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020
M T W T F S S
« Jul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  
  • 27Jul

    以下是我今天(24/7/15)上午發了給接近二百個朋友的電郵:

    URGENT – Free Download of My New Book (English Version)

    Dear Friends,

    I am glad to inform you that after more than six months’ of hard work, the English version of my new book The Urge of Capital – the Root Cause of the World’s Deep Contradictions has just been published on-line via Amazon.com. As a promotion strategy, arrangement has been made with Amazon to offer free downloads of this book for a limited period of time.

    Actually the free download started a couple of days ago, but I was too preoccupied with other urgent matters (actually preparing for the Mainland edition of this same book), hence this belated message. As the free download will be terminated by the end of this Saturday (25 July 2015), I strongly urge you (pun intended) to take out a couple of minutes, and visit the amazon website below. Please click the “Buy now with 1-Click” icon on the right-hand-side and then just follow through. It will take at most two to three minutes.

    http://www.amazon.com/urge-capital-contradict…/…/ref=sr_1_1…

    Apart from adding more than a hundred footnotes, I’ve actually taken the opportunity to enrich the contents and tighten up the arguments in this English version as much as I could. I can confidently say that this is definitely a better version than the original Chinese one published in December last year.

    So please don’t let this golden opportunity go to waste! Even if you could not find time to read the whole book now, you could download it first and read it at your leisure later. Since I’ve sent this message to nearly two hundred friends of mine, if you could recommend it to two friends of yours, that would already lead to four hundred (paid) purchases down the line. Thank you for your kind assistance.

    Good Reading!

    Eddy.

     

  • 28May

    筆者最近為了《資本的衝動》一書的英文版和內地版忙得不可開交,是以沒有在網上貼文已久。但最近讀到由劍橋護老院醜聞引發的討論(也包括電台節目中的聽眾來電),深感香港人受「新自由主義」洗腦之嚴重,故多忙也要發表一下意見。

     

    日常英語中有一個名詞叫“the elephant in the room” ,意指眾人在分析或爭辯一個問題時,往往把最重要、最明顯的部分(就如站在房子中央的一頭大象)完全忽略了。這可能來自我們認知上的盲點,也可能來自感情上的抗拒,或是多年來被洗腦的結果。就香港安老服務的討論,我認為屬後者居多。

     

    我讀了、聽了這麼多討論,竟然找不到有人提出以下這個最根本的問題:「安老服務這種涉及全社會和人的基本福祉和尊嚴的服務,為什麼會是由市場提供,而不是一種基於稅收的公營服務?」這便是我所指的「房中大象」。

     

    自幼被「自由經濟至上論」哺養的人,必然會像膝蓋被醫生的小錘敲打一樣作出直接反應:「這種無知的建議有違自由經濟原則,所以絕不可取!」可他們卻忘記了,香港的郵政服務、消防服務、供水服務、氣象服務、免費教育、公營醫療制度、公共房屋政策、康文處轄下的公園、圖書館、博物館、漁護處轄下的郊野公園等等,全部都有違「自由經濟」的原則,因此都絕不可取!

     

    筆者多年來不斷強調,由瑪嘉烈‧戴卓爾(Margaret Thatcher)和朗奴‧列根(Ronald Reagan)兩人於上世紀八十年代所發動的「新右回朝」(Return of the New Right),對世界的為害至今未減。這趟權貴復辟一項最犀利(也對基層傷害最大)的武器是「私有化」,而它的理論後盾則是「芝加哥經濟學派」(佛利民、貝克、張五常、王于漸、雷鼎鳴、陳家強、曾俊華、黎智英、楊懷康…)所鼓吹的「新自由主義經濟哲學」(Neoliberalism):「市場是最聰明的!」、「市場最有效率!」、「市場可達至社會資源的最佳分配!」等等。索羅斯(George Soros)稱這套教條為「市場原教旨主義」(market fundamentalism),我則直截了當稱之為「市場萬能論」或「市場迷信」。

     

    拙著《反轉經濟學》對這個問題已有較詳細分析,故在此不贅。在去年底出版的新著《資本的衝動》之中,筆者則恰好談及了安老服務這個題目,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在書中第廿二章〈第二次分配與公共財〉看到我的分析。簡言之,「幼有所依、老有所養」是任何一個良好社會的基礎,在實現這些目標時,我們千萬不要被「市場至上」的歪理所蒙蔽。

  • 27May

    電視劇《大時代》重播牽起熱潮,除了主角的可怕性格外,最具話題性的,無疑是故事中那「三更窮、五更富」的瘋狂股票世界。其間那種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爾虞我詐、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的博弈和殺戮,都令觀眾留下深刻的印象。

     

    這套劇集首播是1992年,它的歷史藍本上世紀是七、八十年代的多次股災。但這種揭示與批判(亞視拍攝的續集《世紀之戰》批判得更為尖銳)令我們醒覺了嗎?答案是否定的。正如荷里活電影《華爾街》(1987)的批判沒有改變現狀一樣,之後世人還經歷了亞洲金融風暴、科網股爆破、以及零八金融海嘯的巨大破壞。

     

    雖然零八海嘯至今餘波未了,但同樣由劉青雲演出的《奪命金》(2012)充份說明,炒股這種「合法賭博」對人類的吸引是無法抗拒的(雖然片中的蘇杏璇只是想保本養老…),而在「滬港通」、「深港通」的刺激下,香港股市近日牛氣再現,在「樓貴不如炒股」的邏輯下,難保「全民皆股」不會重現香江。

     

    最先發行股票的是1602年成立的荷蘭東印度公司,緊隨其後的不列顛東印度公司亦不甘後人。漂亮的說法是:股票讓民眾能夠分享到企業甚至整個社會經濟增長的成果。但實質上,股票是企業向普羅大眾舉債以擴大經營的一種手段,而每一張股票實際上便是一張欠單。銀行的成立當然也是為了借貸:存於銀行的錢之會有利息,是因為銀行用這些存款放高利貸(合法的那種),而所收取的利息收入除了支付存戶的利息外,仍可使銀行家都變得肚滿腸肥。

     

    去年初,筆者在香港大港開辦了一個名叫「資本的衝動」的通識課程。在第一堂,我問學員中有哪些唸經濟和金融,發現人數也有不少。接著我問,有誰能說出金融的本質是什麼?當然他們都沒有給出我心目中的答案。我於是指出,在令人艷羨和目眩的金融世界背後,其實就是一個字:債。我觀察著學生的反應,發現大部分都神情驚訝,但就唸金融經濟的學生而言,更多的是一種不忿。果然,從第二堂開始,一大部分的這些學生從此缺席(因為課程是不計學分的)。

     

    這對我無疑是一趟教訓,因為把真相一下子說出來固然能夠對學生帶來衝擊,但也會使一些學生產生抗拒自絕門外。那次犯錯已是無法補救,我惟有在此推薦大家看一本書:由「佔領華爾街運動」的精神領袖之一(「我們是99%!」這句口號正是由他所創)的人類學家格雷伯(David Graeber)於2011年發表的《Debt: The First 5000 Years》。這本書內地和台灣皆有翻譯,台灣的譯本稱《債的歷史:從文明的初始到全球負債時代》。

     

    在這本旁徵博引和氣魄宏大的著作中,格雷伯縷述了債務在人類歷史中的關鍵角色。他明確地指出,所有金錢其實都是一種債務,而每張鈔票都是一張欠單。這在經濟學中只是常識,但在學校的教授中卻鮮有提及。格氏復指出,隨著金融海嘯之後美國推行一波又一波的「量化寬鬆」,人類已進入了「全球負債時代」。

     

    筆者在去年底出版的拙著《資本的衝動》之中進一步指出,除了天文數字的金融債務之外,更為可怕的是日益龐大的「生態債務」。我們已經進入了一個不折不扣的「大時代」,因為如果我們無法力挽狂瀾扭轉我們的金融制度和經濟發展模式,經濟崩潰和生態崩潰將把人類推向萬劫不復的地步。

  • 10Dec

    《資本的衝動》目錄

    第一部分:論證篇

    • 1.人類早期的社會經濟活動

    “…人類學家和歷史學家的共同研究顯示,無論在原始的採集—狩獵型社會,還是在最初期的畜牧和農業社會,雖然領導者在資源分配上享有特權,他們大都會繼續與族人一起參與自足性的經濟生產活動 — 無論這是採集、狩獵、畜牧還是耕種。而即使部族的成員會向領導者獻上各種物品,這些物品基本上屬錦上添花,而不會完全等於生活所需。(相傳我國堯舜時代,身為「共主」的堯、舜便親自下田與民耕作。)

    然而,隨著農業社會不斷發展,這種情況很快出現了變化。由於糧食出現盈餘導致人口增加社會分工,領導階層也隨之不斷膨脹,並出現了專職的祭司階層以事神衹、專職的戰士階層以備防禦、以及各級官吏以解紛爭等。而透過了制度化的武力,領導階層逐漸轉變為統治階層。”

    • 2.壓迫與剝削的歷史

    “綜上所述,在同一個社群內,當權者是否對人民進行壓迫與剝削,當由三個因素所決定:(一)他們的生活水平超越人民多少?(二)政府的開支是否用得其所?(三)賦貢對人民的生活水平影響有多大?這三個因素固然有其獨立性,但在歷史上卻往往一起出現:例如當權者窮奢極侈(因素一)、同時亦好大喜功窮兵黷武(因素二)、最後是橫徵暴斂民不聊生(因素三)。
    …明白了問題的複雜性,或者我們可以將問題這樣簡化,「壓迫」是強迫別人做他不想做的事情,而「剝削」(指統治階層對被統治的人而言),則是指人民繳納的賦稅令當權者的生活水平遠超人民的水平,或人民納了稅但生活卻沒有得到應有的保障。從這個角度看,自有文明以來,剝削便一直存在,即當權者其實可以生活得樸素一點而令人民的賦稅輕一點。當然,剝削的程度在不同的時間不同的空間可以有頗大的不同。”

    • 3.市場經濟與利潤的起源

    “…大家可能看出,我們至此的分析未有包括貨幣的使用。但只要我們稍為想想便會看出,即使我們加入了貨幣的使用,上述這種市場經濟的性質並不會因而作出根本性的改變。貨幣這種「一般等價物」的媒體固然令市場交易的方便性和靈活性大大提高,但市場交易仍然是一種你情我願的等價交換。我們今天所理解的「利潤」在這種交換中無從實現,而它也不是交換者背後的動機和目的。(交易中的詐騙當然偶有出現,例如馬匹明明已有六歲,我賣出時卻說牠只有兩歲。但這種獲取額外回報的詐騙終究不能持久。)明白這一點對了解現代文明的性質致為重要。因為不用說大家也清楚,今天的商品生產完全以盈利(profit making)為目標。這正是資本主義的主要特徵。

    那麼什麼是利潤呢?簡言之,利潤便是某人透過市場運作而獲得的額外財富。且慢!我們方才不是說過市場交易不會創造額外財富的嗎?對!在公開的、透明的、面對面的市場交易中,沒有人能夠長久地從交易中獲得多過他所付出的。(一時的詐騙當然可能,但最終會被人拆穿。)但有一種交易,它的中介者可以從中獲利。這種交易便是長程貿易,而中介者便是進行這種貿易的商人(由於其間涉及長途旅程,故又稱商旅)。”

    • 4.貨幣、利息與金融的崛興

    “…貨幣的第三個影響是債務和利息的出現。要知在原始的社會,人與人之間的賒借都是出於守望相助和投桃報李的精神。例如你的弓箭壞了,今天想借我的去打獵,則如果我今天不打算用的話,當然會本著助人為快樂之本的精神,樂於把弓箭借給你使用,只要你用後還給我便可。又例如你炒菜時剛巧食鹽用完了,我也會本著「自己方便、予人方便」的精神,拿我的一些給你用,並且不會要求你將來歸還,這是因為將來也可能出現我不夠食鹽而要跟你借的時候。這便是基於「禮尚往來」(reciprocity)的一種社群精神。

    當然,如果借的不是少許食鹽而是較大量的糧食(例如你因大病不能工作導致生計出現問題),我們會期望賒借的人會在一段不太久的時間內向借出的人歸還等量的糧食。所謂「有借有還」,這當然也合乎鄰居及至朋友之道。

    然而,由於借出的人可以決定借還是不借,而需要借貸的人則往往有燃眉之急,一些人便可趁此以圖利,亦即我今天借給你五斗米,但你還給我時則要還六斗米之多。猶有甚者,我更可規定歸還的時間愈遲,需要額外「歸還」的數量愈大。不用說大家也看出,這兒的「額外之數」便是我們今天所認識的「借貸利息」。”

    • 5.工業資本主義:利潤何來?

