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020
M T W T F S S
« Jul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9Mar

    frankenstein

      最近應中英劇團之邀,為他們即將公演的話劇《科學怪人》主持了一個公開導賞講座。由於出席的人數始終有限(其實已有數十人),筆者願借此專欄,把這本奇書與更多朋友分享。

     

    先說是「話劇」,後卻說「奇書」,當然是因為話劇乃改編自同名小說。這本小說原名Frankenstein,於1818年出版,距今已將近200年。

     

    說是奇書並無誇張,因為作者是一名年僅19歲的英國少女,而此書更是她的處女作。相信這名少女做夢也沒有想過,她這本小說竟然會流傳後世,更被改編為無數電影、電視和舞台劇作品。

     

    19歲「少女」處女作流傳200

     

    筆者稱作者為「少女」其實錯了,因為她創作這本小說時已經下嫁了著名英國詩人雪萊(Percy Bysshe Shelley)。正因如此,雖然作者的閨名是Mary Wollstonecraft,後人都稱她為瑪麗.雪萊(Mary Shelley)。

     

    還有一個「美麗的誤會」(還是「醜陋的誤會」?),是大部分人以為「佛蘭克斯坦」(Frankenstein)便是那個滿面針縫、猙獰可怕的「科學怪人」,殊不知Victor Frankenstein乃創造出這個怪人的青年科學家,而怪人在故事裡始終沒有名字。

     

    世界第一部科幻小說

     

    在主流文學中,《科學怪人》被歸類為將恐怖與浪漫集於一身的「哥德式小說」(gothic novel);但在科幻迷的眼中,它則是世上第一部科幻小說。兩種歸類其實並無衝突。判定它屬科幻,是因為「怪人」的創生並非靠巫術或魔法,而是當時最新的科學發現。而這,正把我們帶到這部作品的思想核心。

     

    人類不懈的科學探求,不斷發現新知識,而這些新知識則為我們帶來各種前所未有的能力。這些能力固然可以用於「善」,但當它被用於「惡」之時,是否會帶來愈來愈可怕的後果呢?(你立刻會想到甚麼?炸藥、核能、基因工程、電腦……?)

     

    尤有甚者,即使我們沒有立意作惡,但用新知識新科技製造出來的事物,是否終有一天會超越我們的控制,甚至反過來加害我們?

     

    佛氏情結恐懼製造物失控

     

    這種對自己製造出來的事物失去控制的恐懼,科幻界很自然地稱之為「佛蘭克斯坦情結」(Frankenstein complex)。推而廣之,社會學家則提出了「科技反噬論」,甚至「文明反噬論」等觀點。

     

    在西方世界,這類觀點其實淵源甚深。聖經《創世記》中的阿當與夏娃,正因為偷吃了禁果而犯上「原罪」。古希臘神話中的潘朵拉(Pandora)因為好奇打開盒子,把一切人世間的災難釋放了出來。而普羅米修斯則因為把光明的火炬帶到凡間,而受到永恒的懲罰……《科學怪人》一書的副標題為「現代的普羅米修斯」(the Modern Prometheus),已明確地包含了這種思想。

     

    「佛氏情結」是科幻創作的重要主題:《2001太空漫遊》(2001: The Space Odyssey)中的殺人電腦HAL、《未來戰士》(Terminator)中的機械人統治、《22世紀殺人網絡》(Matrix)之中的電腦虛擬世界等都是其中的佼佼者。

     

    反映人類排斥異類心態

     

    但筆者細讀這本小說時,卻被另一個角度的思考所感動。怪人的本性原來不壞,卻因為人類對他的恐懼、憎恨、抗拒和排斥,一步一步迫他走上絕路。這種「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以及由此而引伸的「去之而後快」的可怕心態,不正是千百年來人類無數悲劇的根源嗎?這本小說與眾多優秀科幻作品一樣(最新的例子是電影《D9異形禁區》(District 9),迫使我們思考甚麼才是真正的包容與「大同」。

     

    最後不得不提的是,這本小說既不冗長亦不艱深,文字更頗為優美,實在十分適合高中學生閱讀。閱讀的要訣只有一個,就是遇到不懂的英文字必須從上文下理推敲,而不宜查閱字典。

     

    (原刊於2010317日《明報》D10 通通識中文‧名家名著)

    Posted by Eddy WC Lee @ 4:13 pm

2 Responses

WP_Cloudy
  • Jacky Says:

    在看科幻故事的同事,我也發覺’機器人’們總想變身為人,不知有否專有名詞,我稱之為’小木偶情意結’,早前在 blog 寫過: http://jacky.seezone.net/2007/02/26/1768/

  • Eddy Lee (李逆熵) Says:

    Dear Jacky,

    Yes, your “Pinochio complex” is a prominent theme in Steven Spielberg’s “AI”. Other memorable movies include “Blade Runner” and “The Bicentennial Man”. However, maybe this is just a projection of our own desires?

    Eddy.

Leave a Comment

Please note: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and may delay your comment. There is no need to resubmit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