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020
M T W T F S S
« Jul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19Feb

    4081662551_79752c7fce

    「人形」與「非人形」外星人的爭論

     

    科幻世界中有關外星人體型的臆想,從來便分為「人形」(Humanoid)和「非人形」(Non-humanoid)兩大方向。威爾斯百多年前所描述的月球人屬於前者,而同樣出於他筆下的、狀似巨型章魚的火星人則屬於後者。雖然一些人曾經爭辯,謂「人形」的體態確有其力學上和功能上的優越性,故此任何發展出高等智慧的生物都必會具有與「人形」相差不遠的體型結構。但筆者多年來始終不為所動,而認為這實乃(1)狹隘的人為中心主義思想;(2)想像力嚴重不足;(3)為了加強故事的親切感和戲劇效果;以及(4)為了節省電影製作成本等等因素所導致的選擇。

     

    以筆者所知,最先討論外星高等智慧生物是否必須酷似人形的科學家,是上世紀中葉著名的考古學家森普遜(George Gaylord Simpson)。他於1964年在美國知名學術期刊《科學》之上發表了一篇文章,題目是〈人形生物的非普遍性〉(The Non-Prevalence of Humanoids)。單從文章的題目,我們已可知道森氏的立場是甚麼。

     

    當然,純粹從科學性和或然率的角度來看,我們無法完全否定一些外星人會真箇酷似人形的這個可能性,問題是或然率有多少罷了。問題是,即使是酷似人形,也不等於看起來與人類幾乎一樣。《阿凡達》上映前不久推出的另一部科幻電影《D9異形禁區》(District 9)便提供了一個很好的「反例」。電影中的外星人基本上屬於「人形」結構,但看起來卻一點也不像人類。(看過這兩套電影的朋友必會看出十分有趣的一點,那便是兩套電影在外星人造型上的分別,是完全配合各自想傳達的訊息。)

     

    當然,《阿凡達》的這個問題在科幻世界中絕不罕見。其中最著名的一個例子,是超級長壽科幻電視劇集《星空奇遇記》(Star Trek)的外星人如「勁悍人」(Klingon)、「羅妙蘭人」(Romulan)、「卡迪薩安人」(Cardassian)、「弗蘭基人」(Ferengi)、「波格人」(Borg)等。劇集裡如何解釋這些眾多的外星人為何竟與人類如此酷似呢?

     

    必須指出的是,《星空奇遇記》實在出現過不少非人形的外星人,但這些都限於一些「一集過」的、科幻成份較高的故事。至於為了可以提供持續性戲劇衝突、作為「常駐背景角色」的外星人如「火神星人」(Vulcan)和「勁悍人」等,都採取了基本上與人類無異的外型設計。

     

    筆者相信,在電視劇集製作的初期,這一取向只是基於製作成本的考慮和戲劇性的需要,而並沒包括深層次的科學考慮。但隨著劇集的成功和影迷群的壯大,一些較認真的影迷開始(按筆者的猜測)從科學的角度質疑這一取向的合理性。而編劇的人(更準確來說可能是監製,因為這套劇集的編劇從來不是一個而是很多個)於是被迫找出一個「自圓其說」的解釋。(熟悉科幻的人都很清楚,科幻的核心其實就是如何將天馬行空的臆想自圓其說)。

     

    按照這個「解釋」(曾於某些劇集中暗示透露),劇集裡所出現的這些高等智慧族類(包括人類在內)之所以如此互相酷似,是因為他們在遠古時都有一個共同的祖先!也就是說,這些族類雖然往往鬥個你死我活,原來都是同一家族裡的「遠房親戚」。當然,這個遠古的祖先是如何透過「播種」、「提拔」(就如透過《2001太空漫遊》(2001: A Space Odyssey的黑色碑石)、「改造」、「殖民」等方式以衍生這些不同的智慧族類,電視劇集裡的交代自是語焉不詳。至於這個祖先是誰、如今「藏身」於宇宙哪一個角落,當然更是一個謎……。

     

    這個「自圓其說」可謂頗為精彩,可惜它有一個致命傷,那便是必須否定科學家百多年來對人類起源所作的深入研究,因為這些研究顯示(證據包括大量化石和基因鑑定)人類確由較低等的動物,一步一步的逐漸演化而來。(一本巨部頭的科幻小說The Minerva Experiment所面對的也是同一個問題。相反,克拉克在《2001》裡的假設則聰明得多。)

