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020
M T W T F S S
« Jul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30Sep

    全球暖化迄今已帶來了甚麼影響?

      全球暖化帶來的最直接影響,不用說是「天氣變得愈來愈熱」。

      到了今天,差不多全世界的人都已經感覺到,每年的夏天變得愈來愈熱,而冬天則變得愈來愈溫暖。與此同時,夏天的時間變得愈來愈長,而冬天則變得愈來愈短。也就是說,每年春天來臨的時間變得愈來愈早。

      科學家的研究更加發現,在全球的範圍內,氣溫上升的幅度不是均勻的。總的而言,高緯度(即離赤道較遠)地區的升溫,較接近赤道的區域(即熱帶及亞熱帶地區)的升溫為多,至於接近兩極的地區,則升溫幅度更為顯著。此外,高山的區域一般亦較低地(特別是沿海)的區域升溫更多。這一空間上的升溫差異,某一程度上解釋了科學家於最初為何大大低估了高山和兩極冰雪融化的速率。

      再進一步的研究顯示,全球暖化迄今帶來的影響,可以歸納為以下幾個方面:

      1. 氣候區域的遷移:一些研究高地生態的科學家於十多二十年前即察覺,不少平常在低地生長的動、植物,開始在愈來愈高的海拔出現。最初他們百思不得其解,並以為這只是個別的現象。隨著資料的積累,他們才知道這是一個全球性的普遍現象。不用說,這正是全球暖化之下,低地氣候區域不斷向高山推進的結果。與此同時,科學家亦發現,全球的熱帶氣候不斷向高緯度的區域(即南、北兩極的方向)進發。不用說,無論對自然生態還是人類社會,這都做成了巨大的影響。(例如不少處於高緯度的城市包括倫敦和紐約等,以往從不需要空調,如今則難以抵擋炎熱的夏天 — 特別在地鐵系統之內。但這已是最低層次的一種影響。)

      2. 高山冰雪的融化:過去數十年來,高山冰雪的大量融化已是一個人所共知的現象。按照科學家的估計,過去一百年來,撇除了兩極的冰冠(Ice-caps)不計,全球高山的冰雪覆蓋已經減少了接近一半。其中一個後果,是除了在隆冬,不少滑雪勝地已經近乎無雪可滑,一些滑雪場因此而倒閉或被迫轉型。

      3. 冰川的大幅退卻:以上說的是高山上的狀況。但同樣的情況亦發生在接近海平面的地方。這兒所指的,當然是冰川出海時,其覆蓋範圍的大幅消減和退卻。這種情況在阿拉斯加、堪斯的那維阿、格陵蘭及至在南極等地皆日趨嚴重。就以位於阿拉斯加的著名國家公園「冰川公園」(Glacier Park)為例,如今的巨型郵輪已經可以駛至以往完全被冰川所覆蓋的巨大U形海灣。按照科學家的推斷,以目前的消融速度,不出三十年,「冰川公園」將會沒有冰川可供觀賞。

      4. 北冰洋海冰的消減:假如我們從太空觀察地球,全球暖化迄今所造成的影響,最明顯不過的必然是北冰洋(Arctic Ocean)海冰的大幅消失(Arctic Ice Shrinkage)。這一消失的驚人程度,大家可以從互聯網上不少 YouTube 短片看得清楚。迄今為止,二零零七年是海冰消減得最厲害的一年。在以往,西方航海家曾夢想有一條「西北航道」(Northwest Passage),可令他們穿過北冰洋從歐洲直達美洲,從而大大減低航程。他們的夢想今天終於成真了。但整體來說,這是個大大的壞消息而非好消息。海冰消失的影響至少包括:北極熊數目銳減並瀕臨滅絕、愛斯基摩人的生計備受打擊、剩下來的海水吸熱較多而令全球暖化加劇等。

      5. 海平面的上升:北冰洋海冰的大量消失,是否正令全球的海平面不斷上升呢?答案是否定的。原因是海冰(Sea Ice)由於一直浮在海面,按照浮力定理,它所引致的水位上升一早便已顯現出來。也就是說,即使海冰融化掉,由於水的體積比同等質量的冰為小(因水的密度比冰為高),所以不會導致水平面進一步上漲。但按照過去的潮汐觀測記錄,科學家發現全球的海平面的確上升了。究其原因,是因為在全球暖化的影響下,海水受熱膨脹所引致。對應於過去一百年全球氣溫上升了近 0.8 度,科學家發現海平面亦因而上升了近二十厘米(其中實也包括了冰川融化的影響,但迄今為止影響只屬輕微)。不要小看這個升幅,對於一些臨海的低地或海拔不高的海島,猛烈風暴時帶來的海水淹浸將會因此較以往嚴重得多。

