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020
M T W T F S S
« Jul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13May

     

     

    「海嘯」所引發的反思
        對大部分人來說 — 包括不少財經金融專家 — 2008年的金融海嘯可說突如其來,而它的兇猛程度更是出乎意料之外。然而,對一些頭腦較清醒的學者甚至只是長期留意世界局勢發展的人來說,這趟全球金融和經濟的大動盪,可說早已在意料之中。

        你可能立即會問:既然這些人洞悉先機,為甚麼他們不早些站出來大聲疾呼,好讓人們有所防範?答案是,他們一早便已經這樣做了!例如我手上便有一本1998年出版,由英國學者Michael Rowbotham所寫的書The Grip of Death(死亡的抱握),副標題是”A Study of Modern Money, Debt Slavery and Destructive Economics”(現代金錢、債務奴役與毀滅性經濟的研究)。

        除了題目與出版年份外,這本書最令人驚訝的地方(即使未看內容),還在於它的封面設計:一條長蛇緊緊纏繞著地球,而長蛇身上則寫著「按揭、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銀行與股市、美元、英鎊、日圓、債務」等字眼。

        如果說這本書只是個孤立的例子,那末到了海嘯爆發的前幾年,這些警告已是不絕於耳。隨便舉幾個例子,有2005年的《格林斯潘的騙局》(Greenspan’s Fraud: How Two Decades of His Policies Have Undermined Global Economy)、2006年的《負債纍纍的帝國》(The Empire of Debt: The Rise of an Epic Financial Crisis)、以及2007年2月出版的《如何在經濟崩潰下自保》(Crash Proof: How To Profit from the Coming Economic Collapse)。丹麥一個經濟研究員在2006年3月發表的一篇碩士論文中,更早已詳細地預言了崩潰的過程。

        留意上述的警告並非有如大批風水命理學家每年作的「預測」,亦即有人看好有人看淡所以必定有人「測中」。在不少這些警告背後,都有大量歷史考察、資料分析知學術論證。

        你當然會問:既然如此,為甚麼我們的政治領袖和商界領袖不聽取勸告,及早改轅更張呢?

        啊!這便牽涉到人性的悲哀了!這些悲哀包括人性的貪婪、短視、盲目和惰性,也包括巨大既得利益者所刻意製造的瞞騙與假像,以及由此導致的制度扭曲、政策偏差和人心迷失。試想想,當股市和樓市仍在狂升之時,收手的勸告會有人聽得入耳嗎?更形象地說,狂歡派對正酣之時,提出終止派對的人只會被人痛毆。歷史上屢見不鮮的是,帶來壞消息的信差不單不會得到感激,反而會受到咒罵。

        經歷了金融海嘯的當頭棒喝,一部分人確實作出了一定的反思。過去三十年的主流意識如「新自由主義」(Neoliberalism)、「芝加哥學派經濟理論」(Chicago School of Economics)、「新經濟主義」(New Economism)、「華盛頓共識」(Washington Consensus)、「滲漏式經濟學」(Trickle Down Economics)等,一一受到質疑和挑戰。而全球暖化、氣候災變、生態崩潰、貧富懸殊加劇、不公平貿易、全球公義運動、恐怖主義的真正根源等等過往被受忽視甚至遏制的議題,終於受到較大的注視。

        一個具代表性的例子,是暢銷作家弗利曼(Thomas Friedman)於2005年出版的《世界是平的》(The World Is Flat)和於2008年出版的《世界又熱、又平、又擠》(Hot, Flat and Crowded)。前者幾乎毫無保留地歌頌全球化,與後者的大聲疾呼拯救地球,形成了強烈的對比。短短三年之間,作者的取態差不多來了一個180度的轉變。

        當然,更巨大的轉變,是一個黑人擊敗了經驗資歷遠為豐富的共和黨老手而成為美國總統。在他的就職演辭中,他不單提出要振興美國,也提出要為減低全球巨大的貧富不均和對抗全球暖化而作出努力。