     

    雖然筆者說不準是哪幾本小說,但就筆者記憶所及,《星空奇遇記》的這一「自圓其說」後來亦曾被「借用」到其他科幻作品之中。

     

    繞了這麼一個大圈其實想說,《阿凡達》中的外星人(不單是Na’vi族,亦包括星球上的其他土著族裔)與人類的外貌如此相似,要能自圓其說的話,唯一的解釋是兩族其實來自一個共同的祖先。已知這部超級大片將會拍續集甚至第三集,不知編劇會否引入這個前提,以令劇戲性更為濃厚?(正如我們論證阿拉伯人與猶太人其實是兄弟相殘一樣。)當然,這只是筆者的一廂情願,最大的可能,是編劇對外貌體型如斯酷似從不解釋,而只是訴諸天下間的巧合罷了。(畢竟,我們無法論證如斯巧合的或然率為零,對嗎?)

     

    說了這麼多,我們終於可以進入這部科幻電影的核心科幻意念了。那當然便是這部電影名稱的由來:「阿凡達科技」(Avatar technology)。

         

    電影裡的核心科技 —— Avatar technology

     

    如果有讀過筆者的〈我武唯揚〉這個故事的朋友,應知筆者在故事裡即用了Avatar technology這個意念。筆者當時採用的中文名稱是「化身科技」,而上述的英文名稱則被放在括弧之內。筆者更在故事中解釋,化身科技乃由「虛擬實境技術」(Virtual reality technology)和「遙控操縱技術」(Tele-operation)所結合而成。這個故事寫於1997年。當時Avatar這個字差不多沒有人懂得,沒料到在12年後,竟成為了全世界無數人掛在口邊的一個字。(這個故事收錄在筆者於1999年出版的一本名為《無限春光在太空》的小說集之中。由於此書早已絕版,如果是半年前,筆者只能叫你往公立圖書館碰碰運氣。但在今天,筆者當然會叫你往書店購買這本書的新增修訂版《泰拉文明消滅之謎》!)

     

    但筆者必須立刻作出澄清,筆者所構思的「化身科技」與《阿凡達》中所假設的並不相同。簡單來說,是筆者的構想合乎科學得多,而電影裡的構思則甚為誇張,卻亦因而戲劇性得多。

     

    《阿凡達》中的「化身科技」Avatar technology究竟是怎樣的一回事呢?

     

    按照電影的描述,這項科技至少牽涉以下的組成部分:

     

    1.     地球科學家可以把潘星人的遺傳基因和地球人的基因「混合」起來,從而製造出一個與潘星人九成以上相似(體高、膚色、心靈感應觸鬚、可呼吸當地空氣……)、卻仍保留著一些地球人特徵(例如五隻手指和容貌特徵)的個體;

    2.     這些「混合個體」可以在短時間內在一個培植箱(人造子宮)被「催谷」成長(按電影所述,不足一年的時間即可培植出一個接近20歲的個體);

    3.     在這個過程中,這個個體就像植物人一樣,全無感覺和思想;

    4.     最關鍵的科技,是那副好像棺材一樣的「感應傳送囊」。地球探險員(包括片中的男主角Jake Sully及由薛歌妮韋花(Sigourney Weaver —— 肯定是電影裡片酬最高的演員 —— 所飾演的女科學家)只要躺臥在其中,內裡的裝置即會把這個人的思想感情,完全地轉移到上述那些心靈上一片空白的「混合個體」之中。由這時起,這個個體便成為了這個地球人的「阿凡達」,亦即「精神化身」;

    5.     上述這種「精神轉移」是完全可以還原的,因此亦可以(在先進儀器的幫助下)重複地「出、入自如」。

     

    上述第13項已是絕不簡單的超級科技,但比起第4項自是小巫見大巫。老實說,這已經不是甚麼「化身科技」,而簡直是魔幻世界中的「移魂大法」!

