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020
M T W T F S S
« Jul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 06Aug

     

    「沒有聽過比這更荒謬的假設!」華都都不屑地說。

     

    「我這個假設可是有根有據的呢!」達達圖爭辯說。

     

    「你所謂根據,只不過是些胡亂的猜想罷了。」華都都反駁道。「這麼低等的生物,怎麼可能是泰拉文明的締造者呢!」他的其中一個頭,隨即轉向偌大的天窗,仰望著佔據了窗外大半景色的泰拉星球。

     

    「我知表面看來,這的確十分荒謬,」達達圖說︰「但透過了最新的基因分析,角猿與消失了的泰拉族,在基因上的確存在著十分親密的血緣關係。這是最新的電腦分析結果。左邊的是角猿的基因圖譜,而右邊的則是我們從多個泰拉人的半化石中重建的基因圖譜。你可以仔細看看。」達達圖指著巨型顯示屏上的圖表說。

     

    「這恐怕只是巧合吧?」華都都把三個頭同時轉向顯示屏,企圖找出分析結果的謬誤之處。

     

    可是看了一會之後,三個頭頂都由反映自信的藍色轉為疑惑的綠色。「唔!這可真有點兒古怪!好吧!你便循著這條線索,試試能否破解泰拉文明衰落之謎吧!」

     

    就是這樣,作為星艦科學官的達達圖多番率領研究隊伍,乘坐梭子船從處於航道中的星艦前赴泰拉星的表面,並對泰拉的文明遺迹以及附近的角猿進行更深入的探究。

     

    過了數十個泰拉日之後,達達圖約見了艦長華都都,並向他作出了初步的報告。

     

    「你這不是愈扯愈遠了嗎?」華都都在聽了報告後,三個頭同時搖晃著說。

     

    「我知道這的確令人頗為困惑。」達達圖回答道︰「但遍布於草原上的健力獸,其基因組成確與角猿有頗多共通之處。當然,這些素食的健力獸的智力水平,仍不到哈氏級別的第四級,與泰拉文明更不可能扯上任何關係。但請你看看,即使不看基因分析,也可以看出角猿的外貌 —— 特別是頭部的形態和頭頂的一雙短角 —— 實在與健力獸頗為相似……」

     

    「看來也真頗為相似。」華都都說。「這確是一個耐人尋味的問題。」他頓了一頓,然後三個頭九隻眼睛瞧著達達圖說︰「但很不幸,我們在這個星球已經耽擱了不少時間。星聯議會的指示是,我們必須在二十日之內離開這兒並繼續我們的考察。你能否在這段時間內破解這個謎團,便要看看你的本事了。」

     

    在力爭無效之後,達達圖惟有接受現實,並重新投入到破解謎團的努力之中。

     

    在整個研究的過程裡,達達圖與不少角猿慢慢建立起一種很微妙的感情。令他頗為震撼的是,在這些智慧不高的角猿身上,偶然會出現一種異常深邃並且充滿著哀傷的眼神!然而,當他終於把謎團識破之時,他所感受到的震撼,較之前的還大上千百倍!

     

    星艦就要啟航了。所有船員都在忙碌地準備一切,而超空間星際推進器亦已開始緩慢的啟動程序。一股超低頻的震動遍布於船上每個角落。

     

    達達圖正坐在艦長的預備室,向華都都艦長作出最新的也是最後一次的報告。

     

    「我想我已經找到泰拉文明沒落的原因了。」達達圖的聲音既帶著疲累,亦帶著傷感。

     

    「那麼原因是甚麼?」華都都滿懷好奇地問。

     

    「是『交哺禁忌』的惡果!」

     

    「甚麼?你是說……」華都都頭頂的顏色不斷變換著。

     

    「不錯,是交哺禁忌!我深入地研究過泰拉人的歷史和文化,知道他們與我們一樣,也有著強烈的『同類相食禁忌』和『亂倫禁忌』,但令人驚訝的是,他們的文化中竟然沒有交哺禁忌這回事!」

     

    「難道他們不知道交叉哺育所帶來的危險嗎?」華都都難以置信地說。

     