    “…工業資本主義的利潤何來?我們可以用一個很簡單的例子來說明。假設一間工廠在一年內生產了值一千萬元的商品,亦即商品可以在市場上賣得一千萬元。而為了進行生產,資本家以五百萬元來支付廠房、機器和原料的開支,另以五百萬元支付工人的工資。且慢!如果真的是這樣,資本家的總收入與總開支相抵,那麼他豈不等於白做?他的利潤從何而來呢?

    由於商品的價格由乃市場所決定(也就是由自由競爭、供求相等所決定的「均衡價格」),資本家不可能隨意提升賣價以增加收入謀取利潤。他惟一能夠做的,是如何減低成本。但讓我們看看:廠房的成本是它的租金、機器的成本(即使機器一早便存在)是它的折舊(depreciation,即因損耗而消失的價值)、原料的成本是它的來價,而假設資金的一部分乃由銀行借得(借貸經營是現代企業的常規而非例外),那麼資金的成本便是必須支付的銀行利息。好了,我們可以清楚看出,這些成本都是「實報實銷」,亦即資本家本人也無法節省的。

    那麼什麼是可以節省的呢?當然是剩下來的工資。也就是說,資本家支付給工人的工資,其價值(購買力)不可能等於五百萬元的商品,而必須低於此數,例如只得二百萬。至於其餘三百萬的價值,便成為了資本家的利潤了。”

    • 6.四個不等式

    “…我們已經看過,等價交換各取所需的本土性市場經濟不會產生利潤,而只有跨區的長程貿易、有息放貸、以及資本主義生產模式可以產生利潤。不錯,最後一項的關鍵特徵是「勞動力商品化」和「競爭性的商品市場」成為經濟活動的主體。正是這個商品市場,導致了「資本主義即等於自由經濟」這個誤解。

    …法國歷史學家布羅岱爾(Fernand Braudel)是研究資本主義起源的權威,他對資本主義有這樣的描述:「生產是個大領域,消費也是個大領域,交換經濟就鋪展在兩者之間。…在市場之外的一切只有使用價值,進入了市場狹窄之門的一切才獲得交換價值。」他續說:「這兒有兩種市場交換:一種是普通的、競爭性的、幾乎是透明的;另一種則是高級的、複雜周密的、具有制宰性的。兩類活動的機理不同,約束的因素也不同。資本主義的領域所包含的不是第一類活動,而是第二類活動。…市場是小人物的領域,是自由的領域,市場進行著不斷的競爭,反對壟斷;而壟斷是大人物的領域,是壓制他人的領域,壟斷只有依靠國家的活動才得以存在。」”

    • 7.勞動力商品化的後果

    “…很多人一聽到「勞資糾紛」,很自然便會想到兩個利益集團的爭拗和角力。再形象和簡化一點看,就好像兩個成年人為了一些利益分配而在爭執一樣。這樣的比喻其實十分誤導。事實是,「勞方」和「資方」這兩個「集團」在實力上是極其不對稱的。資方坐擁的,是進行生產所需的材料、機器、技術和龐大的資金;而勞方所擁有的,便只有赤裸裸的個人勞力。

    資本(金錢)的「保鮮期」可以近乎無限,而商品今天賣不出還可以留待明天,最後即使投資失敗了也可以申請破產。相反,勞動力的「保鮮期」是零:今天「賣不出」的勞動力不可以留待明天,而長期處於失業狀態的苦況(即使有失業救濟金的援助),跟「被宣布破產」是無法比擬的。

    然而,上述這種強弱懸殊的不對等狀況,卻被「市場」這個東西掩蔽起來。”

    • 8.資本擴張的內在邏輯

    “…我們之前看過,在所有成本中,租金、原料、能源和機器折舊等開支都不是企業所能降低的,唯一的例外是工人的工資。從另一個角度看,在同一工資水平下,提高對工人「剩餘價值」的榨取(即加長工時和提升勞動強度),於是成為了提升利潤的主要方法。(漂亮的說法是「提升工人的生產力」。)

    …與此同時,生產規模大則購入的原料數量也大,生產商自可向原料供應商爭取大量採購的折扣優惠,如此則生產成本可進一步下降。事實上,生意規模大到某一個地步,帶有壟斷性質的企業更可對營業「上、下游」的整個供應鏈(supply chain)施加壓力,甚至進行「橫向整合」(horizontal integration)和「垂直整合」(vertical integration)而獲取更大的效益。在二十世紀初,美國的標準石油公司(Standard Oil Co. Inc.)是這方面的一個好例子。而在廿一世紀初,同樣是美國(但業務已遍及全球)的沃爾瑪連鎖店(Walmart)也是一個典型。”

    • 9.資本擴張的深遠影響

    “…家族生意會因「分身家」和「富二代」、「富三代」不長進而走向衰落,但股份公司的興起、企業主權與治權的分家、以及企業間的收購合併(M&A)等等,都是能夠繞過這個障礙而有效地延續企業王國的方法。

    …周期性的「經濟危機」(economic crisis)是資本主義制度下的固有產物,因此是一種常規而不是例外。簡單而言,資本逐利本身便包含著一個不可消除的矛盾,因為在市場交易領域(sphere of exchange),利潤只能來自產品得以出售,所以生產規模不斷擴大的同時,社會的整體消費亦必須不斷擴大,否則產品無法售出而圖利(在學術界這被稱為「利潤體現問題」,Realization Problem);但在生產領域(sphere of production),利潤只能來自剩餘價值的攫取,所以在追求「利潤最大化」期間,工人階級的收入在整體經濟中所佔的比例只會下降,而他們的消費力必然無法趕得上生產規模的擴張。結果是,消費不足或生產過剩必然經常地出現,而每一次危機的「化解」,只會為下一次更大的危機鋪路。”

    • 10.國家扮演的角色

    “…宏觀的一點看,資本家之間由於存在著激烈的相互競爭,所以除了在個別議題上(如抵制政府監管、反對增加勞工福利等)會站在同一陣線發聲外,實很難長期地團結一致。事實證明,「商人組黨」往往在政治上難有大的作為。(香港的自由黨是一個好例子。)而另一方面,「商人治國」亦很難受到人民的普遍接受。最能說明問題的一個例子,是在資本主義文化如此濃厚的香港社會,「商家治港」也不為市民大眾所接受。

    結論是,政治必須由專業的政客(或眼光遠大的政治家)來擔當,而資本家的最佳策略不是直接從政,而是怎樣透過利誘、遊說、威逼、和收買等手段,令統治階層為他們的利益服務。”

    第二部分:歷史篇

    • 1.商貿資本主義簡史

    “…中國早於春秋戰國便已出現富商巨賈,隋朝開鑿運河貫穿南北,目的之一就是為了方便商貿。至於對外方面,亦早有陸上的「茶馬古道」和「絲綢之路」。而早於唐朝期間,阿拉伯人(當時被稱為大食人)的商船亦已沿著「海上絲綢之路」抵達廣州。唐、宋以降有著名的徽商(以安徽為基地),而明、清期間則有著名的晉商(以山西為基地)等。但另一方面我們亦看過,「以農為本」的中國乃「天朝大國、不假外求」,因此中國商人的社會地位一向不高。他們雖然富有,但從來未有掌握實質的政治權力。而相對於全國龐大的自足性經濟而言,他們的活動規模(以今天所用的GDP推算),亦只佔其中很小的一部分。

    …自公元八世紀至十七世紀期間,威尼斯所建立的海上貿易王國,較千多年前的腓尼基王國可謂有過之而無不及。亦正於這個時期,「借貸經營」成為了常規而非例外,這是因為大規模的遠程貿易往往需要大筆的資金,成功的商旅於是可以將多餘的資金外借以賺取利息。就是這樣,金融資本主義應運而生,而佛羅倫斯的私人銀行家麥迪奇家族(House of Medici),便因此成為了富甲一方的世家大族。”

    • 2.歐洲封建制度的興衰

    “…對封建制度帶來致命一擊的無疑是由中國所傳入的火藥。在黑死病之後不久,火藥被歐洲人廣泛應用到戰爭之中。在以往,每個封建領主都擁有堅固的城堡,而用傳統武器攻陷它們是極其困難的事情。但有了由火藥發射的大炮之後,國王終於可以將這些封建藩屬逐一剪滅,從而建立起中央集權的專制王權(absolutist monarchy)。不敵槍炮的「騎士制度」,亦因此成為歷史陳跡。不少佃農的主人,亦因此由封建主(feudal lord)變為有地但無實權的地主(land lord),一部分佃農更變成了只向國王直接交稅的自耕農(peasant proprietors)。

    相對於農村經濟的主導地位下降,以商業為主的城市經濟在這段時期卻獲得很大的發展。這些發展主要得益於跨區貿易的大幅增長,而這又與區域分工(如意大利的玻璃、法國的葡萄酒、英國的紡織、北歐的穀物等)和手工業專門化(透過了各種工匠、行會的成立)互為因果互相促進。作為貿易的促進者,一些城市更成為了跨國信貸和貨幣流動樞紐,例如上一章提到的意大利北部城市熱那亞(Genoa)便是其中的表表者。”

    • 3.新航道開辟與全球掠奪

    “…對於歐洲人來說,「新航道探索」都是值得廣為稱頌的英勇事跡。但對於歐洲以外的世界各族人民來說,這是一個為期達五百年,而至今仍未能完全擺脫的噩夢的開始。

    首當其衝的是非洲和南、北美洲的原住民。前者的人民被掠奪之外更被販賣為奴隸,而後者 — 包括北美的「印弟安人」(因哥倫布以為抵達印度而誤起的稱謂)、墨西哥的阿茲提克文明(Aztec civilization)、南美洲的印加帝國(Inca Empire)等 — 則更遭遇到滅族的悲慘命運。很快,挾著「堅船利炮」的歐洲人即遍布全球:葡萄牙人於1511年佔領馬六甲、1557年佔領澳門、1565年西班牙人佔領呂宋、1642年荷蘭人佔領台灣、1815年英國人佔領錫蘭、1824年佔領馬來半島、1842年佔領香港、而於十八世紀末即被英國殖民的澳洲,其原住民亦遇上近乎滅種的命運。(塔斯曼尼亞的最後一個原住民於1876年逝世。)”

    • 4.圈地運動與無產化

    “「圈地」既令資本家獲得了大批無比珍貴的土地,也製造了大批只能靠出賣勞力以維生的「無產者」(proletariats)。為了控制這些「無業遊民」,當時的英國政府更立法禁止流浪,用監禁以至死刑強迫他們充當僱傭勞動者(所謂「血腥立法」,bloody legislation);另一方面,政府於1601年頒布「濟貧法」(Poor Law),讓各地教區開徵濟貧稅,並規定只有在教區住滿一定年限並曾從事勞動的失業者,才能領取救濟金。這個政策一方面可緩和失業貧民的憤懣穩定社會秩序,另一方面則可把他們束縛在一定的地區,以便資本家(初期的農業資本家和後期的工業資本家)所僱用。

