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020
M T W T F S S
« Jul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4Sep

    溫度還會上升多少? — IPCC 的預測可靠嗎?

    全球的溫度在未來還會上升多少?這是一個至為關鍵的問題,卻也是個不易回答的問題。

    之所以不易回答,原因主要來自兩方面。第一是我們不能確定,人類在未來(例如未來二十年、五十年、甚至一百年)還會將多少二氧化碳傾注到大氣中去。第二是即使按照最先進的科學知識和理論,我們仍是無法確定,隨著二氧化碳水平的增加,溫度會隨著溫室效應的作用而大致「線性地」增加,還是會因為自然界中一些「非線性的變化」(Non-linear Changes),而作出更為大幅的飆升。

    在未探討這兩個問題之前,讓我們先看看,聯合國專家小組迄今作出了怎樣的預測。

    原來早於一九八八年,在世界氣象組織(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zation)和聯合國環境計劃(United Nations Environment Programme)的共同領導下,聯合國經已成立了一個名為「跨政府氣候變化專家組」(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簡稱 IPCC)的組織,以研究氣候變遷可能對人類帶來的影響。

    IPCC 的成員來自不同的國家,但都是在地球科學研究 — 特別在氣象學和氣候學方面 — 卓有成就的知名學者。他們的人數由最初的數十人,到了今天已達二千七百人之多。在個人的層面,他們之中固然有直接研究全球暖化這個課題的。但作為一個團體,他們的任務並非直接進行有關的科學研究,而是全面地考察、綜合和評估有關的最新研究成果,然後寫成報告以供世人參考。

    迄今為止,IPCC 先後發表了四份詳盡的報告書。發表的時間分別是一九九零年、一九九五年、二零零一年,和二零零七年。其中第一份報告書對全球暖化是否屬實,以及即使屬實,與人類的活動是否有直接關連等問題,仍然作出了一定的保留。但隨著證據的積累,這些保留在第二份報告書裡(一九九五)已大幅降低。正因為這樣,聯合國才推動各國於一九九七年在日本的京都簽署著名的《京都議訂書》(Kyoto Protocol)。

    《京都議訂書》的具體內容是甚麼,筆者會於本書的第三部分講述。我們如今最感興趣的,是IPCC於二零零七年所發表的第四號報告書(亦即最新的報告,下一份報告預計將於二零一三年發表)之中,對全球升溫作出了怎樣的預測。這份報告的英文名稱是 The Fourth Assessment Report,人們大多簡稱為 AR4。為了簡潔,我們以後也會採用這個稱謂。

    AR4 其實作出了多個不同的預測,而每個預測乃基於不同的「情境設定」(Scenario Settings)。其中最樂觀的,是假設人類立刻大力作出「減排」行動以遏抑二氧化碳的增長。在這種情況下,到了公元二一零零年,全球的溫度上升預計為攝氏 1.1 至 2.9 度(平均值為 1.8 度),而海平面的上升則為 18 至 39 厘米。

    至於最悲觀的預測,乃所謂「一切照舊」(Business-As-Usual,簡稱BAU)的情況,亦即人類甚麼也不做而繼續追求經濟的高度增長。在這種情況下,到了公元二一零零年,全球的溫度上升預計為攝氏 2.4 至 6.4 度(平均值為 4.0 度),而海平面的上升則為 26 至 59 厘米。

    以上便是 IPCC AR4 的結論,是迄今為止有關全球暖化發展最權威的論斷。

    然而,自 AR4 發表以來,這個「最權威」的論斷已受到了科學界不少質疑甚至挑戰。質疑的原因包括:

    1. 在二氧化碳增長的問題上,批評者指出即使在最悲觀的情境設定下,IPCC 也大大低估了中國和印度的崛起,以及其他第三世界國家興起所帶來的影響。也就是說,在真正的 BAU 情況下,二氧化碳的增長會較預計中的更為厲害。

    2. 在海平面上升的問題上,AR4 預測的大前提是處於格陵蘭(Greenland)和南極洲的巨大冰層不會出現任何顯著的融化。但近年來觀測到的現象卻是,這兩處的冰層(特別是在格陵蘭之上)的融化,皆較科學家原先估計的厲害和迅速。按此推斷,AR4 所預測的海平面上升很有可能大為偏低。

    3. 在 IPCC 所用作參考的各個有關氣候變化的電腦數值模型(Computer Climate Models)之中,大部分都沒有充份考慮,在正反饋作用的驅使下,可能引致各種「突變點」(Tipping Points)出現而導致溫度的跳升。這是因為它們都假設升溫的幅度不致引發這些突變出現。但假如它們原先的增溫估計偏低,我們便必須認真地考慮這些突變所會帶來的嚴重後果。

    事實上,不少前線的科學家指出,很多暖化的指標如高山冰雪融化的速度、格陵蘭平均氣溫的上升,以及海平面上升的速率等,均較 IPCC 在 AR4 裡所預計的迅速。總的來說,不少論者都認為 IPCC 的結論是過於保守了。

    不少論者指出,IPCC 的結論過於保守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一來厚達近千頁的報告撰寫需時,因此報告中引用的很多資料都是一、兩年前(即二零零六、零五)甚至更早的研究結果;二來好像 IPCC 如此龐大的一個委員會,要每樣事情都達至共識是即近不可能的一回事,結果是「落筆」時只能以相對地最少爭議的較保守論斷作依歸……。

    總結來說,今天大部分科學家都認為「最樂觀」的預測已經可以置諸不理。在溫度方面,全球溫度於本世紀末較今天高出三度以上差不多是肯定的了,但至於會否達至六度這個災難性的地步,則端視人類未來的努力而定。至於海平面會上升多少,由於爭議頗大,筆者會於第十章的連載再作探討。

    Posted by Eddy WC Lee @ 5:57 pm

Leave a Comment

Please note: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and may delay your comment. There is no need to resubmit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