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020
M T W T F S S
« Jul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13May

        在發燒音響的世界裡,一直有一個懸而未決的謎團︰為甚麼音響發燒友絕大部分是男性?反過來說,為甚麼女性的發燒友如此罕見?

        如果正在閱讀此文的你是位女士,那首先讓我向妳作出同志式的精神擁抱。(請不要想歪了,同志也者,當然是志同道合之謂也。)請妳在看畢此文後,想想是否同意我的論點。最好是拿起筆桿(咳!我太落伍了。應該是啟動電腦),寫下妳的意見並寄給本刊老編,好讓一眾讀者分享女同志的發燒觀點。

        為何女性發燒友絕無僅有?尤有甚者,為甚麼發燒友在添置或更換器材時,往往談到WAF,並即「太座接受因素」(Wife Acceptance Factor)的重要性?為甚麼絕少出現夫唱婦隨、齊齊發燒這種不少人(當然是男人)認為自會在天堂出現的情景?

        在過去,不少人曾就這個問題發表過不同的偉論。十多年前,筆者便曾在美國發燒天書Stereophile讀過一篇有關的專輯。綜合起來,這些偉論包括︰

        (1)男性天生喜愛機器、女性則厭惡機器
        不錯,打從孩童時代開始,男性一般較喜愛機械性的東西,而女性則較喜歡軟綿綿毛茸茸的洋娃娃或毛公仔等玩具。一些洋人於是說,Hi Fi實乃「大男孩的大玩具」(Toys for Boys)而已。但這一分別真的足以解釋女性為何絕少發燒Hi Fi嗎?在我看來,這個答案將問題過分簡單化,故只是觸及真相的一小部分。

        (2)男性玩物喪志、女性實用主義
        在不少人眼中,玩Hi Fi是一種奢侈的玩意;而不斷大灑金錢更換器材,則更是一種玩物喪志的「敗家」行為。女性是天生的實用主義者,對這種行為當然嗤之以鼻,尤有甚者,她們都較為注重家庭的財務狀況和長遠打算,對丈夫的亂花金錢(在她們眼中的確如此)自然深痛惡絕,必要時甚至要大發雷霆……。

        同樣地,這個答案也捕捉了真相的一部分。但我們不要忘記,實用主義的女性之中也有購物狂的。她們在大公司周年大減價時,也會購買一大堆不那麼實用的東西回家。一些女性的家中有超過一百對皮鞋。廣義地說,玩物喪志的也不獨限於男性……。

        (3)男性喜歡炫耀及與他人競爭,Hi Fi只是他們用以炫耀和競爭的一種工具
        不容否認,部分男性發燒友確有這種傾向。發燒友之間「攜械」到他人處進行「械鬥」和「打擂台」等活動,更加深了人們對此的看法。此外,不少富豪忙得每星期坐下來聽半小時的音樂也沒有,卻在家中添置過百萬的極品音響器材。這不是炫耀是甚麼?

        我對此有不同的看法。就第一點,發燒友之間的所謂「械鬥」其實是情趣多於競爭。真正有火藥味的不是沒有,但並不多。提高一點層次看,這些活動甚至有互相切磋及提升發燒功力的作用。

        至於第二點,我根本就不會把這些富豪列為音響發燒友。簡單地說,發燒的真諦在於情趣而不在於金錢。

        總的來說,這一論點並無多大說服力。女士們帶鑽石首飾用名牌手袋不是也滿有炫耀和競爭的成分嗎?問題是為何她們不選擇Hi Fi?

        (4)男性傾向理性、女性傾向感性
        表面看來,這好像與是否發燒音響沒有關係。但持有這一觀點的人指出,男性傾向理性,因此喜愛不斷分析、判別和比較,而這正是「發燒精神」的泉源。相反,女性傾向於感性,對一種聲音,喜歡便是喜歡,不喜歡便是不喜歡,講的純粹是一種直覺。在她們看來,把聲音的好壞分為高、中、低音的表現,及再分甚麼音場、定位、結象、瞬變、動態等,還要左分析右分析、左比較右比較一番,是毫無情趣大煞風景的無聊行徑。

        如此道來,這一論點也好像不無道理。

        事實上,以上多個論點都各自包含一定的道理。這情況多少有點兒像瞎子摸象,每個人都捉著了一點東西。但要真正揭開這個謎,則我認為還有一項關鍵性的事實還未被觸及,那便是︰絕大部分女性不單不會像男士般發燒音響,她們根本不會像這些發燒友般全神貫注地聽音樂!

        以筆者所知,這是一個從來也沒有人提出過的觀點。但請各位想想,假如連坐下來專心一意地聽音樂的習慣也沒有,又怎樣會發燒音響呢?