    「帝國反擊戰」正在展開
        在興奮雀躍過後(當然不包括死硬派的共和黨人和種族主義者),不少人都開始提醒我們︰不要對奧巴馬有過份的期望。從挽救經濟的角度看,奧巴馬面對的是數十年錯誤政策累積下來的巨大惡果,是全球金融體制崩潰所帶來的經濟大衰退,期望他能於短期內把形勢根本地改變是不切實際的。

        而站在全球公義運動的角度看,奧巴馬代表的始終是美國的利益。我們絕不能奢望他會為了全球的福祉而造出犧牲美國利益的事情。

        筆者大致上認同這一說法。但我想指出的是,奧巴馬能夠有多大的作為,很大程度上要視乎輿論的取向。而這,反而是我最為擔心的地方。

        為甚麼這樣說呢?因為就筆者的觀察,金融海嘯的初期,確實出現過不少較為深刻的反思。可是近數月來,不少維護傳統意識形態的言論開始出臺(其中的表表者自是見諸美國的《華爾街日報》和英國的《金融時報》)。它們披著學術和客觀的外衣,卻不無威脅地提醒我們:整件事的錯誤不在自由經濟,而只在於被巨利衝昏了頭腦的人們。對市場的過份監管和幹預只會帶來更大的傷害。一言以蔽之,它們要延續這樣的一種思想:「懷疑政府、相信市場」。

        筆者的回應是:我們當然要懷疑政府。這正是為甚麼我們需要不懈的民主監督和各種權力制衡的機制(Checks and Balances)。可是另一方面,我們更要懷疑市場。因為大企業的運作較大政府的透明度更低,而我們對它們的民主監督更為軟弱無力。

        「政府失效」(Government Failures)固然可怕,但「市場失效」(Market Failures) 帶來的災難實在不遑多讓。「外部效應」(Externalities)和「公地悲劇」(Tragedy of the Commons)已不是甚麼經濟學中的專有名詞,而是影響著億萬人生計的、赤裸裸的現實。大藥商堅決維持愛滋病特效藥在非洲的高昂價格,固然是令人齒冷的一個例子。因極度濫捕而開始急速下降的世界漁穫,則更影響著千百萬人的生計。很多人都以為金融海嘯是市場失效迄今晨嚴重的例子,可是讓我告訴大家,比起另一個市場失效的例子,金融海嘯完全是小巫見大巫。

        我所指的,是地球環境的大規模破壞。其中包括森林的摧毀、水土的流失、物種的滅絕、海洋生態的破壞等。其中最嚴重的,是溫室氣體的急升導致的全球暖化和氣候災變。除了水災和旱災變得更為頻密和天氣變得更為暴烈外,最為令人憂慮的後果,是冰川消失導致的河流萎縮和水源枯竭,以及兩極冰蓋融化所導致的海面上升和沿岸城市的毀滅。

        可以這麼說,西方過去數百年的殖民主義和帝國主義侵略,不單對世界各族的人民帶來了深重的傷害,由西方文明所倡導與推動的全球性資本主義、物質主義、消費主義和無休止的享樂主義追求,已把人類推向災難的邊緣。

        人類學家戴曼(Jared Diamond)在他2006年的著作《大崩壞》(Collapse)之中,深入地分析了歷史上多個文明的族群如何因為漠視環境的破壞,而最終步向衰落與滅亡。環顧今天的世界,同樣的情節正在一個全球的規模重演,只是今天步向滅絕的,不是某個大洲某個地域的某個群落,而是整個人類文明。

        2008年海嘯是一個巨大的契機。可是,長久以來根深蒂固地佔據著各個思想領域和話語權的主流意識形態,以及背後的巨大既得利益,絕不會這樣輕易便放棄它們的制宰地位。它們會千方百計地把企圖改變現狀的努力抹黑。美國總統大選其間,一個共和黨的支持者接受電視訪問時直截了當地說︰「我不喜歡奧巴馬。他只不過是個共產黨!」對此你可能會一笑置之。但不幸的是,這種兩極端思考法、標籤法和利用恐共情緒的伎倆,到今天仍然大有市場。就筆者的觀察,這場「帝國反擊戰」已經靜悄悄地展開了。