    「對!」達達圖說。「雖然在他們的科學文獻中,也清楚記載了一種名叫蜜蜂的昆蟲。這種有嚴密社會分工的蜜蜂在幼蟲期間基本上一樣,卻會因為被餵飼的食物有所不同,而發育成不同種類的蜜蜂。例如食物是普通花蜜的話,會變為普通的蜜蜂;而食物如果是一種叫『蜂皇漿』的物質的話,則會變成體積大上千倍的蜂后。」

     

    「這個當然!哺育對發育的巨大影響,正是交哺禁忌的科學基礎。泰拉人既然知道這個道理,為何還是不懂防避呢?」

     

    「唉!原理雖然一樣,但泰拉生物的演化歷程,畢竟與我們的頗為不同。我們的遠祖透過長期實踐而衍生出來的交哺禁忌,並沒有在泰拉族的實踐中得以確立。不要忘記,我方才舉的有關蜜蜂的例子,都只是限於同一物種之間的現象。」

     

    「不可能吧!在同一物種之間已經如此顯而易見,那麼在不同物種之間便更……」

     

    「咳!」達達圖舉起了前翼打斷了華都都的話頭。「對我們來說是顯而易見,但對另一個族類則可能是完全另一回事。雖然,我也覺得泰拉族實在是太疏忽鹵莽,以致大錯鑄成……」

     

    「不要再賣關子了!他們究竟出了甚麼事?」

     

    「還記得我跟你提過的健力獸嗎?」

     

    「有一點兒印象吧!但牠們跟泰拉文明扯得上甚麼關係呢?」

     

    「關係可大了!我們的研究顯示,直至五千個泰拉年之前,泰拉族都是由母親直接用乳汁哺育幼兒的。但在距今約五千年前、一個泰拉人稱為『二十世紀』的期間,他們為了貪圖方便,開始改用一種動物的乳汁來餵飼後代。」

     

    「太可怕了!他們竟會這麼愚蠢!」

     

    「你猜到他們用的是甚麼動物嗎?」

     

    「嗯!難道是你方才說的……」

     

    「正是!是我們如今在泰拉草原上仍然見到的健力獸。不過,健力獸是我們起的名字。泰拉人稱這種動物為『牛』。」

     

    「而那些長相與這些『牛』頗為相似的角猿……莫非牠們便是……」

     

    「不錯!牠們便是泰拉人的後代!」

     

    「噢!我的天!我一直以為對交哺禁忌的恐懼只是基於傳說多於現實。沒想過真的會出現這麼可怕的結果。」

     

    「每個星球的生物化學基礎和演化歷程也有所不同,而泰拉生物的特點之一,是交哺效應的潛伏期特別長。按照我的研究,以健力獸乳汁代替泰拉人乳的影響,在最初的六、七個世代是難以被察覺的。然而,到了泰拉人的二十一世紀下半葉,交哺效應開始逐步顯現。泰拉人驚覺,他們的後代開始出現明顯的畸變︰不單是外貌,而且在智能方面亦迅速衰退。一種主要影響健力獸的可怕疾病『瘋牛症』,亦開始在這些畸變了的後代身上蔓延開來。泰拉人大批大批的死亡,整個文明亦陷入紛亂之中。」

     

    「而如今的這些角猿……」

     

    「正是大浩劫下的餘孽……」

     

    貫穿整艘星艦的超低頻震動起了變化。超空間推動器的啟動正進入最後階段。

     

    「我們有可能幫助這些泰拉人的後代回復正常嗎?」華都都一邊透過電腦發出最後的啟航指令一邊問道。

     

    「恐怕十分困難。基因結構都大幅退化了。交哺效應是一條不歸路……」

     

    「很多謝你的報告,達達圖。我會把情況如實向星聯議會報告。我相信議會很快會決定開發這個星球,並批准大規模的殖民計劃。」

     

    「我可以有一個請求嗎?」達達圖說。

     

    「請說吧!」

     

    「我希望在開發這個星球期間,可以把角猿列為一級保護的生物。畢竟,牠們曾經是這個星球的主人。」

     

    「完全同意。我定必把這個建議寫到報告中去。」

     

    就在這時,自動啟航系統發動起來,星艦在軌道上的時空消失,離開了這顆泰拉人稱為「地球」的美麗行星。

    Posted by Eddy WC Lee @ 1:16 pm

Leave a Comment

Please note: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and may delay your comment. There is no need to resubmit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