    …大部分人即使聽過「圈地運動」,也會以為這是歷史學家才有興趣的陳年舊事,這個看法當然大錯特錯。事實上,自十六世紀以來,這個現象在地理上不斷擴大,至今未有停息。馬克斯把這種無良的惡行稱為「剝奪」(expropriation)。在非洲和拉丁美洲,這種「剝奪」每一天都還在進行。在中國大陸,自從鄧小平推行改革開放以來,強徵民地、強行迫遷等情況愈演愈烈,而且血腥的程度跟英國四百年前沒有多大分別。”

    • 5.文藝復興、科學革命與啟蒙運動

    “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的成就跨越了藝術和科學(藝術方面的成就包括了名畫「蒙羅麗莎」和「最後的晚餐」),從學術的角度看兩者可能難分軒輊,但對後世來說,他在科學方面的開創性探究(注重細節並以自然為師)影響實更為深遠。他死後只廿四年,哥白尼即提出了地球實乃環繞太陽運動的「日心說革命」(Heliocentric Revolution),歐洲的科學革命由此揭開序幕。

    或說「日心說」仍只是一個臆想性的理論,則伽里略(Galileo Galilee, 1564-1642)的成就便肯定遠遠超越了當時世界上各個民族的最高水平。他開創的實驗研究方法(experimentation)和將自然界的變化以嚴謹的數學公式表達(mathematization),是人類探究自然理解自然道路上的巨大里程碑。牛頓說他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最重要的一個當然便是伽里略。經歷了這種「知性大躍進」,人類歷史上的「大分流」(Great Divergence,歷史學家龐慕蘭(Kenneth Pomeranz)所創的一個名詞)由是開始。”

    • 6.金融與債務的崛興

    “…這些早期銀行家之所以如此勢大,是因為當時出現的一種「金融創新」:以發行「公債」來「借債打仗」。所謂公債(又稱「國債」或「債券」,bonds)其實是國家以未來的稅收作保證的一張借據。由於當時割據歐洲的君主不斷互相攻伐,從稅收所得實不足以應付龐大的戰爭開支,於是他們想到從商人那兒借債。雖然之前有聖殿騎士團的慘痛經歷,但高利貸的回報實在太吸引了,所以商人與君主之間便發明了債券這個遊戲。不用說,這個遊戲的影響延續至今。

    這似乎是個雙贏的安排:好戰的君主獲得了貸款來進行戰爭(當然也包括享受奢靡的生活),而由商人轉為銀行家的世家大族則因為擁有了君主(在當時即國家)的借據(公債),大大提升了自己的社會地位和影響力。從某一角度看,他們實已成為了戰爭的參與者,因為只要戰爭勝利,債券的價值便會大升而他們的財富暴脹。正因這樣,這些銀行家往往會暗地裡向交戰的兩方也放貸,以保證任何一方戰勝也能獲利。這種情況即使在上世紀的兩次世界大戰也沒有改變。”

    • 7.科技爆炸與物質豐盛

    “不少經濟學者認為「利潤動機」是創意之源。擁護自由經濟最力的經濟學家佛利民(Milton Friedman)便曾這樣說:「偉大的文明進步從不來自政府。」言下之意,只有私人企業才是創意的溫床。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且讓我們看看過去百多年來對我們生活影響最大的科學/科技發明:

    l   無線電通訊(1895)

    l   X-光的發現(1895)

    l   鐳的發現(1898,及往後的針對癌症的放射治療)

    l   潛艇(1896)

    l   飛機(1903)

    l   電視(1926)

    l   抗生素(1928)

    l   半導體(1930s)

    l   雷達(1935)

    l   核能(1942)

    l   水肺(1943)

    l   電腦(1943)

    l   DNA結構(1953)

    l   人造衛星(1957)

    l   激光(1958)

    l   太空航行(1961)

    l   基因工程(1973)

    l   核子磁共振造像術(MRI)(1974)

    l   互聯網(1982)

    l   幹細胞培植(1995)

    即使撇開了相對論和量子力學這些重要的理論基礎,就以上列出的重大發明和發現,都並非來自商業機構,而是來自由政府贊助的科研組織。難怪一些研究科技史的學者,把佛利民的名句倒過來說:「大企業從來都不是深刻科技變革的源頭。」

    一些學者更指出,大企業不單難以產生深刻的科技變革,它們甚至會透過專利權以及把某些新科技列為「商業秘密」,從而妨礙科學的交流和發展。上世紀末,美國數間大藥廠以專利權為由,禁止非洲國家生產平價得多的愛滋病藥物以治療國民,便受到了舉世的批評。”

    • 8.自由民主與現代性

    “…美國著名左翼思想家喬姆斯基(Noam Chomsky)則這樣說:「美國不是兩黨制而是一黨制,這個黨叫商人黨。」(We don’t have a two-party system. There is just one party – the business party.)言下之意,美國(及至整個奉行資本主義制度的西方)所標榜的民主基本上是一種「假民主」,即使領導者乃透過普選這種形式產生,最終他們也只是為資本家服務而已。

    不少左翼人士正以此為由,把資本主義國家所奉行的自由民主制度,稱為「資產階段民主」而全盤予以否定。由此出發,他們更全盤否定「資產階級人權」、「資產階級法治」、「資產階級自由」等等。其中最為人所共知的,當然是1917至1991年的共產蘇聯,和1949年以後的共產中國,而換來的,則是史太林和毛澤東的獨裁專制和殘暴不仁。無可否認的史實顯示,只要人民可以有選擇,他們必定寧要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假民主」,也不要共產極權的「真專制」。

    這當然便是人類現代文明最大的悲哀。為追求公義卻換來更大的不義、為追求平等卻換來更大的不平等、為推翻專制卻換來更大的專制、為取消特權卻換來更大的特權…。總的來說,我們為了駕馭「資本的衝動」,卻釋放了「極權的衝動」。”

    • 9.全球化下的戰爭與和平

    “如是者,世界各地人民的本土自足經濟逐一被摧毀。為了配合殖民主子的經濟利益,當地的人被迫進行大規模的單一種植(monoculture):例如某處地方全是種植甘蔗、另一處則只是種植香蕉、再另一處種植綿花、玉米、咖啡豆、可可豆、橡膠等等。當然,還有的是大規模開採各種珍貴的礦產如金、銀、銅、鐵、鋁、錫、錳及至煤、石油、鑽石等。此外,大量廉價勞工亦可用以進行低端的工業組裝,當然這些半製成品會運返宗主國進行最後組裝,然後以高價行銷全世界。這便是殖民主義和帝國主義之下的國際勞動分工秩序。

    …列強爭霸是資本主義全球化的必然產物,是常規而不是例外,而且至今沒有一刻停息(美國的「重返亞太」和圍堵中國正是一例)。從這個角度看,弗列德曼所提出了的「黃金拱門理論」,與世界的現實相距不啻雲泥。其實我們稍為翻看歷史,便知頻繁的貿易絕對不是和平的保證。在歐洲數百年的血腥歷史中,交戰的相方往往都是長期的貿易夥伴,但這沒能阻止它們兵戎相見。相反,資本主義競爭下的資源爭奪和市場爭奪,是現代戰爭(包括上世紀的兩次大戰)的深層原因。資本主義全球化帶來的不是和平的橄欖枝,而是軍事衝突的火藥引。”

    • 10.革命與改良的失敗

    “馬克斯在世時一直支持工人運動,可是他也明確地指出,如果只是爭取得更大的工人權益和福利,而沒有改變資本主義生產模式本身,這種運動最終將無法達至一個沒有壓迫與剝削的社會。個多世紀的歷史證明馬克斯是對的。我們當然不應忽視工人運動(一部可歌可泣和令人髮指的血淚史)所獲得的巨大成就(取締童工、最低工資、標準工時、集體談判權、法定有薪假期、男女同工同酬、婦女產假、工傷賠償、退休保障、職工遣散費等),但事實證明,「資本衝動」帶來的深層問題並沒有因此而得到解決。

    最能說明問題的,是十九世紀的革命家做夢也沒有想到的一項發展:工黨執政。自二十世紀伊始,工黨(Labour Party)先後在澳洲、英國、新西蘭、北歐諸國和法國等地方通過選舉獲得執政的機會。但歷史證明,這項「勝利」沒有帶來任何根本性的改變。”

    第三部分:未來篇

    • 1.歷史並未終結

    “研究近世資本主義的學者指出,過去一百五十年來,西方發達國家中的資本主義至少經歷了以下三大階段:(1)自十九世紀末葉至1929年紙醉金迷的「放任資本主義」(laissez-faire capitalism)時代、(2)由羅斯福於三十年初所推行的「新政」致七十年代末「滯脹」(stagflation)肆虐的「溫和資本主義時代」(moderate capitalism,又稱 mixed economy 或managed capitalism)、以及(3)自「新右回朝」後(八十年代伊始)基於「市場原教旨主義」(新自由主義)所推行的「掠奪性資本主義」時代(predatory capitalism,又稱extreme-capitalism)。

    而自零八全球金融海嘯以來,雖然初時不少人聲稱要「深切反省」和「還原基本」(back to the basics),但超級權貴階層延續固有秩序(抵制實質改革)和鞏固意識型態(鼓勵大眾可以繼續「馬照跑、舞照跳」)的努力十分成功,結果大部分人很快便掉回舊有的思想窠臼。與此同時,「掠奪性資本主義」的本質未有改變,甚至變本加厲(高端奢侈品市場的不斷脹膨是最好的說明)。災難的元凶 — 那些「大到不能倒」(too-big-to-fail)的金融機構如「美銀」、「摩通」、「花旗」、「高盛」等 — 的規模不但沒有縮減,而是較金融海嘯之前還要大得多!當然,他們所奉行的「我請客、你付賬」策略,表示所有大國都只得以印鈔應付。也就是說,我們已經進入了「債務資本主義」甚至「偽鈔資本主義」(可稱為seigneurage capitalsim)的時代。”

    • 2. 「第二次分配」與「公共財」

    “…就算我們完全接受現時的資本主義經濟制度,我們也不能否認,一個人在社會上的「經濟所得」(economic income),主要由兩類因素決定:一是運氣,一是努力。好運氣既包括了我們常說的「時來運到」(例如置業後遇著樓市大升),也包括了是否天資聰穎、外表出眾、以及是否生於富裕之家(富二代、富三代…)。相反,運氣差則包括了天生魯鈍、外表平庸(甚至有先天缺陷)、生於貧困之家,以及凡事頭頭碰著黑(置業後樓市大跌變了「負資產」,進而被公司裁員…)。進一步還包括了染上重病或因意外而嚴重受傷等。不用說,即使兩人付出同等的努力,運氣差的人所得的,必然較運氣好的少得多。結果是,前者可能長期陷於貧困,甚至到了難以維生的境地,而後者則扶搖直上名成利就大富大貴。在政治哲學中,每一個人的所得是否合理,被稱為「應得」(desert,源於deserve一詞)與否的問題。

    …現代社會與古代社會的最大不同之處,是所有人的「所得」都必須透過市場交易來獲取。每人由此獲取的多寡我們稱為「第一次分配」。但按照上述有關「應得」的分析,既為了公道也為了人道主義的考慮,我們還必須進行「第二次分配」,以令所有人都獲得安穩的生活。”

    • 3.深層次的經濟改革

    “…眾多的學者皆指出,加強金融監管是改良資本主義的第一步。這種監管可分為兩大類,第一類是以徵稅達到「寓禁於徵」或至少減低風險的效果,這些稅項統稱為「金融交易稅」(financial transaction tax, FTT)。其中最著名的是經濟學家詹姆士‧托賓(James Tobin)早於1972年便已提出的「托賓稅」(Tobin tax),亦即向短期的外幣來回買賣(炒賣)抽稅,目的是減低匯率的大幅波動。不少學家指出,以今天全球熱錢不斷流竄的驚人總額計算,就是以0.5%(適用於每次買賣)這樣低的稅率,每年所得的收入便足以幫助世界上無數的人脫貧。可惜這個建議至今仍然受到金融界極力抵制而未有落實。

    更全面來說,我們必須大大提升股票、債券和各種金融衍生工具(期貨、期權、權證、遠期合約)等的交易費用,也要大幅提高資產增值稅(capital gain tax)以防止資產泡沫的出現。金融界人士當然會猛烈批評這會嚴重打擊金融交易的活躍程度,但正如托賓早年的回應,我們正正就是要「向輪子撒沙」(throw sands into the wheels),至令「輪子」減慢速度以減低爆破的風險。這些爆破絕非理論上的預期,回顧由亞洲金融風暴(1997-98)到科網股爆破(2000)到零八金融海嘯(2007-08)的歷史,便可清楚看出這些金融活動帶來的好處,已經遠遠被它們的害處所掩蓋。”

    • 4.從「約制資本」到「經濟民主」

    “我們常常說:「人生的要義在於分享。」又說:「施比受更有福。」並且以此來教導小朋友和年輕人。但既然「分享」是人生的要義,哪麼我們離開這個世界時,為什麼不把我們生前累積的財富與所有人分享呢?