    時間已經無多……
        筆者擔心的是,如果我們不能及時把握金融海嘯帶來的這個機遇,透過輿論令世人猛然醒覺,從而影響為政者,使他們有「政治籌碼」可以改轅更張、力挽狂瀾,則人們很快會故態復萌,重新回到舊有的思想和行為模式。也就是說,繼續急功近利、殺雞取卵、醉生夢死。最後便好像法國寓言中的青蛙,在溫度逐漸攀升的開水中死去。危言聳聽嗎?請回顧文首所述:即使不斷有人提出警告和勸戒,卻仍然無法阻止金融海嘯的發生,則你認為我們可以臨崖勒馬,阻止「環境海嘯」發生的機會有多大呢?

        至此你可能忍不著追問:你反覆強調要改轅更張、力挽狂瀾,具體的建議究竟是甚麼呢?就最終目標來說,我們是十分清楚的,那便是盡快大幅減低溫室氣體的排放,以及在全球範圍消滅貧困和減低社會上日益擴大的貧富差距。短期而言當然要穩定金融秩序和恢復經濟活力。但讓我重申,只達至短期的目標而未能達至上述的最終目標,只會加速災難的來臨。簡言之,恐怖襲擊會愈來愈頻密、種族屠殺會愈來愈慘烈、難民潮會愈來愈龐大、水源與糧食會愈來愈短缺、國與國之間的衝突會愈來愈尖銳、因「走火」而爆發戰爭的情況將愈來愈難以避免……。

       問題是,我們的政治和經濟制度 — 及至企業的營運模式和國際會計準則等 — 要作出怎麼樣的改變,我們才可達到上述的「最終目標」呢?

        近年來,不少有識之士曾經對這些問題作出深入的研究,並提出了各種初步的建議。就對抗全球暖化和保護生態方面,學者如Nicholas Stern(The Economics of Climate Change: the Stern Review, 2006)、George Monboit(Heat: How To Stop the Planet from Burning, 2006)、Lester R. Brown(Plan B 3.0: Mobilizing to Save Civilization, 2008)、Oliver Tickell(Kyoto 2: How to Manage the Global Greenhouse, 2008)、Matthew Clarke(Post-Kyoto: Designing the Next International Climate Change Protocol, 2008)等人已經提出了不少具體的方案。2009年是重要的一年,因為徹底失敗的《京都議定書》(Kyoto Protocol)將於2012年屆滿。各國於2007年12月的「峇里會議」中已經同意,於2009/10年制定一項新的《哥本哈根議定書》(Copenhagen Protocol)作為替續之用。這份新的協議能否包含果斷和大刀闊斧的措施,將很視乎世界輿論的取向。

        就改革市場經濟的運作模式方面,2006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得獎者尤納斯 (Muhammond Yunus)近20年來身體力行,在孟加拉大力推行「社會為本企業」(Social Business Enterprise),以補傳統的「利潤為本企業」(Profit Maximizing Enterprise)的不足。此外,由Paul Hawken等人提倡的「自然資本主義」(Natural Capitalism)與「三高準則」(Triple Bottom Line),以及由C. K. Prahalad與Stuart L. Hart等人所提倡的「金字塔底層企業」(Base of the Pyramid Enterprise,簡稱BoP)等概念,都提出了另類的企業營運模式。而就改變國際經濟秩序和消滅全球貧困方面,經濟學家Jeffrey Sachs(End of Poverty, 2005; Common Wealth, 2008)和諾貝爾經濟學得獎者Joseph Stigliz(Fair Trade For All, 2006; Making Globalization Work, 2007)等人亦已提出了很多具有建設性的方案。

        過往,這些建議和方案被看成為一些脫離現實的理想主義者的癡人說夢。金融海嘯令世人看清楚,真正脫離現實的,是華盛頓那些「深諳世務、運籌帷幄」的領袖,和華爾街那些「精英中的精英」。

