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020
M T W T F S S
« Jul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 13Mar

    天蔚:

     

    「這可能嗎?」近月來,這個問題在我心中不斷反覆出現。這是因為還有不足四個月,妳離開這個世界便足有兩年之久。時光的飛逝是多麼可怕的一回事啊!轉眼便已兩年?!這可能嗎?

     

    六百多天的日子,沒有一天不想起妳。無論是我的感受還是我的思緒,已經在不斷地重複又重複,就好像一條金魚在圓形的玻璃缸中不斷繞轉一樣。我知道我必須從這個缸中跳出來,有時我也好像做到了。但更多的時候是重新跌回缸裡去…

     

    最近我又想到另一句說話:「既選擇活下去,便必須活得快樂。而要活得快樂,便必須學會讓快樂跟思憶和悲痛共存。」

     

    由於我之前總是覺得白天也很睏倦提不起精神,而我懷疑這是吃了藥的影響,是以我已大約於一個月前,停了吃葉恩明叔叔開的藥,而只是保留血清素一種。最初的兩天是嚴重失眠,但在柔軟體操和熱牛奶的幫助下,睡眠已是逐漸恢復正常。(妳當然知道爸爸的所謂正常,跟常人的實不一樣。)由於我這次停藥沒有得到葉叔叔的事先批准,所以下星期一(即三天後)再見他時將會有點尷尬。

     

    是了,我已把《天天天晴》這本書送給了超過一百個人。其中除了妳的好友和師長外,還包括了一部分與妳相處了近四天的中大同學,以及妳在「金庸茶館」的好友「三姐」。一些我不認識的人,則於自己買了這本書並看畢後,在報刊撰文抒發她們的感想。其實,我寫這本書的一個主要目的,便是能夠有更多人認識妳 — 雖然只活了十九年,卻是有自己獨特性格、思想和感情的我的女兒。我相信我的目的在某一程度上已是達到了。

     

    我和妳媽媽都很積極地生活。前些時我們買了一個麵飽機,但不知怎的在多番嘗試下效果仍然不大理想 — 雖然我們都照樣把麵飽吃了。此外,我已前往張良江叔叔那兒進行「植牙」。(還記得妳離世前數個月,爸爸曾帶妳到過他那兒洗牙嗎?)但現時只是植入了嵌進下顎骨的部分,要待我從東歐旅行回來才會把假牙裝上。

     

    妳也許會覺得難以置信的是,我現在有七個Facebook之多:Lee Wai Choi一個(就是我之前把寫給妳的五十封信於上去的地方)、Dr. Eddy Lee一個、「繁榮反思小組」兩個、「浩浩熵熵」兩個、香港科幻會一個。但它們沒有一個是我自己建立,而是由朋友替我建立的。如今差不多每一天都有人要求加入我的各個Facebook群組。我相信我現在的「網友」已有數百人之多。

     

    我在過去的信中未有提及的,是我與一班「繁榮反思小組」的成員在去年七月一號參加了大遊行。而前天則參加了「五‧一勞動節」的大遊行。在「七‧一」大遊行中,我更與Ringo叔叔一起製作了四幅橫額構成了一個方陣。橫額分別寫著:「我們需要怎樣的繁榮?」、「資本主義競增長,環境生態慘遭殃;既倒狂瀾須力挽,群策改弦復更張」、「水漲船高欺人語,貧富懸殊見假真;投機泡沫皆巨賈,共富方能享太平」、以及「爭取二零一七真普選」等字眼。以主流價值觀看來,爸爸是年紀愈大愈激進。就我自己而言,我只是愈來愈了解世界的真相吧了。

     

    讓我告訴妳兩件開心的事情吧。第一件是我發現了柴可夫斯基的四首 orchestral suites原來是頗為動聽的。當然,它們跟他的七首交響曲不能相提並論。但「柴記」(我們古典音樂發燒友對他的暱稱)是我最喜愛的作曲家之一,因此能夠聽到即使接近六、七成交響曲水平的他的作品,已是一件令人十分歡欣的事情。(還記得妳曾經陪伴爸爸一起聽過他的「曼符禮交響曲」的終章嗎?)

     

    至於另一件事情則更加令人雀躍。那便是有一顆新發現的彗星會於今年年底闖進太陽系的內圍,而天文學家估計它可能較十六年前的Comet Hale-Bopp還要明亮奪目!(對,Comet Hale-Bopp就是爸爸以水彩繪畫的「父、女觀賞彗星圖」之中的那一顆。)可以這麼說,這顆名叫Comet ISON的彗星的來臨,已成為了全世界所有天文愛好者引頸以待的一項盛事。

     

    好了。下次才跟妳再談吧!

     

    父字

    2013年5月3日

    Posted by michael chan @ 9:04 am

Leave a Comment

Please note: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and may delay your comment. There is no need to resubmit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