    此外,我們亦常常說:「好仔不食爺田地、好女不貪嫁妝衣」,以表示有志氣的人不應貪圖祖蔭。另一說法則是:「千金難買少年窮」,意即成長期間物質過分豐裕的話,便很難培養出一個人的志氣與獨立能力。按照這個道理,離世時把大筆遺產留給子女不是幫了他們,而是害了他們。
    從社會公義的角度看,我們在上文說要捍衛自由競爭,但自由競爭的一個大前提是大家都處於「同一起跑線之上」。試想想,假如校運會其間,校長的兒子可以在起步線前面十步起跑,這種競賽還有什麼意義呢?但在現實世界裡,那些「含著銀匙羹」出世的、一早便繼承了整個企業王國的「富二代」、「富三代」,不是等於站在起跑線前一百步甚至一千步的跑手嗎?對於絕大部分的其他人來說,他們一開始便已「輸在起跑線上」,往後還談什麼自由競爭呢?

    從更宏觀的角度看,在人類數千年的帝制歷史之中,「政治權力」(political power)的世襲(即「家天下」的觀念)被視作理所當然。按照現代社會的核心價值,這當然不能再被接受。同理,「經濟權力」(economic power)的世襲在今天仍被視作理所當然,但就筆者看來,這種世襲也將於不久的將來被送進歷史的垃圾堆。”

    • 5.開創「後增長繁榮」

    “「經濟增長沒有極限」是主流經濟學最神聖的教條。經濟學家博丁(Kenneth Boulding)便曾經充滿慨歎地說:「相信可以在一個有限制體系中追求無限增長的,要不是個瘋子便是一個經濟學家。」從另一個角度看,一個生物個體出生後當然會成長,但到了成年後這種成長便會停止。我們都知道,不懂得停止而繼續分裂增長的細胞便是癌細胞。可惜大部分的經濟學家(博丁是罕有的例外)都不明白這個道理。

    面對我們的挑戰是巨大的。要把地球溫度的升幅控制在兩度之內,意味著全球必須在2050年之前,把二氧化碳的年排放量較今天的減少百份之八十以上。由於「資本的衝動」,也由於國族的爭霸、人類的自私、思想上的隋性、以及巨大既得利益的千般阻撓,這個目標至今仍只是紙上談兵。混淆視聽、顛倒是非的言論和狹隘的經濟教條,更是妨礙著世人對問題作出適當的認識與回應。我們就像法國寓言中的「溫水裡的青蛙」,危難當頭卻仍沒有逃難的意志和決心。”

    • 6.人的昌盛與文明重建

    “印度聖雄甘地(Mahatma Gandhi)曾經說過:「貧窮是最惡劣的暴力。」(Poverty is a worst form of violence.)而因為發明和推動「微額貸款」(micro-lending)而有「窮人銀行家」之稱的孟加拉經濟學家尤納斯則指出:「貧窮不屬於現代文明,而只應該存在於博物館。」他複補充:「貧窮不是由窮人所導致的。它是由我們所建立的社會制度、我們所設計的行政架構,以及我們所訂立的政策和律法所導致的。」南非民權領袖和前總統曼德拉(Nelson Mandela)則這樣說:「消減貧窮不是善行而是義行。它是對基本人權的保障,以及對人的尊嚴和有體面的生活的保障。貧窮一日未消失,自由便一日也無法體現。」

    …專制政權最常用的託詞是:「西方式的民主不適合我們的國情。」甚至:「國家的富強較有沒有民主更重要。」這便等於一個專制的後父恐嚇他的家人:只要我為你們提供錦衣美食,我做什麼你們也不得批評和反抗。事實當然是,富強和民主屬於不同的範疇,兩者不能互相取代,也不應存著矛盾。正如沈恩提醒我們即使無法同意什麼是「絕對的正義」也應該盡力消滅世上的「不公義」一樣,即使我們無法同意什麼是「完美的民主」,也應該盡力消滅明顯的「不民主」。

    這是一個需要英雄的年代。而我們一直等待的,就是我們自己。”

  • 05Dec

    筆者居住悉尼四年,於1998年底回流香港,並於99年初回到母校(港大)工作。適逢政府大力推行教育改革,我出席了不少有關的研討會,對改革提出的「樂(於學習)、善(於溝通)、勇(於承擔)、敢(於創新)」和「拔尖補底、拆牆鬆縛」等理想甚為讚同,對於政府銳意推行「文、理互通」的通識教育,更是感到萬分雀躍。

     

    然而,後來得悉在新高中學制的課程裡,語文和數學之外的科目都被列為選修科,而文理互通的責任被放到一個叫「通識」的必修科身上。我是大為不滿。到2005年讀到有關這一科目的官方描述時,我更是憤怒莫名,並即時寫了一篇叫〈有關通識教育的深層思考〉的文章,先後寄給教育局及投稿至明報的「事實與意見」專欄。文章於05年7月20日見報,增潤後被我收錄到《浩哉新宇宙》一書之中。(請參閱〈有關通識教育的深層思考〉一文)

     

    這個科目終於在2009年啟教,並已歷經兩屆公開試。社會上有關「吹水利弊」的爭論亦大至平息。但就筆者看來,環繞著這個科目的「戰事」才正開始。

     

    我一直以來批判這科目,是因為它完全採取「議題為本」(issue-based)的學習方法和「個案分析/評論」(case analysis)的考核形式,而摒棄了系統性知識基礎的培養。我同意我們很多知識都是透過各種社會議題和生活體驗建構的,但這是指在畢業以後或課堂以外,而現在我們說的是基礎教育的課程設計。我完全支持「專題研習」和「議題探究」等學習手段,但認為這與具有歷史深度的全面性和系統性的知識獲取並行不悖。

     

    在筆者看來,把「通識」獨立成科固然多可垢病,但既然「生米已煮成熟飯」,如果我們好好利用這一科目,也可以是一個黃金機會以補傳統學科內容的不足,幫助今天的年輕人建立起一個全面而堅實的知識基礎。但由於教育界已經深深地「中了後現代主義的毒」而拒斥系統性知識,如今這個機會是白白的被浪費掉。(我的「荒野呼喚」很簡單:沒有包括「方法論」、「自然史」和「文明史」的通識必定是假的通識。)(請參閱〈後現代助紂為虐〉一文)

     

    我的「戰場」是一個極孤立的個人戰場。但這幾年的發展卻讓我看到,一個牽動整個社會的宏大戰場正透過通識科鋪展。我以前揶揄通識是「飛花摘葉皆可傷人」,如今發覺負面的東西也可變成正面,這可是教育局的高官設計這科時始料不及的。

     

    我所說的,是通識的框架是如此之闊,以至老師可以帶領學生進行各種議題的探究,只要它們能夠(按照課程的學習宗旨)培養學生的「批判思維」和「多角度思考」便可。結果是,這些議題可以由「和平佔中」、「廢除功能組別」到「六四事件」、「一黨專政」,也可以由「地產霸權」、「金融霸權」到「新自由主義」、「美國霸權」、「新殖民主義」…。

     

    建制派和當權者現在是悔之已晚。梁美芬的提議是「帝國反擊」的開始,戰事還遠遠沒有完結。

     

    筆者的悲觀預測是,為了「統一思想」和「維穩」的需要,不出五年,當局將會以種種理由把這一科取消。各位且拭目以待。

  • 05Dec

    前些時回內地探親,與一位年輕朋友談起中國當前的形勢。我極力推薦他閱讀國內學者的三本著作:韓毓海的《五百年來的中國與世界》、黃樹東的《大國興衰 — 全球化背景下的路線之爭》,以及郎咸平的《新帝國主義在中國》。以下是我返港後兩人在網絡上的談話。(我姑且稱他為「廣如」)

    ******************************************************************

    Dear Eddy,

    由於工作繁忙,目前只看完王樹東的《大國興衰》,韓毓海的書還在看。閱讀過程中確實給了我不少的衝擊,讓我對新自由主義及全球化有了全新的認識。在這過程中也有跟我的朋友交流,但畢竟目前我的閱讀範圍仍然很局限以及混亂,特別是之前閱讀了吳稼祥先生的一些文章,加上現在中國經濟變革的實施,讓我在左與右之間有了一種很迷茫的感覺。希望你能給予指導,或者再推薦一些學者的言論文章讓我了解更多。

    廣如
    ********************************************************************

    Dear Eddy,

    抱歉這麼久才回信,韓毓海的書我已經看完了。寫得很好,確實很好。只是感覺該書是否過於打擊自由主義,我的意思並不是說自由主義就是好,只是覺得該書在講述觀點時過於選擇性的列舉例子。例如講到在漫長的16世紀里,用了很大量的篇章闡述1567年以來的貨幣政策弊端,并強調這是滿清滅亡的重要原因,卻沒有講到滿清的閉關鎖國,這是其一。第二就是感覺在漫長的19世紀里很多的論述都過於理論化,沒有很多的例子去證明,我的意思是相對客觀的,大篇幅的解釋。所以總體來說,這兩本書都給了我一個非常衝擊的,新的視野,新的觀點。只是在寫作上感覺黃樹東要比韓毓海要更加客觀,理性一些。
    結合你的那幾篇文章,也讓我對現在的國際形勢有了進一步的了解。我理解您的立場是政治需自由,經濟需保護,而現實卻恰恰相反,是嗎?我不知道我是否有了解錯,針對當代康熙的經濟政策,我感到很迷惑和著急,例如在汽車行業現在不斷開放外資比例,這對民族汽車工業是致命的打擊!加上最近對於外資車的反壟斷政策的實施,這讓我想起《大國興衰》里美國針對日本電子產品的一系列反擊政策,而中國恰恰與美國反其道而行之。這讓我對很是擔心和不安和迷茫,中國是否重走日本老路?但是也有前輩認為:中國與日本在本質上的不同,將決定兩者的道路不一樣,到底是否這樣…..
    但是在最後我想提一個不成熟的疑問,在政治層面上,引用你在《兩場鬧劇,一場悲劇》里的廚房起火比喻,那我國現在到底是先安內,還是先攘外?

     

    廣如

     

    ******************************************************************

    Dear廣如,

    你說的沒錯,我們急需的是政治開放和經濟保護,只有這樣(即大力推進政治和經濟公義)才可令國民上下一心,從而達至中華民族的真正復興。如今的政策乃反其道而行,初步看來是利益問題(維持專制以維持特權)加上認識問題(信錯了基於芝加哥經濟學派的「新自由主義」,以及由美帝推動的「華盛頓共識」下的「全球化」這頭「屠城木馬」…),但更令人不安的是,其實兩者也可能同是利益問題!朗咸平的《新帝國主義在中國》就指出中國今天充斥著「現代琦善」,也就是不惜損害國家利益以自肥的貪官。(按照歷史這個比喻對琦善其實不大公允。)你可能聽過「裸官」這個名稱吧,也就是家人和家產都已經遷移到海外(主要是美國)的高幹。一些論者因此說,中美絕不可能開戰,因為我們已經把無數的「人質」自動地送往了敵國!