      6. 對海洋生態的影響:海水溫度不斷上升亦為不少海洋生態帶來了嚴重的影響。例如近年在世界各地日趨頻密的「紅潮」(源自一種海藻的過度生長),以及大量湧現的一些水母(如日本海的越前水母),都可能和海水溫度異常有關。更為嚴重的是,由於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濃度上升,更多的二氧化碳於是溶到海洋之中,最後導致海洋的整體酸性(Acidity)增加。要知不少海洋生物都屬甲殼類生物,而這些甲殼的主要成份是碳酸鈣(Calcium Carbonate)。由於碳酸鈣會被酸性液體分解,隨著海水的酸性增加,這些甲殼類生物將無法製造正常的甲殼而死亡。其中已知受到致命打擊的一種生物是大家都很熟悉的珊瑚(Corals)。過去十多二十年來,因珊瑚死亡後失去色澤,世界各地的珊瑚區出現了大量「白化」(Bleaching)的現象。而大量居住在珊瑚礁的各種生物亦因此失去棲身之所。按照科學家的估計,全球的珊瑚礁之中,已有超過百分之二十遭遇這種厄運。

      7. 天氣反常加劇:全球暖化不單表示天氣會愈來愈熱,也意味著天氣反常的情況會愈來愈嚴重。這個結論既來自理論的推導,亦來自實際的觀測。從時間上來說,這種反常意味著某地應熱時不熱、應冷時不冷,或是應濕時不濕、應乾時不乾。從空間上來說,則意味著從來不會出現熱帶式暴雨的地方會出現滂沱大雨、從來不會出現旱情的地方會出現大旱、或甚至從來不會刮颱風的地方會受颱風侵襲、或從來不會下雪的地方會下起雪來等等。不用說,這些天氣反常(也可稱為「氣候反常」)對人類的各種活動 — 特別是農業生產 — 帶來了不少破壞性的影響。

      8. 極端天氣和暴烈天氣的增加:與上述的氣候反常密切相關的,是天氣變化的幅度。研究顯示,在全球暖化的影響下,這些幅度會有上升的趨勢。就溫度而言,也就是極高溫的酷熱天氣和極低溫的嚴寒天氣會變得愈來愈普遍;就雨量而言,就是特大暴雨 — 以及因此引致的水災 — 會變得愈來愈常見。以往甚麼「百年一遇」(甚至二百年一遇、五百年一遇)的天氣災害如特強的熱浪、雪災、旱災、水災等,不久將會變為「五十年一遇」、「二十年一遇」甚至「五年一遇」。此外,就各種風暴如颱風和龍捲風等的威力而言,亦會不斷地增強。背後的原因很簡單,風暴的威力主要來自空氣的對流運動和水汽所蘊含的熱量。而隨著全球氣溫上升,地面上空的空氣對流自會加劇(從而導致更強的龍捲風),而海洋面的蒸發量增加致令大氣中的水汽含量增加,則提供了更多的熱量(術語稱「凝結潛熱」,Latent Heat of Condensation),致令颱風威力更強,而雨勢也更大。

      9. 對生態平衡的破壞:氣候的反常必然會影響生態的平衡。其中的一個例子,是溫寒帶山區的不少針葉林(Conifers)皆出現大批枯萎死亡的現象。究其原因,是牠們受到了一種專門侵害這種樹木的甲蟲所破壞。但這是一種新出現的甲蟲嗎?事實卻不。原來這種甲蟲一直都與樹林並存。牠們在夏天十分活躍,但到了每年冬天,牠們會大批地死亡,卻會留下眾多的卵子蟄伏在雪地的泥土之中,以待春天的來臨。在以往,樹木與甲蟲之間維持著一種周而復始的平衡。可是隨著全球暖化而冬天變得愈來愈短也愈來愈沒有那麼嚴寒,這些卵子的存活率(Survival Rate)較過往大大地提高。結果是早春一到,大批的甲蟲破土而出,樹木於是招架不了而大批枯萎。當然,這只是生態失衡的無數例子之一。

      10. 疾病的蔓延:無論是從低地到高山還是從赤道到兩極,熱帶氣候的不斷伸展,正把一些原本只屬熱帶所獨有的疾病,帶往一些從來沒有這些疾病的地區。不用說,由於當地的人沒有對應這些疾病的抵抗能力,疾病一旦爆發,即很易成為難以控制的瘟疫。事實上,科學家已發現瘧疾(Malaria)這種疾病開始在從來沒有這種疾病的地區蔓延。一些其他的熱帶病和風土病也有這種趨勢。肯雅的首都奈羅比(Nairobi)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這個十分接近赤道的城市由於海拔很高而氣候清爽,在英國統治期間,很多英國人都喜歡在此居住。然而,從來不受瘧疾影響的這個城市,近年來已受到這個疾病的困擾。聰明的你自會猜到,這是因為隨著氣溫上升,原本無法在奈羅比滋長的瘧疾蚊,已開始在這兒活躍起來。

      以上所描述的,是已經發生和正在發生的一些影響。在下一章我們將看到,在人類仍然不停地把大量的二氧化碳傾注到大氣之中的情況下,科學家預計還會有甚麼情況出現。

    Posted by Eddy WC Lee @ 6:12 pm

2 Responses

WP_Cloudy
  • 方潤 Says:

    李博士,其實9.還有另一方面的憂慮,就是有一些要依賴某些生物繁殖周期的生物,因為春天提早了而影響自身的繁殖。當然更不用說極區生物(如北極熊)因為融冰時期拉長而影響覓食和繁殖。

  • Eddy Lee (李逆熵) Says:

    Dear 方潤,

    Glad to hear from you again! I agree fully with your comment. Will try to incorporate it in my final version.

    Cheers!
    Eddy.

Leave a Comment

Please note: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and may delay your comment. There is no need to resubmit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