的材料,...
  • Dear Mr. Lau, Many thanks for your encouraging words. Of co...
  • Dear Eddy, Thanks for the suggestions! I will surely look...
  • Dear Alan, The programme hosted by me will be launched in 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