    另一個令人憂慮的是解放軍的腐敗和戰爭鬥能力問題,而這兩個問題是息息相關的。習近平一上任便高調地要求軍隊能「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必勝」,這兒反映的完全是一種「此地無銀」的嚴峻形勢。徐才厚極可能只是冰山一角。腐敗不但侵吞國家資源,更會做成無領導才幹者因世襲和賄賂身居軍中要職,以及軍備不及規格等危險。不要說中、美開戰,依我的估計,即使中、日開戰,我國海軍也有可能重蹈一百二十年前的覆轍,就像晚清的北洋水師在甲午戰爭中全軍覆沒!

    「民主化」與「去全球化」是我國的真正出路,但超過三分一世紀的「改革開放」已經做就了一大批既得利益者,要現政權改弦更張真可說是緣木求魚甚至與虎謀皮…

     

    Eddy.

    補充:忘了正面回答你最後一個問題:先安內、後攘外還是反過來?我的答案是必須兩者並舉。但與當年日本侵華不同,我們現時沒有軍事入侵的即時危險(核阻嚇力量是關鍵),所以真的要排優先的話,安內還是首要。我們必先自強而後能禦外侮!

     

    ****************************************************************

    Dear Eddy,

     

    这两周我花了点时间把郎咸平的新帝国主义在中国1、2看了一遍,相比一开始的震惊,现在更多的是愤怒,并不是对英美的愤怒,而是对琦善们的愤怒。我最担心是现在不过是换一拨人继续腐败还是是引领中国崛起?我突然想到蒋经国的话“我将以专制来结束专制“,攘外是目的,安内是过程,希望别走错路。另外,那若真如这些学者所言,那我国岂不是只有等死的份了吗?那出路在哪?保守,不行,核心技术全不在中国,特别汽车等行业,肯定不行。开放吧,正中欧美下怀……好吧,那就发展新技术新能源,争取掌握话语权,又自视过高、产能过剩,掉入另一个陷阱。由于我目前工作的关系,在核心技术这里深有体会,国人真的不应该太自视过高,踏踏实实地干实业才是基本,但好像很多人都不是这样想。快钱,快钱才是中国人。大国崛起,言之尚早,是吗。

     

    廣如

     

    ***************************************************************

    Dear廣如,

     

    對!多年來,我都強調鄧小平的「韜光養晦,可以不出頭便不出頭」是極大的智慧。但說時容易做時難,國人(特別是領導層)很難避免「大國崛起」、「民族復興」、「中國夢」等的誘惑(領導者當然還有額外的動機:因為除了民族主義之外,他們的政權已經完全沒有認受性合法性和任何道德精神感召力量…)。西方學者政客當然樂於推波助瀾,令我們沾沾自喜自我陶醉,最後是思想麻痹任由魚肉或下錯棋子。

    我們必須以「破格思維」跳出西方人所制定的這個玩戲,而重新定立遊戲規則。遲些有時間才跟你談談我在這方面的想法。

     

    我的一位網友最近在網上貼了這段評論,我覺得很值得與你分享:

     

    「在世界資本主義危機、各地社會政治矛盾上升,美國帝國主義積極干預各地事變、維護其世界霸權,國際工運和共運處於低谷的大局之下,在香港和台灣,出現了一股將兩地新殖民資本主義制度造成的種種矛盾和問題,說成是「中國崛起」所造成的「論述」,即所謂「中國因素論」。

     

    「我們認為這種論述,基本上延續了過去的反共宣傳,是一種「新瓶舊酒」;所不同者,只是新的「論述」轉換了舊的「論述」的前提:過去中國之「罪惡」,在於它是剝奪私產的「共產國家」,「威脅」以美國為首的「民主陣營」;當今中國之「罪惡」,則在於它是「走資」的「帝國主義」,同樣對後者構成威脅。在這個魔幻的論述之中,世界資本主義所造成的社會矛盾和問題,竟然可以通過撥弄反中國民粹、強化資產階級「民主制」和美國的世界霸權而得到解決;勞苦大眾的任務,不是建立自己的反帝反資社會主義政治力量,而是為反中國/反共風潮提供人力物力,全力支持反中國/反共政客主導的「運動」和選戰。

     

    「當然,這種「運動」無助於抵制剝削和壓迫,甚至為官僚高壓獨裁全面「轉型」為金權統治提供了「路線圖」。在這種左右顛倒、「左」右混雜的「中國因素論」之中,人們詭異地在「反帝國」的旗號下,從事著鞏固當前世界上最強大的帝國主義強權的「運動」。

    「針對以上種種,我們給自己的任務,就是重新提出「被排除出主流的政治理想和左翼觀點,讓香港的年輕人獲得更多資源去判斷形勢」。」

     

    Eddy.

  • 05Dec

    二零一零年初,筆者在「傑出青年協會」的周年大會上,宣讀了一份由我草擬的《傑青綠色宣言》,並獲得大會通過。不久,這份宣言被登於協會的網站主頁。同年十一月十四日月,協會更舉辦了一個新聞發報會並於《經濟日報》出版特刊,以引起社會對全球暖化這個重大議題的關注。《宣言》中的一句這麼說:「哥本哈根會議失敗,全球股市不跌反升,反映世人缺嚴重缺乏危機意識,並繼續沉迷於醉生夢死的生活。我們就像「溫水煮青蛙」寓言裡的青蛙,大難將至還完全沒有逃難抗災的意志和決心。

     

    「本會在此緊急呼籲,毋論作為香港公民、中國公民還是世界公民,我們都必須把對抗全球暖化放到最高的戰略地位。簡單的邏輯是,如果我們在這場「戰爭」中落敗,其他的戰略目標如經濟發展、國家富強、社會公義、世界和平、精神文明建設等的追求都會成為泡影。」

     

    今年九月,著名加拿大女記者兼社運分子娜歐米‧克萊茵(Naomi Klein)出版了一本名叫《這改變了一切》(This Changes Everything)的書,其主旨與上述呼籲同出一轍。當然,這個呼籲絕不新鮮,因為自從美國太空總署科學家詹姆斯‧漢森(James Hansen)於1981年發表研究論文指出「全球暖化」的巨大威脅以來,無數學者皆已作出同樣的呼籲。亦正因為這樣,聯合國於1988年成立了「跨政府氣候變化專家組」(IPCC),並於1990、1996、2001、2007和2013先後發表了五份在結論上一次比一次嚴峻的報告書。而一百六十多個國家亦於1997年12月在日本京都簽署了《京都議訂書》(Kyoto Protocol),以望各國能夠減低二氧化碳排放對抗全球暖化。而2007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即由IPCC以及到處奔走提升大眾對這個問題關注的美國前副總統戈爾(Al Gore)所共同獲得。

     

    但誠如克萊茵在本書指出,人類對這個問題的醒覺,不幸遇上了「新自由主義」(Neoliberalism,基於芝加哥經濟學派的「市場原教旨主義」)的崛起。自八十年代始,由戴卓爾夫人和列根共同推動的「新右回朝」和「華盛頓共識」席卷全球。而在「全球化」的巨浪下,超級跨國企業足跡遍布全世界。在「經濟發展是硬道理」的口號下,更多的煤、石油和天然氣等化石燃料被大量開採和燃燒,二氧化碳的全球排放量不減反增。有如裝了噴射器的超級資本主義(turbo-capitalism)正把人類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正因如此,在克氏這本新著的三部分之中,第一部分便稱為「碰上最壞的時機」(Bad Timing)。

     

    在這一部分,作者更深入到「敵方」的陣營—「氣候變化否定者」(climate deniers)的「重鎮」之一 Heartland Institute,從第一身的角度了解這些人怎樣地永遠以商業利益放於第一位,並如何自欺欺人地否定全球暖化的嚴重性。但就筆者看來,這些揭露的意義不大。巨大既得利益集團為了維護自身利益,投擲巨量的人力、物力、財力以發動輿論攻勢,不斷混沌黑白顛倒是非,從而令大眾對全球暖化威脅產生懷疑等惡行,在Ross Gelbspan 的《Boiling Point》(2005)和Naomi Oreskes與Eric Conway合著的《Merchants of Doubt》(2011)等書都已作出了深入的披露。當今的問題是怎樣把正確的認識帶到普羅大眾之中。

     

    相比起來,本書第二部分「天真的妄想」(Magical Thinking)在內容上則豐富得多。它包括了不少環保組織如何被大財團大企業所誘騙和「收編」的可悲發展、億萬富豪如「維珍航空」的創辦人李察‧布蘭森(Richard Branson)等如何誓言旦旦要對抗全球暖化但最後卻不了了之的過程、以及某些人已經放棄從源頭解決問題轉而提出要進行「行星工程」(geo-engineering)以替地球降溫的危險想法。其間以布蘭森的經歷最具啟發,亦與本書的副標題「資本主義與氣候的對決」(Capitalism Vs the Climate)最為貼切。事實證明,在資本逐利和「做大做強是硬道理」的邏輯驅使下,任何良好的主觀願望都會被輾得粉碎,到頭來不但幫不了忙,反而導致更多的碳排放令災劫加速降臨。

     

    「怎樣也得開始」(Starting Anyway)是第三部分的標題。克氏在此發揮了她的專長,以廣泛的採訪調查手法報導「對抗前線」的最新發展。對於自哥本哈根(2009年)以來一次又一次失敗國際氣候會議,她基本上沒有交待。她花了大量筆墨的,反而是由各地原住民(indigenous people),包括加拿大和美國的北美原住民,也包括非洲和拉丁美洲的一些原住民,為了保衛家園而向煤炭商石油商所作的抗爭。他們有些是訴諸「保護原住民權益」的法律,有些則以血肉之軀抵擋挖土車前進。克氏突顯了其中諷刺之處:在以往,是環保人士致力保護原住民的生存,但現在,則是原住民保護地球上所有人的生存。

     

    從西方數百年來對全世界人民的殖民掠奪出發,克氏指出:「氣候公義」(climate justice)與「全球公義運動」(Global Justice Movement)已經成為了同一個運動。無可避免的結論是:贏的話便一起贏!輸的話便一切都輸掉!

     

    全書的最後一章最是感人,克氏透過了她努力成為母親的痛苦經歷(她曾經兩次流產,最後於2012年誕下兒子),反思人類與自然界唇齒相依的關係。她曾經自問應否把一個新生命帶來這個紛亂和凶險的世界,但簡單的道理當然是,沒有了生命的延續,我們的奮鬥和努力還有什麼意義呢?

     

    克萊茵的成名作,是2000年發表的反對跨國企業壟斷和剝削的《沒有商標》(No Logo),但筆者之成為她的「粉絲」,是看了她於2007年出版的《休克療法:災難資本主義的興起》(Shock Doctrine: The Rise of Disaster Capitalism)。這本書將資本主義的為害從理性的層面帶到感性的層面。作者著力之深,使我閱讀至有關斯理蘭卡漁民受迫害的一章時,禁不住掉下淚來。不用說我對這本相隔七年的新作滿懷期待。

     

    但坦白說我是有點失望,可能因為副標題令我有點期望過高。《休克療法》對「新自由主義」的為禍作出了前所未有的深入批判,但這種批判在新作裡沒有進一步深化。我特別不滿的,是書中採用了“extractivism”(可譯作「榨取主義」)這個字來代表人類貪得無厭的行徑,而沒有直接採用“capitalism”這個出現於副標題中的字眼。要知“extractivism”只是「果」而資本主義的邏輯才是背後的「因」。在這方面,John Bellamy Foster 的《What Every Environmentalist Needs to Know About Capitalism》(2011)無疑更為直接有力。

     

    大家若想對全球暖化危機有更全面的認識,筆者會不避忌諱,推薦拙著《喚醒69億隻青蛙》(2011)。此外,筆者即將出版的新著《資本的衝動:世界深層矛盾根源》,亦應可幫助大家理解「資本毀滅世界」背後的邏輯。

     

    但無論如何,克氏是筆者的偶像(她不單著書立說,更曾於白宮前示威,抗議興建將加拿大油沙開採得的石油運往美國的Keystone XL 油管,更因此而被警察拘捕)。謹在此祝願她的兒子Toma可以在健康快樂的環境中長大,並好像他媽媽一樣,成為一個維護公義和環境的鬥士。

     

    註:原文刊於2014年11月的《悅閱》。雜誌

  • 05Dec

    李偉才(筆名李逆熵)
    — 2014年10月2日晚上8時38 分上載於 Dr. Eddy Lee Wai Choi 面書

    這次由學生帶領的黃絲帶運動規模上完全出人意表,令人既感動又鼓舞。但想到這畢竟是「雞蛋與高牆」的對抗,結果未可逆料,故終日為留守的示威人士憂心仲仲。

    但無論結果如何,我希望所有同學(及至每一個香港人)都能夠清楚:這只是人民抗爭的第一步。而即使我們最後能夠為香港爭取得公平合理的真普選,這也只是抗爭的開始,而絕對不是終結!