     

    筆者發燒科幻超過40年,多年來更不斷宣揚「克拉克三定律」(Clarke’s Three Laws),特別是其中的第三定律:「任何足夠先進的科技文明將會與魔術無異。」(Any sufficiently advanced technological civilization will be indistinguishable from magic.)因此大家可以相信,筆者對科幻世界中各種「天馬行空」的想像絕不會輕易的心存抗拒。但對於上述的「化身科技」,即使如筆者這般熱愛科幻和想像的人也著實覺得難以接受。

     

    「化身科技」的深入分析

     

    首先讓筆者略為講解一下科幻世界中另一種「化身科技」的基本原理。

     

    最先引入這一精彩意念的科幻作家不是別人,正是赫赫有名的科幻大師海因萊因。在一篇距今差不多70年的中篇小說Waldo1942)之中,他描述一個先天患有嚴重肌肉萎縮症的天才,因發明了一套先進的「遙控執行技術」(Tele-operating technology),不單克服了自己的殘障,並且成為了世界的首富。

     

    不久,科幻中的預言即成為了現實。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核能的應用由戰爭轉往和平的用途。而在核電廠裡,由於核反應堆附近的輻射十分之高,控制人員只能透過遙控的機械臂來控制反應堆中的燃料棒和控制桿的活動,其中的原理和過程與海氏所描述的可謂同出一轍。多年後,更為人所熟知的當然是太空穿梭機中,駕駛員透過遙控機械臂可以「足不出艙」即從載貨艙(Cargo bay)中取出人造衛星,或把人造衛星從軌道中回收的技術。

     

    而過去數十年來,科學家霍金(Stephen Hawking)先是透過手指的輕微移動、後則透過眼球活動以控制電腦及輪椅的操作,已儼然成為了Waldo故事主人翁一個活的化身。

     

    上述這些「遙控執行術」固然需要把操作時遇到或引致的環境信息「回饋」(Feedback)給操作者,使他可以作出適當的反應,但這些回饋都是比較粗始的。使它向「化身科技」邁進一大步的,是另一項高新科技︰「虛擬實境技術」(Virtual reality technology)。這種科技把環境的信息透過VR眼罩和一系列貼身的感應傳送器十分逼真地即時傳送給操作者,從而使他有一種完全「置身其中」的感覺

     

    VR為主題的首部電影,應是1992年的《異度空間》(The Lawnmower Man)。可惜這部電影只是借題發揮,完全沒有認真探討這種科技可能帶來的社會後果。相反,國內著名的科幻作家王晉康於90年代末撰寫的中篇《七重外殼》,無論在情節構思或思想性探討性方面,都遠勝得多。

     

    最早把VR 和遙控執行術這兩種科技結合起來而衍生出一種「化身科技」這一精彩構想,就以筆者所知,乃出現於由Charles Sheffield1978年所寫的Sight of Proteus。在小說裡,這種科技被應用於未來世界的一項富豪遊戲。在遊戲中,參與者都「變成」了一個個只有數厘米高的微型機械人,並透過這種「化身」技術進行各種刺激而危險的活動︰例如在後園追捕一頭惡貓!當然,參與者實際上都安坐在遊戲中心的椅子上。他們只是透過VR頭盔和遙控執行術以追捕惡貓罷了。

     

    把這一技術用於嚴肅科學用途的描述,則見諸Robert L. Forward寫於1993年的一部小說Camelot 30K。故事描述人類前往冥王星以外一顆極寒冷的行星探險,並在其之上找到一種體型只有數厘米高,並不能忍受任何「熱度」的智慧生物。為了與這種智慧族類進行近距離的接觸,人類這種體型巨大的「高溫生物」,惟有透過微型的機械化身來進行。這些化身更被製造成與這種生物的外型十分相似的模樣,以增加溝通時的親切感。

     

    而筆者寫於1997年的短篇故事〈我武唯揚〉,則是把這種科技套用於比武之上。

     

    筆者為甚麼不厭其煩的介紹這種「化身科技」呢?筆者的目的,是凸顯出《阿凡達》中的「化身科技」與以往科幻作品中所描寫的是如何的不同。

     

    試想想,電影中的化身科技既不依賴虛擬實境技術,也不需要甚麼遙控執行術,因為它根本便是一種「心靈轉移」(Mind transfer)。

     

    「這又有甚麼問題呢?」你可能會問。

     

    問得好!科幻既強調大膽高超的想像,假設人類未來能夠實現「心靈轉移」又有甚麼值得垢病之處?

     

    (待續)

    Posted by Eddy WC Lee @ 4:00 pm

Leave a Comment

Please note: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and may delay your comment. There is no need to resubmit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