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020
M T W T F S S
« Jul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13May

        我終於感受到日全食的奇妙了!

        說來也真慚愧。發燒天文數十載的我,竟然要過了「知天命」之年,才親睹日全食這個天文現象。多年來,我在文章和講座中不知多少次談及愛丁頓(Arthur Eddington)怎樣透過日全食時的觀測,印證了廣義相對論有關光綫會受引力場偏折的推斷。在拙作《三分鐘宇宙》中,我更以「天狗食日」的例子,說明科學假設必須具有「原則上可被否證」的性質。然而,當我談到日食是「多麼令人震撼和畏懼」之時,我完全是紙上談兵,憑空想像的。

        同時也是科幻發燒友的我,當然記得經典科幻電影《2001太空漫遊》開場不久,曾經出現日全食的景象。這固然是電影特技的效果,但即使是日食的真實記錄,也遠遠不及身處其中的那種感覺的萬分之一。而這,正是仰觀天象(不獨限於日全食)的引人入勝之處。

        新疆、烏魯木齊、哈密、伊吾、葦子峽、太陽曆廣場……這肯定是我仰觀天象生涯中一串不會磨滅的美好回憶。人的年紀愈長,便愈明白幸福並非必然,從而愈懂得珍惜和感恩。少年時在《讀者文摘》讀過的一篇文章指出,每人心中都應該有一本存摺,而每一趟美好的人生經歷,便有如一筆存款。存摺中的存入愈多,我們的人生便愈為豐盛。不用說,這次新疆日全食之旅,已經成了我生命存摺中沒有人可以拿走的一筆巨大存款。

        幸福的確並非必然!回想全食前的十多分鐘,朶朶烏雲像有意戲弄我們的飄來晃去,至令一眾逐日者心焦如焚。到最後關頭,烏雲竟又戲劇地消散得幾乎無影無踪!來得不易的東西令人倍加珍惜,當時在場上千人的那種歡欣雀躍之情,未曾親歷的實難言傳。

        全食的一刻,以「天地動容」來形容實不為過。直接的反應是:平生那有見過這樣的景象!大地一下子暗了下來,但天上卻絕不是漆黑一片。相反,暗藍的天空中掛著一個黑太陽。這個黑太陽被一圈耀眼的火焰所包圍着。而在太陽左上方不遠處,是平時難得一見的水星。差不多同一方向的再遠處是燦爛奪目的金星。方才引起我們喧天的咒罵和哀求的烏雲,如今只剩下小小的一片,懶洋洋的躺在太陽的右邊,似乎不願離開這個瑰麗的舞台。整幅圖景的下方,是營地附近一排挺拔的樹木。它們為浩瀚的宇宙奇觀帶來了一點大地的生氣,也成為了大自然這幅美麗畫卷一道壓軸的風景線。

        以上是肉眼所見的景象。若透過天文愛好者的心靈眼睛,看到的已不是一幅平面的景象,而是一個平時無法得見的、立體的內太陽系景象。可不是嗎?我們同時看到太陽、水星和金星。其次當然便是在我們腳下的第三顆行星 — 地球,以及地球的忠實伴侶 — 正在以她的身軀遮擋著太陽而令我們可以看到這一切的月球。五顆天體的會聚,造就了令人難忘的一刻。

        親歷其境之後,方知自己以往的無知。我一直以為全食的一刻天空會漆黑一片,殊不知太陽色球層的亮度(方才提及那環繞著「黑太陽」的火焰圈),已足夠令天空仍帶昏暗的藍色,而除了明亮的水星和金星外,呈現在這個暗藍天幕上的星辰並不多。此外,正由於色球層的耀目,感覺上不是太陽消失了,而是往常的「白太陽」變成了「黑太陽」!

        上述只是和臆想中的不同,並不構成失望的感覺。事實上,掛著黑太陽和兩大行星的暗藍天空,比想像中的漆黑「夜空」還要漂亮。而暑熱的大白天暗下來後所起的一陣涼意,也著實令人心頭悸動。然而,這次親歷其境也確有失望的地方,那便是日冕遠沒有想像中的明顯和壯觀。這一方面可能是日冕剛巧在這段時期不太活躍,但更大可能,是我被通過較長時間曝光的天文照片欺騙了。

        另一個較失望的地方,是看不到「雞鳴犬吠、百鳥歸巢」的異象。也許是全食時間過短,動物都來不及反應?這對我來說可以是一股動力,那便是要經歷一趟為時更長的日全食!(資深發燒友請不要戳破我的美麗想望,說「百鳥歸巢」只是文人的渲染云云……)

        最後必須一提的,是這次日食之旅的額外收穫:晚上得以欣賞在文明之域無法得見的璀璨星空。要細說這一收穫可另寫一篇文章。在此,我只想突出對兩個個星系的觀賞。第一個是人類肉眼可見的最遠物體:仙女座的M31大星系;至於另一個,當然便是我們身處的銀河系。

        仙女座大星系我當然看過,但從未有這般清晰易辨。肉眼觀看已是震撼(因考慮到所見的光綫已跑了二百萬年之久),而透過高倍雙筒望遠鏡觀看,則更覺壯麗。

        談到壯麗,夜空中沒有東西及得上天蠍座和人馬座方向的銀河區域。這個區域每年夏天皆可在我香港家中的露台看得清楚,但這個所謂「清楚」和葦子莢營地所見的,相差不啻十萬八千里。看着數也數不清的星辰,科幻大師阿西莫夫(Isaac Asimov)的一本小說名為《繁星若塵》(The Stars, Like Dust),不禁在腦海中泛起……

        這次觀賞銀河再一次暴露了我的無知。我以往從雜誌中看到銀河中心方向的照片,皆以為那種景象只是透過長期曝光才能獲得的效果,單憑肉眼是無法看見的。如今我才知道,在絕佳的觀測條件下,那完全是肉眼可見的景象。

        在天象觀測以外,此行的另一項收穫,是令我深深領略到,一群志同道合的人 — 那怕日常生活多麼繁忙 — 只要齊心協力,是如何地可以克服重重困難,不單達己,更能達人,令大自然的恩賜得到更多人的欣賞。再一次地,讓我向主辦這次活動的天文學會仝人致以最高的敬禮和衷心的感激。

    Posted by Eddy WC Lee @ 11:52 am

Leave a Comment

Please note: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and may delay your comment. There is no need to resubmit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