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020
M T W T F S S
« Jul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16Apr

      在人類的思想史上,二十世紀初見證了一場波瀾壯闊的觀念革命。最初出現的是愛因斯坦所獨力創立的相對論,然後是眾多物理學家所共同建立的量子力學。前者徹底改變了人類對時間和空間的觀念,而後者則揭示了在物質世界的背後,無論在「客觀實在」還是「因果關係」的層面,都充滿著挑戰人類直觀與常識的弔詭。

      在量子力學的發展過程中,起著主導作用的一個學術中心,乃由丹麥科學家波爾 (Niels Bohr)所領導的「哥本哈根學派」。波爾提出的「互補性原理」(Principle of Complementarity),認為在基本粒子的超微觀尺度,物質所呈現的「波、粒二象性」(wave-particle duality)並非源於人類認識上的不足,而是宇宙的根本特性。也就是說,我們必須同時擁抱「波」與「粒子」這兩個不相容的直觀圖像,才可對大自然作出完整的描述。

      此外,波爾更宣稱我們對現實的了解,永遠只能夠止於「或然性」的層面,因為「或然性」亦是宇宙的本質。愛因斯坦與波爾雖然是畢生的摯友,卻始終強烈反對這套「哥本哈根詮釋」(Copenhagen Interpretation)對「何謂客觀實在」所提出的觀點。

      對人類直觀理性中的「客體實在」提出嚴峻挑戰的另一關鍵論證,是德國科學家海森堡(Werner Heisenberg)所提出的「不確定原理」(Uncertainty Principle,又稱「測不準原理」)。這一原理表明,人類對「實在」的認知永遠都只能是不完全的。例如我們對一顆電子的位置知道得愈精確,我們對它的速度便知得愈模糊。相反,我們若是對它的速度知得十分精確,對它究竟身在何方則無法確實得知。這種情況並非來自我們科技上的不足,而是宇宙的本質如此。

    把科學追尋寫成話劇

      筆者唸物理學出身,對上述這場充滿著爭議的觀念革命當然十分熟悉。可我卻從來沒有想過,波爾與海森堡這兩位學術巨人之間的關係,可以構成一齣精彩的話劇。

      原來,較年輕的海森堡曾經師從波爾,兩者之間存在著亦師亦友甚至情同父子的親密關係。然而,隨著納粹德國的崛起及對鄰國(包括丹麥)的侵略,兩人的情誼受到了極大的考驗。其中一項關繫著世界安危的秘密科學研究 —— 原子彈的研發,更把這一考驗推至高峰。

      1945年8月,科學家對真理的追求轉化為廣島與長崎上空的菌狀雲。一顆炸彈可以摧毀的不再是一輛汽車而是一整座城市,這種匪夷所思的超級威力開啟了一個新的世界 —— 一個人類有能力可以令整個族類自我毀滅的世界。西方的科學家(包括愛因斯坦)曾經聯名致函美國總統羅斯福,敦促他盡快研製原子彈以打敗軸心國。但當他們親眼目睹原子彈的威力時,一名科學家衝口而出說:「科學家今天終於知道甚麼是原罪了。」(Now we have known original sin!)

      英國劇作家Michael Frayn基於上述的歷史,寫成了《哥本哈根》(Copenhagen)這一套獨特的話劇。透過了波爾和海森堡兩人(還間中加上波爾的太太)的多番對話,話劇展示了在大時代當中,兩位歷史巨人所承受著的巨大包袱與煎熬:為知識、為真理、為正義、為國家、為民族,甚至為了全人類的未來……。

      這套話劇的寓意是深刻的。每個人的成長都是一個認識的過程和選擇的過程,作為一個族類的人類何嘗不是一樣?在二十世紀上半葉,人類在尋找真理的道路上作出了重大的突破,也在知性上受到了重大的衝擊;在抉擇方面,在奧斯威爾(Auschwitz,位於波蘭的納粹集中營)與洛斯.阿拉莫斯(Los Alamos,據說是原子彈發明之地)之間,人類的良知與道德亦受到了重大的考驗。而兩者竟是如此的息息相關。

    抉擇與取捨必帶來遺憾

      話劇中的對白亦涉及一些十分個人的愴痛經歷,在筆者看來,這並非情節上的一些點綴,而是與話劇要表達的訊息緊密呼應的:抉擇即表示要有所取捨,但無論怎樣取捨也會有所遺憾。而作為「萬物之靈」的人,總要為他所做的一切抉擇承擔責任。

      愛因斯坦曾經說過,「與大自然的深淼浩瀚相比起來,人類的科學和理性是十分膚淺、幼稚和有限的。然而,它卻是我們所擁有的最珍貴的東西。」筆者欲借愛氏這一名句作一引申:「與大自然的深淼浩瀚相比起來,人類的喜怒哀樂是微不足道的。然而,它卻是我們擁有最珍貴的東西。」

    Posted by Eddy WC Lee @ 6:45 pm

Leave a Comment

Please note: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and may delay your comment. There is no need to resubmit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