    為什麼這樣說呢?這是因為面對著我們的,是一場更大的「全球公義運動」和「氣候公義運動」。前者是一個道德的問題;而後者除了道德之外,還是一個人類生死存亡的問題。時間已經極其緊迫,我們是一刻鐘也不能再浪費。

    可能有人認為不應在這時跟學生說這些議題,因為它們太高深了,同學們是不會明白的。我絕對不同意這種看法。我多年來不斷前往學校演講和跟同學們交流,我對他們充滿信心。真正不明白的是利慾薰心自以為是的成年人世界。

    事實是,過去數百年來,在西方殖民主義霸權主義的推動下,資本主義的全球化正在毀滅這個世界,如果我們不盡快奮起反抗力挽狂瀾,則我們所熟知的生存環境將會在我們眼前迅速崩潰、巨大的人道災難將接踵而至、社會秩序將很快分崩離析、而人類的歷史將會步入漫長的黑暗時期。

    筆者在危言聳聽嗎?讓我們看看以下的事實:科學家告訴我們,自十九世紀中葉以來,人類不斷燃燒煤、石油和天然氣等「化石燃料」所釋放的二氧化碳,已經令地球大氣層中的二氧化碳含量增加了超過40%,而透過了科學家早已警告的「溫室效應」作用,這已令地球的平均溫度上升了接近攝氏一度。進一步的研究顯示,今天的二氧化碳水平已經遠遠超出地球大氣層過去八十萬年來的最高數值;而溫度上升速率之高,更是史所未見。

    攝氏一度有什麼大不了呢?你可能會說。但我們現在說的不是日、夜之間的溫差,也不是季節性的溫差,而是全球全年的平均溫度。這個溫度取決於太陽的輻射和地球跟太陽的距離,所以應該是十分穩定的。

    不要小看這區區攝氏一度的升溫,這已令全球的海平面(因海水受熱膨脹和陸地冰雪溶化)上升了超過二十厘米(想想全球的海洋面積有多大),亦於過去數十年導致北極海冰的大幅消減(從而令地球吸熱更多)、格陵蘭冰蓋(厚達兩、三公里)的急速溶化、全球高山冰雪銳減、眾多生態系統備受擾亂和破壞(熱帶氣候向兩極伸延、低地生態向高山伸延)、瘟疫蟲害四起、風暴變得愈來愈猛烈(因大氣中的水汽多了)、特大的熱浪、山火、水災、旱災等極端天氣災害變得愈來愈頻繁和嚴重。(大家有經歷過這般酷熱的重陽節嗎?)而大量二氧化碳溶於海水,亦已令海洋的酸性增加,直接威脅到海洋物種的生存。

    聯合國集合了數千個科學家組成的專家團隊於去年發表的最新報告指出,如果世界繼續沿著現時的方向發展,則如今出現的問題只會不斷惡化。至本世紀末,預計氣溫會較今天的高出近五度!而海平面會再升高近一米!簡言之,地球將會變成一個不再適合人類居住的世界。

     

    而所謂「氣候公義」,就是指大氣層中多出的二氧化碳大部分乃由西方富裕國家所排放進去,但它們現時卻不肯肩負起應有的責任,既不肯帶頭大力減排,也不肯向貧國作出資金補償讓它們應對氣候災劫。

    這與我們今天的抗爭有什麼關係呢?有!絕對有!因為單是民主制度本身不足以解決這個問題。請看看奧巴馬在零八年競選時如何誓言旦旦要對抗全球暖化,但上任後卻差不多一事無成,便知在現今的資本主義制度下,富可敵國的大財團大企業是如何能夠凌駕甚至脅持政治,從而將一切「去碳」(逐步以「可再生能源」來取化石燃料)的努力化解於無形。美國絕大部分的國會議員都已經被大石油商大煤炭商暗中收買了,任何可能損害這些企業利益的法案也不可能在國會通過。奧巴馬這個總統雖然由普選產生,也完全改變不了這種情況。其他西方國家的領導人基本上也是一樣。(最可惡的是,這些大財團更透過了大量宣傳攻勢以顛倒是非混淆視聽,令普羅大眾對全球暖化危機產生懷疑!)

    在商業競爭、利潤至上、股東利益最大化、股價要不斷上升、必須開拓無限商機、資本只能無限膨脹…等資本主義的硬邏輯之下,不但「去碳」沒希望,就是消滅貧窮和創造平等公義的社會這些理想也永遠無法實現。相反,在「新自由主義」、「新殖民主義」甚至「新帝國主義」的國際勞動分工秩序之下,第三世界的生態環境(包括全球碩果僅存的熱帶雨林)不斷受到摧毀、貧富懸殊變本加厲、各地的原住民飽受迫害最後痛失家園流離失所、「圈地」和「無產化」不斷製造大量的廉價勞動力流入城市成為貧民、貿易自由化導致各國(包括富裕國家)中的人民大量失業、資源爭奪導致國族間劍拔弩張…。我們近年常常聽見的什麼「地緣政治的對抗」,很大程度上其實就是資本主義全球化之下的資源和市場爭奪的代名詞。

    相比起不少第三世界國家,香港已算幸運。但我們亦飽受「地產霸權」和「金融霸權」之苦。權貴階層的驕奢淫逸厚顏無恥與基層市民所飽受的生活煎熬形成了強烈對比,而對社會公義的要求則被抹黑為「福利主義」和「民粹主義」。「富二代」、「富三代」佔踞著社會高位,年輕人向上流動的機會愈來愈少,工作壓力卻愈來愈大。無數青年的精力和聰明才智都被浪費在製造「虛擬財富」(大部分都是「雷曼迷債」的翻版)的金融產業或吸引我們進行更多消費的廣告業。中產不斷被蠶蝕並被迫成為終身的「樓奴」…歸根究底,「社會公義」和「全球公義」、「氣候公義」的追求是分不開的,它們有著共同的敵人,那便是以「自由經濟」之名行「壟斷剝削」之實的權貴資本主義。

    而最弔詭的是,自「改革開放」以來,中共已經隨「美帝」之後,成為了世界上擁護這種「權貴資本主義」的最大政體!中共現時所奉行的絕對不是社會主義而是「官僚資本主義」、「權貴資本主義」、「法西斯資本主義」!它不是一個「左」的政權而是一個「極右」的政權。包括美帝在內的西方因為發展得較早,所以在國內有一定的人權、民主、法治傳統,這令香港人有所嚮往。但她在國際上推行的霸權主義卻往往不為我們所注意。

     

    但到了今天,是我們醒覺的時候了!這次「佔中」運動令我們充份了解到什麼是「基層團結」(solidarity)。讓我們選擇與第三世界的受壓迫人民站在一起,團結起來以對抗全世界的「權貴資本主義」,無論那是奉行「真專制」(主要在國內)的中共,還是奉行「假民主」(主要在國際間)的西方(看看警方如何暴力對付「佔領華爾街」的群眾,便可知即使美國國內的民主其實也是假的)。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實現真正的社會公義和全球公義,並且能夠切實極速對抗全球暖化危機,力挽狂瀾於既倒,令人類文明逃離崩潰的厄運。

    各位同學,真正的抗爭才剛剛開始呢!

  • 05Dec

    李偉才(筆名李逆熵)

    — 2014年10月2日零晨1時13 分上載於 Dr. Eddy Lee Wai Choi 面書

    親愛的同學,無論你是飽受日曬雨淋的靜坐示威者、支援示威人士的義工、或只是在校內罷課甚至只是在心中默默支持示威同學的學生們,讓我這個年近花甲但心境與你們同樣年青的成年人向你們致以最崇高的敬意。你們爭取民主的勇氣和決心,你們的堅毅、和平、克制和守望相助的精神,已經贏得了全世界的支持和讚賞。

    但勝利在望的時候也是最危險的時候。此時此刻,我衷心希望你們認真地考慮戰略性撤退的可能性。除了保障你們的人身安全之外,同樣重要的是保護來得不易的抗爭成果。

    相信你們十分清楚,自催淚彈一役後,北京和特區政府已經作出了重大的策略調整,那便是故意放任佔領的活動蔓延,一方面是預備打一場以逸待勞的虛耗戰,另一方面則有待市民的不滿不斷升級以作為他們最終進行武力清場的借口。其間,他們(包括「幫港出聲」之流)亦會以各種防不勝防的卑劣手法挑起事端。你們在「明」他們在「暗」,在你們體力和精神愈趨疲憊之時,他們總會有一次得手。如果這次運動好像八九民運那樣流血收場,大家辛苦得來的抗爭成果便會付諸流水。最後暗笑的只會是你們最想推翻的689。

    此外,你們的抗爭目的是爭取公平合理的真普選,如今以689下台為談判條件是極為不智的戰略性偏離。下令施放催淚彈已經為全世界所唾罵,他的惡行會由社會輿論來制裁,你們現時應該集中的,是要求特區政府重新進行政改咨詢(以前的乃假咨詢是市民的廣泛共識),以真實地反映香港市民的意見。而在此之上,如果你們能於十月三日公眾假期完結(即恢復上班上學)之前有秩序地撤退,你們將會贏得全世界的掌聲和支持。當然,如果政府食言,你們可於日後再次發動佔領行動。

    或者你們說,佔領行動已有大量市民參與,即使學生撤退也無法叫這些市民跟隨。但不可不知的是,很多市民是為了支援學生守護學生而站出來的。如果你們全面撤退,市民的佔領也不會持久。

    與強權抗爭不單要有勇,還必須有謀。有勇無謀只會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這是任何進行抗爭的人都必須有的常識。你們一些人可能已經作出了巨大犧牲的準備,但其他大部分人呢?你們的師弟師妹呢?

    過去十多年我曾經到過近百間中學演講,題目由「科幻閱讀與欣賞」到「全球暖化危機」到「批判思維解碼」到「從宇宙觀到人生觀」到「一個需要英雄的年代」等,你可能也曾經在校內聽過我的講座,又或是讀過我寫的著作如《三分鐘宇宙》、《夜空之戀》、《格物致知》、《喚醒69隻青蛙》、《反轉經濟學》等。我衷心的希望大家保留實力以作持久的抗爭,我在另一份《敬告書》中,將會詳述我們必須抗爭的方向。我可以鄭重告訴大家,撤退絕不是抗爭的終結,甚至真普選在將來得以落實,也絕不是抗爭的終結。真正的抗爭才剛剛開始呢!