        不錯,要把上述的建議和方案變為社會的共識和切實可行的政策,還有十分艱辛和漫長的過程。正因這樣,我們必須盡快引發社會大眾的討論。因為只有一樣東西是我們最為肯定的︰「一切如舊」(Business-as-usual)的運作模式只會是死路一條。

        大家可能聽過有關凱恩斯經濟學(Keynesian Economics)的一個「妙論」,也就是在經濟萎縮無人願意投資之時,解決失業問題的一個方法,是政府僱請一大批人把馬路掘起,然後再僱請另一批人把馬路填平!對於反對凱恩斯學說的人來說,這一「謬論」(而非「妙論」)當然反映了學說的荒謬之處。而即使支援凱氏學說的人,也不會有人認真地提出這個建議。這是因為政府固然動用公帑暫時紓緩了失業問題,卻並沒有創造任何具有真正經濟價值的東西,因此是一種資源上的浪費。按照正統的理論,政府應該毋懼赤字財政,大事建造長遠對社會有利的基礎設施如公路、機場,港口等。這既可解決今天的失業問題,也可為明天的社會發展打好基礎。

        然而,是次金融海嘯首當其衝的,都是經濟和基建皆已十分發達的國家,再進行「錦上添花」的大興土木真的還有意義嗎?

        這確是問題之所在,卻也正是契機之所在。筆者的答案是,政府帶頭推動的,不應再是進一步破壞地球生態環境的高消費高耗能的基礎設施,而應該是以復修和保護生態環境、消滅貧困,以及開發清潔能源為大前提的科技和工業建設。事實上,美國一些學者已經提出,美國應該上下一心,推行一個好像「太陽神計劃」一樣的「綠能命革」(有關的著作包括Apollo’s Fire, 2007; The Clean Tech Revolution, 2007; Earth: The Sequel, 2008,以及文首提過的Hot, Flat and Crowded, 2008等)。在過往,不少人都把「環保」和「經濟發展」對立起來。如今,我們終於看清它們的真正關係:環保不單不阻礙經濟發展,而且是我們現時爭取經濟復興的最佳出路。關鍵是,傳統勢力會容許我們這樣做嗎?

        今年春季,筆者將於數所大專院校開辦以「力挽狂瀾」為主題的通識課程。個人的力量誠然是薄弱的,但涓滴的力量可以匯集成小溪,小溪可以匯集成河流……。重大的人道災難已經在世界各地醞釀。時間已經無多了,希望你也能把這個訊息盡量傳開去。

        最後,讓我以一個歷來最偉大的理想主義者的一句話作結:
        
        最初他們對你毫不理會,
        然後他們嘲笑你,
        然後他們憎恨你,
        然後你取得勝利。
    — 甘地

    註解︰
    (1)自工業革命以來的200多年,地球大氣層中的二氧化碳含量已增加了超過百分之三十五。與此同時,全球的平均表面溫度過去100年增加了近攝氏0.8度。最令人憂慮的是,上述這些增加都集中在過去50、60年間出現,而且增加的勢頭有增無減。科學家告訴我們,由於自然界的反應存在「時滯」(Time Lag)的現象,即使我們今天立刻停止排放任何溫室氣體,大氣層中增加了的氣體仍會令地球繼續升溫。研究顯示,如果二氧化碳含量較現時的水平再增加百分之十八左右,全球性的大災難 (如海平面急速上升)將無可避免。

    (2)布殊政府過去8年對全球暖化的否定及對有關科學家的污衊和逼害(其間牽涉石油商的巨大利益自是不言而喻),是對全人類的一項滔天罪行。兩本記載了這一罪行的出色著作是Ross Gelbspan的Boiling Point(2005)和Mark Bowen的Censoring Science: Inside the Political Attack of Dr. James Hansen and the Truth of Global Warming(2007)。

    Posted by Eddy WC Lee @ 12:34 pm

Leave a Comment

Please note: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and may delay your comment. There is no need to resubmit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