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020
M T W T F S S
« Jul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15Mar

    clone

    「心靈轉移」的哲學考察

     

    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必先要明白,有關「心」與「物」的關係,是人類所認識的最根本而又最深刻的奧秘。筆者無法在此細述千百年來人類在這方面的哲學和科學探索。筆者只是想指出,在一段很長的時間,不同的民族都曾經假設生物擁有一種毋須依賴物質而存在的、神秘的「生命力」;而人類則更擁有一個毋須依賴物質而存在的、超越肉身的「靈魂」。但歷經數百年的深入科學探究,支持這兩個假設的證據可說半點兒也找不著。相反,大量的證據顯示,不論是生命還是意識 —— 包括我們引以為傲的高等意識,都是極漫長的物質演化所衍生的結果。

     

    尤有甚者,意識的物質基礎是極其複雜的。對於我們頭蓋以下那團不到數千克的灰白色物體,究竟如何能夠產生出「自我存在」的奇妙感覺,以及如何建構出一個「外在世界」的鮮活圖像,科學家如今所知的仍是十分有限。但有一點頗為肯定的是,如果把大腦的運作模式比喻作一副電腦中的「軟件」,而把大腦本身看作為「硬件」,則由於兩者皆是漫長進化的產物,因此「軟件」和「硬件」之間的關係遠遠較電腦中的密切,甚至可說是密不可分的。也就是說,我們有理由相信,「意識」這回事將無法被化作成一連串「0」與「1」的數字,而可以在不同的「硬件」之間被搬來搬去。

     

    《阿凡達》這套電影的大前提,當然是上述的立論已被徹底推翻,而人類已經掌握了把意識「搬來搬去」的技術。至此大家也許明白,筆者為甚麼把這種技術稱為「移魂大法」。

     

    正因如此,科幻小說中以此為題材的故事其實不多。例如海因萊因著名的I Will Fear No Evil1970)描述一個億萬富翁為了延長壽命回復青春,搖身一變而成為一個妙齡女郎(對,富翁是位男性),海氏所「採用」的科技也只是大腦移植而非「意識轉移」。真正在其作品中較廣泛引用「意識轉移」這一意念的作家是Robert Sheckley(例如1959年的Immortality Inc.1966Mindswap)。然而,看過這些作品的人會知道,Sheckley處理這個題材時皆採取了一種黑色幽默的戲謔手法,顯示他對這種「未來科技」的可行性沒有懷著認真的態度。

     

    對「意識轉移」這回事其實可以有兩個不同的看法。如果意識真的有如電腦世界裡的「軟件」可以被搬來搬去,則它應該可以被「複製」和傳送,而原有的「拷貝」(Copy)不會在第一副「電腦」(亦即男主角Jake的大腦)中消失。引伸下來,我們可以同時製造很多化身,從而引起了「身份危機」(每一個「化身」都是一個真的「我」!)。但這顯然與《阿凡達》中的描述不符,因為每次進行轉移之時,男主角都變成了完全沒有知覺的「植物人」。這顯然說明,意識並沒有被「複製」,而是真箇被「提取」並傳送到Jake的「混種」化身之中。

     

    但這意味著甚麼呢?極端的一點說,這意味著靈魂學說的復活,亦即我們的精神可以脫離肉體而存在。而這與數百年來科學探究得出的結論可說是背道而馳。

     

    且慢!你可能立即說道:男主角的精神雖然被「提取」,但它在「化身」的大腦中「生根落戶」之前,必須依賴電波的傳遞(「回程」時當然也是一樣)。而從廣義的物理學角度,電波也是物質的一種形式(愛因斯坦100年前即論證了物質和能量是同一樣的東西)。也就是說,男主角的精神一刻也沒有離開物質,因此這項設想不應被扣上「將靈魂學說復活」的帽子。

     

    這種說法當然不無道理,但這便把我們帶到「心靈的電波傳輸」這個關鍵的意念之上。

     

    在電影裡,上述這個意念幾乎從來沒有被提起過。但我們有沒有想過,在傳輸的過程中,電波被干擾了怎麼辦?訊號接收不佳怎麼辦?電源被截斷了怎麼辦?就最後一點而言,男主角的「靈府」是否便會因此煙消雲散?抑或「電波靈府」會自動返回男主角的原有肉身?