    (待續)

  • 20Nov

     

    不用筆者多說大家也很清楚,本書涵蓋的範圍十分之廣。為了方面大家按照自己的興趣作延伸探究,我把推介的書籍以主題來劃分。括號內的是最新版本的年份。一些經典著作則會同時列出原版年份以作參考。

     

     A.     書籍

     

     (1)   宏觀歷史

     

    1.          Clive Ponting World History: A New Perspective2008

     

    2.          David ChristianMaps of Time: An Introduction to Big History ( 2011 )

     

    3.          J. R. McNeill William H. McNeill The Human Web: A Bird’s-Eye View of World History ( 2003)

     

    4.          Jared Diamond Guns, Germs, and Steel: The Fates of Human Societies ( 1999)

     

    5.          Andre Gunder Frnak Barry Gills 合編的The World System: Five Hundred Years or Five Thousand?2014

     

    6.          Kenneth PomeranzThe Great Divergence: China, Europe, and the Making of the Modern World Economy. (2001)

     

    7.          Ian Morris Why the West Rules – for Now (2011)

     

    8.          Franscis Fukuyama The Origins of Political Order (2012)

     

    9.          陳天機的《大自然與文化》(2004

     

    10.      陳方正的《繼承與叛逆現代科學爲何出現於西方》(2009

     

    11.      韓毓海的《五百年來的中國與世界》(2009

     

    12.      郎咸平的《新帝國主義在中國》(2010

     

    13.      黃樹東的《大國興衰—全球化背景下的路線之爭》(2012

     

    (2)   西方殖民主義和資本主義的歷史

     

    1.          Karl Polanyi The Great Transformation – The Political and Economic Origins of Our Time (1944)

     

    2.          E.P. ThompsonThe Making of the English Working Class (1963)

     

    3.          Fernard Braudel的三卷本Civilization and Capitalism: 15th to 18th Century (1967-1979) ;一本易讀得多的入門作品是他於1976年發表的The Dynamics of Capitalism,中譯本名《資本主義的動力》(1994

     

    4.          Immanuel Wallerstein 的四卷本 The Modern World-System Volume I – IV (1974-2011) ;兩本易讀得多的入門作品是他於1983年發表的 Historical Capitalism及於2004年發表的World-Systems Analysis: An Introduction

     

    5.          Eric Hobsbawm有關“漫長的十九世紀”的三卷本著作:The Age of Revolution (1962)The Age of Capital (1975) The Age of Empire (1987),以及有關二十世紀的 The Age of Extremes (1994)

     

    6.          Eric Wolf Europe and the People Without History (1982)

     

    7.          Ellen Meiksins WoodThe Origin of Capitalism: A Longer View (2002)以及 Empire of Capital (2003)

     

    8.          Giovanni ArrighiThe Long Twentieth Century: Money, Power and the Origins of Our Times (1994, 2010) Adam Smith in Beijing (2007)

     

    9.          Eric H. MielantsThe Origins of Capitalism and the Rise of the West (2013)

     

    10.      沈宗瑞的《略說資本主義的歷史與發展》(1993

     

    3)以馬克斯理論為基礎的對資本主義的批判

     

    1.          馬克斯與恩格斯合著的《共產主義宣言》(The Communist Manifesto(1848)

     

    2.          馬克斯的三卷全《資本論》(Das Capital)(1867-1894),後兩本乃由恩格斯根據馬克斯的手稿整理而成。一本相對易讀得多的入門作品是後人根據馬克手稿於1927年出版的《1844年哲學和經濟學手稿》(Economic & Philosophical Manuscripts of 1844)。

     

    3.          Rosa Luxemburg The Accumulation of Capital1913

     

    4.          Vladimir LeninImperialism, the Highest Stage of Capitalism (1917)

     

    5.          György LukácsHistory and Class Consciousness (1923)

     

    6.          Antonio GramsciPrison Notebooks (1935)

     

    7.          Herbert Marcuse One-Dimensional Man: Studies in the Ideology of Advanced Industrial Society (1964)

     

    8.          Paul Baran Paul Sweezy合著的 Monopoly Capital (1966)

     

    9.          Ernest Mandel An Introduction to Marxist Economic Theory (1974)

     

    10.      Joseph H. CarensEquality, Moral Incentives, and the Market (1981)

     

    11.      Robert Heilbroner The Nature and Logic of Capitalism (1985)及21st Century Capitalism (1993)

     

    12.      Ben Fine Alfredo Saad Filho合著的 Marx’s Capital 5th Ed. (2010)

     

    13.      David Harvey Limits to Capital (1982)The Condition of Postmodernity (1989)A Brief History of Neoliberalism (2005) A Companion to Marx’s Capital (2010) The Enigma of Capital (2010)

     

    14.      David Schweickart Against Capitalism (1996)

     

    15.      Michael A. Lebowitz Beyond Capital (1992)

     

    16.      Ellen M. Woods The Retreat from Class (1999)

     

    17.      G.A.Cohen Karl Marx’s Theory of History (1978) Self-Ownership, Freedom and Equality (1995) Why Not Socialism (2009)

     

    18.      Bob MilwardMarxian Political Economy (2000)

     

    19.      John Bellamy Foster Robert W. McChesney合著的 The Endless Crisis (2012) The Theory of Monopoly Capitalism (2014)

     

    20.      Alex Callinicos The Revolutionary Ideas of Karl Marx (1983)An Anti-Capitalist Manifesto (2003)Imperialism and Global Political Economy

     

    2009)以及Deciphering Capital: Marx’s Capital and its Destiny (2014)

     

    21.      Istvan Meszaros Beyond Capital: Toward a Theory of Transition (2000) Marx’s Theory of Alienation2006)及The Structural Crisis of Capital (2010)

     

    22.      John E. Roemer Free to Lose: An Introduction to Marxist Economic Philosophy1988)及 Theory of Distributive Justice (1998)

     

    23.      Andrew Gamble The Spectre at the Feast (2009) Crisis Without End (2014)

     

    24.      Harry Shutt Beyond the Profits System (2010)

     

    25.      Richard WolffEconomics: Marxist Vs Neoclassical (1987)When Capitalism Hits the Fan2009

     


     

    (4)   不以馬克斯的理論為基礎的對主流經濟學、全球化和美國霸權的批判

     

    1.  E.F. Schumacher的 Small Is Beautiful (1973)
    2. Steve Keen的Debunking Economics – Revised and Expanded Edition: The Naked Emperor Dethroned? (2011)
    3.  Stephen A. Marglin的The Dismal Science – How Thinking Like an Economist Undermines Community (2010)
    4.  George Akerlof 與 Robert J. Schiller合著的 Animal Spirits: How Human Psychology Drives the Economy, and Why It Matters for Global Capitalism (2010)
    5.  Nassim Nicholas Taleb的Fooled By Randomness (2005)及The Black Swan (2010)
    6.   Dan Ariely的 Predictably Irrational (2008)
    7.  Daniel Kahneman 的 Thinking, Fast and Slow (2013)
    8.  David Orrell的Economyths: Ten Ways Economics Get It Wrong (2010)
    9.  Rod Hill 與 Anthony Myatt合著的 The Economics Anti-Text (2010)
    10.   Duncan K. Foley的 Unholy Trinity (2003) 與Adam’s Fallacy (2008)
    11. Larry Eliot與Dan Atkinson合著的 The Gods that Failed (2010)
    12. Moshe Adler的Economics for the Rest of Us (2011)
    13.   John Quiggin 的 Zombie Economics (2012)
    14.   Jonathan Schlefer的The Assumptions Economists Make (2012)
    15.  James K. Galbraith的 The Predator State (2009)、Inequality and Instability (2012) 及 The End of Normal(2014)
    16.  Amartya Sen的Development As Freedom(1998)
    17.   Susan George的 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 If… (2004) 及Whose Crisis, Whose Future? (2010)
    18.   Noam Chomsky的Hegemony or Survival (2004) 及 Profit Over People (2011)
    19.  Joseph Stiglitz的 Globalization and Its Discontents (2003)、Making Globalization Work(2007)、Mismeasuring Our Lives(2010)、The Stiglitz Report(2010)、The Price of Inequality(2013)
    20.   Paul Krugman的Peddling Prosperity(1995)、The Great Unravelling (2003) 以及 The Conscience of a Liberal (2007)
    21. Ha-Joong Chang的 Kicking Away the Ladder (2002) 、Bad Samaritans (2008) 、 23 Things They Don’t Tell You About Capitalism (2012) 及Economics – The User’s Guide (2014)
    22. Jeff Madrick的Seven Bad Ideas: How Mainstream Economists Have Damaged America and the World (2014)
    23. John Ralston Saul的 The Collapse of Globalism (2005)
    24. Eric Beinhocker的The Origin of Wealth: The Radical Remaking of Economics and What it Means for Business and Society(2007)
    25. David Held和 Anthony McGrew合著的Globalization/Anti-Globalization: Beyond the Great Divide (2007)
    26. Peter Nolan 的Capitalism and Freedom: The Contradictory Character of Globalisation(2008)
    27. Dani Rodrik的The Globalization Paradox: Democracy and the Future of the World Economy(2012)
    28.  Robert Reich的 Supercapitalism (2008) 、Aftershock (2010) 以及 Beyond Outrage (2012)
    29.   David Korten的The Great Turning (2007)
    30.   Mark Engler的 How to Rule the World (2008)
    31.    David Boyle與Andrew Simms合著的 The New Economics (2009)
    32.  Stuart L. Hart 的 Capitalism at the Crossroads(2010)
    33.   Richard Wilkinson與Kate Pickett合著的 The Spirit Level: Why Equality Is Better For Everyone (2010)
    34.  Thomas Picketty的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2014)
    35.   Walden Bello 的 Dilemmas of Domination (2005)
    36. David Harvey 的 The New Imperialism (2005)
    37. Andrew Bacevich 的 The New American Militarism (2004) 及 The Limits of Power (2008)
    38. John Perkins的 The Secret History of the American Empire (2008)

     

      (5)   金融與金融霸權

     

    1.          John Kenneth Galbraith Money, Whence It Came, Where It Went (1975)

     

    2.          Niall Ferguson The Ascent of Money (2009)

     

    3.          David Graeber Debt: the First 5,000 Years (2011)

     

    4.          宋鴻兵的《貨幣戰爭》(2007)及其續集

     

    5.          Liaquat AhamedLords of Finance (2009)

     

    6.          Kevin PhilipsBad Money (2008)

     

    7.        Will Bonner Addison Wiggin合著的 Empire of Debt (2007) 以及它的新版 The New Empire of Debt (2009)

     

    8.        James Rickards The Currency Wars (2012) The Death of Money (2014)

     

     

     

    (6) 環境生態危機

    1. Ronald Wright的 A Short History of Progress (2005)
    2. Clive Ponting的 A New Green History of the World (2007)
    3. Jared Diamond的 Collapse (revised ed.) (2011)
    4. Donella H. Meadows與Jorgen Randers合著的 The Limits to Growth – the 30- Year Update (2004)
    5. Herman Daly的 Steady-State Economics (1977) 、Beyond Growth (1997) 以及 Herman Daly與 Joshua Farley合著的 Ecological Economics (2nd ed.) (2010)
    6. Tim Flannery的 The Weather Makers (2005)
    7. James Howard Kunstler的 The Long Emergency (2006) 及Too Much Magic (2013)
    8. Jonathon Porritt的 Capitalism as if the World Matters (2007)
    9. James Gustave Speth的 The Bridge at the Edge of the World (2008)
    10. Alastair McIntosh的 Hell and High Water (2008)
    11. Jonathan Neale的 Stop Global Warming, Change the World (2008)
    12. Mark Lynas的 Six Degrees (2008)
    13. Paul Hawken的 The Ecology of Commerce (revised ed.) (2010)
    14. Lester R. Brown的 Plan B 4.0 (2009)、World On the Edge (2011) 及 Full Planet. Empty Plates (2012)
    15. Al Gore的 Earth In the Balance (1992) 、An Inconvenient Truth (2006) 及 Our Choice (2009)
    16. Fred Pearce的 When the Rivers Run Dry (2007) 及 With Speed and Violence (2008) 、The Last Generation (2010) 及The Climate Files (2012)
    17. Nicholas Stern的 The Global Deal (2009)
    18. James Hansen的Storms of My Grandchildren (2010)
    19. Gwynne Dyer的 The Climate Wars (2010)
    20. Collectif Argos與 Jean Jouzel合著的The Climate Refugees (2010)
    21. Henry Pollack的 A World Without Ice (2010)
    22. John Bellamy Foster與 Brett Clark合著的 The Ecological Rift: Capitalism’s War On Earth (2011)
    23. Frank Magdoff與John Bellamy Foster合著的What Every Environmentalist Needs to Know About Capitalism (2011)
    24. Richard Heinberg的 The End of Growth (2011)
    25. Walden Bello的 The Food Wars (2009)
    26. Julian Cribb的 The Coming Famine (2011)
    27. Paul Gilding的The Great Disruption (2012)
    28. John Elkington的 Cannibals with Forks (1998) 及 The Zeronauts (2012)
    29. Bill McKibben的 The End of Nature (2006) 、Deep Economy (2008) 及Eaarth (2011)
    30. Pete Sale的Our Dying Planet: An Ecologist’s View of the Crisis We Face (2012)
    31. Naomi Klein的 This Changes Everything: Capitalism Vs the Climate (2014)
    32. Elizabeth Kolbert的 Fieldnotes from a Catastrophe (2006) 及 The Sixth Extinction (2014)

