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020
M T W T F S S
« Jul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03Dec

    發展核能 — 我們必須與敵同眠嗎?

      我們最先考察的一項「替代能源」,是最具爭議性的核能(Nuclear Energy)。

      事實上,自從第一個核子反應堆(Nuclear Reactor)於一九四二年成功運作以來,不少人曾經寄望,這種嶄新的能源將會帶來一個「美麗新世界」:藉著幾乎用之不竭的能源,人類將會開創一個空前昌盛與和諧的新紀元。

      不幸的是,核能最初的應用,乃以毀滅性的可怕形式出現於戰爭之上,這固然令很多科學家感到痛心。但自二戰結束之後,這種能源的確很快便轉移到和平的用途。「核能發電」成為了戰後一項振奮人心的發展,它與太空探險和電腦一起,把人類帶進了由「核子時代」(Nuclear Age)、「太空時代」(Space Age)以及「電腦時代」(Computer Age)所共同組成的一個激動人心的新紀元。就以美國這個核子大國為例,自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的短短二十多年間,核能發電所佔的份額,便已上升至全國發電量的百分之二十有多。

      但好景不常,由於核能發電所用的「燃料」(主要是鈾 – 235,但「燃料」一詞只是一種習慣的叫法,因為這些物料在使用時不會進行任何化學燃燒)帶有對人體有害的放射性(Radioactivity),而使用後所產生的廢料,則帶有更高的放射性,所以很早便引起了人們的重大憂慮。這些憂慮再加上美、蘇兩國在「冷戰」期間不斷製造大量的、威力愈來愈嚇人的核子武器,最後在西方產生了規模日益龐大的反核運動(Anti-nuclear Movement)。

      對核能發電的致命打擊,來自一九七九年的美國「三里島事件」(Three Mile Island Incident)和一九八六年的蘇聯「切爾諾貝爾事件」(Chernobyl Incident)。前者其實只屬一個小小的操作失誤,其間並沒有對周遭的環境造成輻射污染,亦沒有引致任何人命的傷亡。但不幸的是,在人們對核電安全的信心仍未完全恢復之時,即發生了規模和影響都嚴重得多的切爾諾貝爾核災難。可以這麼說,人們對核電的最大恐懼,在這項災難中差不多完全實現︰廣泛的環境受到了嚴重的輻射污染,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死亡人數則高達數千之多。

      基於上述的發展,核電工業在美國幾乎停頓下來。正在運作的核電廠固然繼續運作,但接著下來的數十年,美國政府沒有發出過任何新的經營牌照,也就是說,沒有任何新的核電廠落成。而美國不斷增長的經濟,電力的供應主要還是來自不斷擴張的燃煤發電,以致二氧化碳的排放與日俱增……。

      更為嚴重的一項影響是,在面對全球暖化這個巨大的災變時,世界各大環保組織(如綠色和平、地球之友等)一直未能放下「反核」這個歷史和意識型態上的包袱,以至直到今天,仍然極力抗拒以核電作為對抗全球暖化的一項重要手段。

      為了讓大家能更清楚地了解這個問題,我把反對核電的主要論點臚列如下:

      (1)運作時可能產生的意外事故

      (2)燃料運輸時可能產生的意外事故

      (3)核廢料的處理問題

      (4)核原料失竊和核擴散(Nuclear Proliferation)的危險

      (5)恐怖襲擊所可能引致的重大災難

      (6)退役核電廠拆卸(De-commissioning)的高昂費用和可能引致的環境污染

      讓我們逐一審視這些論點。美國和歐洲是反核運動最為高漲的地方,但大家可能有所不知的是,迄今為止,核電仍然佔美國總發電量近 20%。在歐洲,法國多年前已經全面擁抱核電,如今的發電量佔全國總額的 80%,居世界首位。另外一個核電大國是日本,發電量佔全國總額的 40%(相信大部人都認為日本是一個十分注重環保的國家,對嗎?)。另外,以色列也開始積極發展核電。

      事實是,全世界眾多核電廠已經成功地運作了數十年之久,安全紀錄差不多位列人類各種工業運作之首。由於各國一早已經擯棄了切爾諾貝爾核電廠所用的核反應堆設計,因此同類的災難已經不可能再次發生。跟燃煤發電比較起來,歷年來不絕於耳的重大煤礦災難,其所導致的人命傷亡數目,較核電工業所導致的人命傷亡(即使包括鈾礦開採的傷亡事故)實在不知大上多少倍。(這裡還沒有計算開採煤礦時所造成的重大環境污染,以及整個燃煤工業所引致的健康問題。)

      至於核燃料在運輸時所可能出現的意外或失竊事故,至今亦保持著非常良好的安全紀錄,證明現有的保安制度行之有效。有關恐怖襲擊的憂慮,「九一一」事件發生至今已近十年,至今未有任何事故發出。

      當然,至今沒有發生,不表示將來不會發生。而反核份子強調的正是,萬一事故真的發生,其後果將是極其嚴重的。

      但問題是,在現實世界中,我們做任何事情都不可能沒有風險。每年死於空難的人較每年死於核意外的人多得多,而假如一部載滿乘客的民航客機在一個大城市墜毀,所引起的災難將較最差的核事故還要嚴重,但我們並沒有因此而停止一切航空活動,而是努力把有關的風險減至最低。對核電工業的風險,我們不也應該採取同樣的態度嗎?

      至於核廢料的處理和核電廠拆卸等問題,技術難度雖然不低,卻都不是原則上解決不了的問題。

      反核人士不肯接受核能作為對抗全球暖化的重要手段,背後還有另一個較為政治性的理由,那便是他們認為核電是一種「資金密集」和「權力密集」的工業,因此必會為大財團、大企業所壟斷。相反,可再生能源帶有「分散性」和「草根性」的特質,更為符合他們的社會和政治理想。

      但事實是,核電廠不一定要由私人經營。在對抗暖化的全盤規劃中,政府必須擔當起更主動的角色,即使不是直接投資經營,也應該是所有新建核電廠中的大股東大董事。世界各地的不少公用事業(Public Utilities)都存在著政府的積極參與,如果說這便違反了自由經濟原則而猛烈批評,只反映了批評者的盲目與無知。

      也許你會問,假如全世界都大力發展核電,所需的燃料是否也會不敷應用呢?專家的研究顯示,即使全球皆大力發展核電,已知的鈾礦也足夠未來一百年之用。而假設我們現在新建的都是最新設計的第四代快速繁殖反應爐(4th Generation Fast-breeder Reactor),則我們在燃料供應方面將更不慮缺虞。

      可惜的是,無論專家學者如何作出有力的論證,大部分環保團體仍然抱守舊有的觀念不放,一於「反核」到底。在筆者看來,這是一種令人十分遺憾的情況。大家在往後的章節會看到,各種「可再生能源」長遠來說固然可以取代化石燃料,但關鍵正在於「長遠」這兩個字。對抗全球暖化是一件刻不容緩的事情,而就人類目前所掌握的科技,核電是唯一能夠幫助我們過渡至一個較安全境地的技術。我在此謹向所有環保人士作出呼籲:

      在「核電安全」和「氣候災變」這兩個議題上,我們必須「兩害相衡取其輕」。扼要言之,我們必須拿出智慧和勇氣,選擇「與敵同眠」。

    (文章經編輯略作刪改)

    Posted by Eddy WC Lee @ 12:07 pm

Leave a Comment

Please note: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and may delay your comment. There is no need to resubmit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