     

    最關鍵的當然是,「意識」這種世間上最複雜的東西,其涉及的信息量必然大得驚人。要傳送如此龐大的信息,所用的電波不可能是波長較長的無線電波,而必須是波長短得多的微波,甚至是處於「可見光」頻段的電磁輻射。但要知這些短波輻射不能繞過障礙物,因此其傳遞必須依賴具有「視線所及」(Line-of-sight)的接收器或轉播器的幫助。但在電影中所見,無論Jake的化身身在何方,「心靈傳輸」都可以輕而易舉地進行。你當然可以說,將「意識」傳遞的並非我們所熟知的電磁輻射波,而是一種超乎我們現有科學知識的、全新的傳輸方式(例如所謂「亞空間傳遞」(Sub-space transmission))。這也許是答案之所在,但電影裡卻沒有交代。

     

    當然,如果我們在看的是《哈利波特》而並非一部科幻電影,上述的問題根本毋須深究。至此各位應該明白,較諸一本成功的魔幻作品,寫作一本出色的科幻作品在難度上是高出多少。

     

    好了,就算我們不計較技術上的細節,我們又有沒有想過,上述這樣的一項科技突破所帶來的影響有多麼深遠?

     

    不錯,按照電影中的構想,我們不能隨便地把意識在不同軀體中轉移。男主角之所以被邀請前往潘多拉星球,是因為他的孿生兄弟因意外逝世,而他因為擁有相同的基因組成,所以有機會跟原本培植給他哥哥的「化身」進行「心靈轉移」。這一前提顯示,心靈轉移技術只能體現於基因結構(引伸來說是大腦結構)幾乎一樣的個體之間。但在原則上,這項技術的最直接應用,不是用於「人與外星人基因混合」的化身,而是用於人類自身透過「克隆技術」(無性複製技術)所產生的克隆個體(Clones)。如此一來,人類已是戰勝了衰老和死亡,因為我們永遠可以把精神從一個逐漸衰老的身軀,轉移到一個遠為年輕的軀體之中。「長生不死」這個人類千百年來的夢想將得以實現!

     

    可以這樣說,如果電影中的化身科技真的可能的話,它的震撼性將較電影裡的中心主題(地球人成為侵略者)高出很多倍。也就是說,我們是用一個一級的科幻意念來為一個頂多是二級的科幻意念服務。無論從科幻的角度還是小說創作的藝術角度,這都是一種很蹩腳的做法。(這與筆者多年來宣揚的一個觀點頗為接近,那便是「時間旅行」在科幻小說中永遠只能做主角而不能做配角。但一些科幻作品恰恰違反了這一「守則」而令趣味大減。)

     

    當然,這種「主角變配角」的情況在一些科幻作品中也偶有出現。其中最荒謬的一趟,要算是由阿諾舒華辛力加(Arnold Schwarzenegger)主演的科幻電影《第六發現》(The Sixth Day)。這部電影的主題,正是當年最熱門的一個話題:「無性複製」(Cloning)。但作為科幻創作的一個題材,這個意念其實無甚發揮之處。為了製造戲劇性,荷李活的編劇硬生生地加入了可以把一個人的思想意識快速複製的技術,從而「製造」出多個真假難辨的阿諾舒華辛力加。這個編劇可能從來沒有想過,他這個附加的假設,較諸電影中心主題的含義和影響不知重大多少倍!這種完全沒有常識的劇本編寫,令電影成為「科幻爛片」的經典之一。

     

    綜觀上述的分析,《阿凡達》中的「化身科技」可被看成為一個「精彩的科幻意念」,從而為電影「加分」;也可被看成為一個難以令人入信的「問題意念」,從而令電影「減分」。如何之處,還是留待作為觀眾的你自行判斷吧。

     

    順帶一提,最近一部頗受科幻迷歡迎的小本製作電影《2009月球漫遊》(Moon),也用上了好像《阿凡達》中的意念(無性複製與意識轉移),從而帶出疑雲重重的「身份危機」(Identity crisis)。〔即歐陽峰的問題:「我是誰?」是也!〕就拍攝的手法而言,這部電影較阿諾舒華辛力加的《第六發現》(The Sixth Day)高出很多,但從科幻意念的「輕重不分」和「喧賓奪主」的角度來看,這部電影所犯的毛病可說同樣嚴重。

     

    (待續)

    Posted by Eddy WC Lee @ 12:48 pm

Leave a Comment

Please note: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and may delay your comment. There is no need to resubmit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