     

     

     

     

     

    (7) 政治哲學、政治經濟學

     

    1.          Joseph A. SchumpeterCapitalism, socialism and democracy (1942)

     

    2.          F. A. Hayek The Road to Serfdom (1944) The Consitution of Liberty (1960)

     

    3.          Karl PopperThe Open Society and Its Enemies (1945) The Poverty of Historicism (1957)

     

    4.          Milton Friedman Capitalism and Freedom (1962) Free To Choose (1980)

     

    5.          John Rawls A Theory of Justice (1973)

     

    6.          Robert Nozick Anarchy, State and Utopia (1974)

     

    7.          Ronald Dworkin Taking Rights Seriously (1978) Sovereign Virtue (2000)

     

    8.          Isaiah Berlin The Proper Study of Mankind (2000)

     

    9.          G.A. CohenSelf-Ownership, Freedom, and Equality (1995) Why Not Socialism? (2009)

     

    10.      Amartya Sen The Idea of Justice(2009)

     

    11.      Michael Sandel Justice: What Is the Right Thing To Do? (2010) What Money Can’t Buy (2013)

     

    12.      Jason Brennan Why Not Capitalism? (2014)

     

    13.      周保松的《政治的道德:從自由主義的觀點看》(2014

     

     

     

    (8) 社會改革建議

     

    1.          Margrit Kennedy Susan Meeker-Lowry合著的 Interest and Inflation Free Money (1995)Margrit Kennedy Occupy Money (2012)People Money (2012)

     

    2.          Paul HawkenAmory Lovins合著的 Natural Capitalism (1999)

     

    3.          David SchweickartAfter Capitalism (2002)

     

    4.          Tim Jackson Prosperity Without Growth (2008)

     

    5.          William Felice The Global New Deal (2010)

     

    6.          Jaime Pozuelo-MonfortThe Monfort Plan (2010)

     

    7.          David KortenAgenda for a New Economy (2010)

     

    8.          Peter M. SengeBryan Smith合著的The Necessary Revolution2010

     

    9.          Eric WolffOccupy the Economy (2012)

     

    10.      François Morin, Krzysztof FijalowskiMichael Richardson合著的 A World Without Wall Street (2013)

     

    11.      Muhammad YnusBuilding Social Business (2010)

     

    12.      Dale DorseyThe Basic Minimum (2012)

    13.   Jeremy Rifkin的The Empathic Civilization (2009) 及The Third Industrial Revolution (2013)

     

    B.     《維基百科》條目

    1. Tax – http://en.wikipedia.org/wiki/Tax
    2. Trade – http://en.wikipedia.org/wiki/Trade
    3. History of Money – http://en.wikipedia.org/wiki/History_of_money
    4. Usury – http://en.wikipedia.org/wiki/Usury
    5. Free Market – http://en.wikipedia.org/wiki/Free_market
    6. Mercantilism – http://en.wikipedia.org/wiki/Mercantilism
    7. Invisible Hand – http://en.wikipedia.org/wiki/Invisible_hand
    8. Colonialism – http://en.wikipedia.org/wiki/Colonialism
    9. History of Slavery – http://en.wikipedia.org/wiki/History_of_slavery
    10. Neocolonialism – http://en.wikipedia.org/wiki/Neocolonialism
    11. Imperialism – http://en.wikipedia.org/wiki/Imperialism
    12. Economics – http://en.wikipedia.org/wiki/Economics
    13. Classical Economics – http://en.wikipedia.org/wiki/Classical_economics
    14. Criticisms of The Labour Theory of Value – http://en.wikipedia.org/wiki/Criticisms_of_the_labour_theory_of_value
    15. Neoclassical Economics – http://en.wikipedia.org/wiki/Neoclassical_economics
    16. Criticisms of Neoclassical Economics – http://en.wikipedia.org/wiki/Criticisms_of_neoclassical_economics
    17. Capitalism – http://en.wikipedia.org/wiki/Capitalism
    18. Criticism of capitalism – http://en.wikipedia.org/wiki/Criticism_of_capitalism
    19. Socialism – http://en.wikipedia.org/wiki/Criticisms_of_neoclassical_economics
    20. Marxism – http://en.wikipedia.org/wiki/Marxism
    21. Capitalist Mode of Production – http://en.wikipedia.org/wiki/Capitalist_mode_of_production
    22. Surplus Value – http://en.wikipedia.org/wiki/Surplus_value
    23. Rate of Profit – http://en.wikipedia.org/wiki/Rate_of_profit
    24. Tendency of the Rate of Profit to Fall – http://en.wikipedia.org/wiki/Tendency_of_the_rate_of_profit_to_fall
    25. Transformation Problem – http://en.wikipedia.org/wiki/Transformation_problem
    26. Overproduction – http://en.wikipedia.org/wiki/Overproduction
    27. Crisis Theory – http://en.wikipedia.org/wiki/Crisis_theory
    28. Alienation – http://en.wikipedia.org/wiki/Marx%27s_theory_of_alienation
    29. Valorization – http://en.wikipedia.org/wiki/Valorisation
    30. Immiseration – http://en.wikipedia.org/wiki/Immiseration_thesis
    31. Criticisms of Marxism – http://en.wikipedia.org/wiki/Criticisms_of_Marxism
    32. Anarchism – http://en.wikipedia.org/wiki/Anarchism
    33. Trade union – http://en.wikipedia.org/wiki/Trade_union
    34. Labour movement – http://en.wikipedia.org/wiki/Labour_movement
    35. World-System – http://en.wikipedia.org/wiki/World-system
    36. Dependency Theory – http://en.wikipedia.org/wiki/Dependency_theory
    37. Triangular Trade – http://en.wikipedia.org/wiki/Triangular_trade#Atlantic_triangular_trade
    38. History of Capitalism – http://en.wikipedia.org/wiki/History_of_capitalism
    39. Enclosure – http://en.wikipedia.org/wiki/Enclosure
    40. Proletarianization – http://en.wikipedia.org/wiki/Proletarianization
    41. Primitive Accumulation of Capital – http://en.wikipedia.org/wiki/Primitive_accumulation_of_capital
    42. Distribution of Wealth – http://en.wikipedia.org/wiki/Distribution_of_wealth
    43. Economic Inequality – http://en.wikipedia.org/wiki/Economic_inequality
    44. New Deal – http://en.wikipedia.org/wiki/New_Deal
    45. Neoliberalism – http://en.wikipedia.org/wiki/Neoliberalism
    46. Thatcherism – http://en.wikipedia.org/wiki/Thatcherism
    47. Reaganomics – http://en.wikipedia.org/wiki/Reaganomics
    48. Privatization – http://en.wikipedia.org/wiki/Privatization
    49. Deregulation – http://en.wikipedia.org/wiki/Deregulation
    50. Supply-side Economics – http://en.wikipedia.org/wiki/Supply-side_economics
    51. Corporatism – http://en.wikipedia.org/wiki/Corporatism
    52. Anti-corporate activism – http://en.wikipedia.org/wiki/Anti-corporate_activism
    53. Finance Capitalism – http://en.wikipedia.org/wiki/Finance_capitalism
    54. Stock – http://en.wikipedia.org/wiki/Stock
    55. Bond – http://en.wikipedia.org/wiki/Bond_%28finance%29
    56. Financial crisis of 2007–2008 – http://en.wikipedia.org/wiki/Financial_crisis_of_2007%E2%80%9308
    57. Free Trade – http://en.wikipedia.org/wiki/Free_trade
    58. Globalization – http://en.wikipedia.org/wiki/Globalization
    59. Washington Consensus – http://en.wikipedia.org/wiki/Washington_Consensus
    60. Anti-Globalization Movement – http://en.wikipedia.org/wiki/Anti-globalization_movement
    61. Fair Trade – http://en.wikipedia.org/wiki/Fair_trade
    62. Trickle-down Economics – http://en.wikipedia.org/wiki/Trickle-down_economics
    63. Poverty – http://en.wikipedia.org/wiki/Poverty
    64. Global Justice – http://en.wikipedia.org/wiki/Global_justice
    65. Welfare – http://en.wikipedia.org/wiki/Welfare
    66. Public good – http://en.wikipedia.org/wiki/Public_good
    67. Welfarism – http://en.wikipedia.org/wiki/Welfarism
    68. Negative Income Tax – http://en.wikipedia.org/wiki/Negative_income_tax
    69. Basic Income – http://en.wikipedia.org/wiki/Basic_income
    70. Social Impact Bond – http://en.wikipedia.org/wiki/Social_impact_bond
    71. Social Business – http://en.wikipedia.org/wiki/Social_business
    72. Triple Bottom Line – http://en.wikipedia.org/wiki/Triple_bottom_line
    73. Monetary reform – http://en.wikipedia.org/wiki/Monetary_reform
    74. Localism – http://en.wikipedia.org/wiki/Localism_%28politics%29
    75. Sharing Economy – http://en.wikipedia.org/wiki/Sharing_economy
    76. Social Democracy – http://en.wikipedia.org/wiki/Social_democracy
    77. Progressive tax – http://en.wikipedia.org/wiki/Progressive_tax
    78. Social Market Economy – http://en.wikipedia.org/wiki/Social_market_economy
    79. Market Socialism – http://en.wikipedia.org/wiki/Market_socialism
    80. Nordic Model – http://en.wikipedia.org/wiki/Nordic_model
    81. Cooperative – http://en.wikipedia.org/wiki/Cooperative
    82. Liberalism – http://en.wikipedia.org/wiki/Liberalism
    83. Libertarianism – http://en.wikipedia.org/wiki/Libertarianism
    84. Global Warming – http://en.wikipedia.org/wiki/Global_warming
    85. Effects of Global Warming – http://en.wikipedia.org/wiki/Effects_of_global_warming
    86. Food Security – http://en.wikipedia.org/wiki/Food_security
    87. Water Scarcity – http://en.wikipedia.org/wiki/Water_scarcity
    88. Peak Oil – http://en.wikipedia.org/wiki/Peak_oil
    89. Holocene Extinction – http://en.wikipedia.org/wiki/Holocene_extinction
    90. 100% renewable energy – http://en.wikipedia.org/wiki/100%25_renewable_energy

   

Recent Comments

  • Dear Alan, I forgot to mention the monumental "Mars Trilogy...
  • 李先生, 非常感謝你的回覆,並容許我引用你的著作,先生的信任是我的榮幸。 我需要進一步思量如何採用你的材料,...
  • Dear Mr. Lau, Many thanks for your encouraging words. Of co...
  • Dear Eddy, Thanks for the suggestions! I will surely look...
  • Dear Alan, The programme hosted by me will be launched in 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