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020
M T W T F S S
« Jul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 13Mar

    天蔚:

     

    今天是妳逝世兩周年。如今是上午十一時。兩年前的此刻妳已不在人世,而我將於不久收到警署的電話,及那無以名狀的恐怖…

     

    上星期三爸爸與忘年摯友李文健在香港大學晚飯。他比爸爸年長二十歲,退休移居多倫多亦已有二十年。當日我約了他傍晚六點半先在圖書館正門會晤。我從圖書館出來遠遠看到他,不自覺地加快了腳步,到達後先是握住他的手,然後擁著他老弱的身軀,感不住痛哭起來。

     

    我大學畢業不久便由朋友介紹認識李文健。他是香港推動科幻的第一人,熱愛科幻的我跟他一見如故。我們不但同姓,也是同鄉。多年來,我與他一起時,總有點好像跟父親一起般親切。他上次返港時曾來我們家吃過一頓飯,那是妳離世前大半年前的事,相信妳已沒有什麼印象了。但爸爸卻對那次相聚印象深刻。因為那時他暫住置富花園朋友家中,飯後妳媽媽主動提出開車送他和太太兩人返回置富。抵達時我下車與他道別。他說如果仍然健在的話,希望三年之後(即以七十八歲的高齡)再一次返港(「也許是最後一次」)與大家相聚。我當時情不自禁地緊緊地摟著他,並不斷說一定可以再聚的。任誰也估不到的是,不足三年後我與他再聚時,我最愛的女兒已經離我而去,而且永遠不會回來。

     

    晚飯時李文健這樣跟爸爸說:「李偉才你記著,你的悲傷我們都很明白,但無論如何你絕不能讓悲傷打垮自己,而必須戰勝悲傷,重新振作做人。」是的,是老生常談。(人生的智慧有那一項不是?)但出自這個亦師亦友的摯友口中,仍對爸爸起著一定的鼓舞作用。飯後我送他返回大學的研究生宿舍,他第二天一早便飛走了。

     

    告訴妳一個好消息,朗年考進了中文大學的哲學系,將會成為妳的師弟。上星期天我約大家一起晚飯以示慶祝(卻給妳姨長搶先付了帳!),席上我把妳的中大學生證悄悄地交了給朗年,著令他在開課的那天帶在身上,好讓妳終能一嘗開學的喜悅。(這張學生證是妳離世後兩星期由中大校長沈祖堯親身送來我們家的,妳當然沒有機會見過。)

     

    昨天颱風襲港,我和媽媽無意中見到妳的“老友記”在牆上爬行(妳必然記得每逢有小蜥蜴出沒時我們都這樣笑稱)。爸爸絕不迷信,但小蜥蜴在妳忌辰的前夕出現,也算是一種巧合吧。

     

    上月底我應妳的好同學Cherry的邀請(她如今在港大唸物理),為香港大學天文學會的夏令天文營演講(原先安排在嘉道理農場,因我怕遠而改在大學校園),題目是「尋找別的地球」。數日前,我在三十五度的酷熱天氣下前往西貢白普理營,義務替香港天文學會的觀星營活動演講,題目是「從流星雨到大碰撞」。原來數天前適逢英仙座流星雨,觀星營的近百個學生在前一晚進行觀測也有不錯的收獲,但聽來應不及我們一家三口二零零二年在太平山頂所觀看的獅子座流星雨那麼壯觀。我在演講時於是簡述了那次令人興奮的觀賞經歷。一眾同學聽見我們在兩個多小時內看到近三百顆流星,都感到羨慕不已。

     

    這封信本應午飯前寫畢,但Ringo叔叔因為關心我,特地駕車從尖沙咀到北角來跟我吃飯。我們天南地北談了很久。到最後,我跟他分享了最近常常在爸爸腦海中出現的一句話:“Of course it’s about you!” 這兒的“you”指的是爸爸自己。這句話背後的意思,我在之前給妳的信中已有提及。那便是一直以來,爸爸心底裡都不斷吶喊:”Why are all of you so concerned about me? You’ve got it all wrong!! This whole thing is about Fiona, not Eddy Lee at all!”

     

    Of course it’s all about me. 這我從來都明白,卻始終難以在心境上扭轉過來。也許我們根本無需計較:To them, it’s always about Eddy. To me, it’s always about you!

     

    父字

    2013年8月15日

    Posted by michael chan @ 9:05 am

Leave a Comment

Please note: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and may delay your comment. There is no need to resubmit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