        而這,正是整個問題的關鍵所在。

        以上,筆者提出了一個鮮有人提及的觀點,那便是女性音響發燒友之所以如此罕見,主要因為絕大部分女性都沒有專心一意聽音樂的習慣。

        那是否表示大部分女性不喜愛音樂呢?當然不是!如果進行全民調查,我猜女性之喜愛音樂,可能猶在男性之上!但問題是,她們的這種喜愛,絕少會表現為正襟危坐、全神貫注的聆聽。

        其實不用我說,天下間無數男性發燒友都有過這樣的經歷︰把Hi Fi組合悉心調校並感到十分滿意後,誠意邀請愛妻坐下共同欣賞美妙的音樂。結果愛妻一是敬謝不敏(直接點是「啋你都嘥氣」)、二是坐下不足五分鐘便借故離去、三是一首歌(不要說一個樂章)未完便跟你談起家中瑣事……。

        如果你認為上述的現象皆因「無冤不成夫妻」,丈夫熱衷的,做太太的必定抗拒甚至反對,則我認為有點偏激,對太太不大公允。(夫妻倆一起熱衷打高爾夫球的不是大有人在嗎?)因為我亦曾經有過以下的經歷。

        約十年前筆者在澳洲悉尼住了四年。姊姊遲我一年移民,但也好像我一樣(其實是在我慫恿下),離港前買了一套發燒級的音響器材,以作為離鄉別井的一點心理補償。器材在她的新居中駁好開聲後,我每次到她家探訪都會替她調校這樣調校那樣,以求把器材的潛質盡量發揮。不用說,每次調校之後都會捉著姊姊及另外一些前往探她的朋友,齊齊在Hi Fi房中欣賞音樂。

        此外,我在悉尼亦結識了一對夫婦Billy和Cris,兩人皆十分喜愛音樂。在Cris的「批准」下,我替他們多年前從香港帶來的入門級音響組合逐件升級。最後的全新組合雖仍只是中價位的檔次,但聲音清麗悅耳,欣賞一般音樂是合格有餘。不用說,我每次探訪他們,都會捉著他們及其他到訪的朋友(當中必也有我的姊姊),齊齊坐下來聽美樂。

        你道結果怎樣?聰明的你必已猜著︰無論在姊姊家中還是在好友Billy和Cris家中,音樂響起不足五分鐘,在座的女士必然開始交談,而且談話內容皆與正在聆聽的音樂無關!

        作為發燒友的我,當然無法接受這種行徑。但假如我提出抗議,並強烈要求她們保持肅靜,她們即使同意,卻不出數分鐘便會故態復萌。我若再堅持,則她們多會乾脆離座,轉移到飯廳甚至廚房繼續交談。

        看到這裡,不少男性的發燒友必然發出會心微笑。因為他們也有過同類的經歷。

        與此相反,稍為喜愛音樂的男士,無論是獨自還是三數知己聚在一起,皆可以長時間一言不發地專心聆聽音樂。至於所謂「長時間」究竟有多長,則視乎這些男士對音樂 / 音響的發燒程度。

        就以筆者為例,每晚獨自聽音樂的時間平均在兩小時以上,長達三小時的也並不罕見。在澳洲生活期間,由於生活節奏沒有香港的緊迫,一口氣連聽四個小時音樂的也在所常有。記得最「放肆」是太太回香港探親而我做「帶子雄郎」的時候,每晚在安排小女兒入睡後,往往自晚上九時直聽至凌晨二時,貝多芬布拉拇斯柴可夫斯基布魯馬勒蕭斯塔科維契……等,一隻碟聽完又換一隻碟,簡直是人生苦短、欲罷不能……

        可以想見,若筆者與發燒音樂 / 音響的朋友一起聽音樂,時間的長短一般不取決於我,而取決於朋友的耐力。

        我可能是個極端的例子,但毋庸置疑的事實是,一班男士坐下來專心聽超過五十分鐘的音樂絕不稀奇,一班女士坐下來專心聽超過五分鐘的音樂則完全匪夷所思。

        為甚麼會有這樣的分別呢?在思索多年後,我終於找到了(起碼我認為如是)謎團的答案。而正如生物界的眾多謎團一樣,答案與我們的歷史有關。

        過去百多年來,科學家在認識人類演化的歷史方面,取得了十分巨大的進展。如今我們知道,人類的祖先至少在四百萬年前便與猩猩的祖先分家。最初的猿人腦容量跟今天的猩猩差不多,充其量是懂直立行走及牙齒逐漸變小的猩猩。到了二百多萬年前,這些猿人的大腦開始發達,並開始懂得使用和製造原始的石器工具,我們開始朝著萬物之靈的道路進發。

        在一段頗長的時間,我們的主要食糧是植物的果實和根莖部分。至於肉食,只靠昆蟲或偶然捕獲的小動物,或是非洲草原上猛獸獵殺飽餐後的殘羹,情形便有如今天的禿鷹和非洲土狼一樣。

        然而,隨著人類智慧的發達以及所製工具 —— 特別是武器 —— 的水平不斷提升,我們也開始成為自然界舉足輕重的捕獵者。古人類學的證據顯示,遠在數十萬年前,我們的祖先已懂得大規模的協作式狩獵。這種生活模式,一直延續至一萬年前的農業革命才逐步被取替。

        眾所周知,作為狩獵者的人類主要局限於男性。而這,正包含著音響發燒友絕大多數是男性的秘密。

        女性的音響發燒友之所以絕無僅有,主要的原因是她們要生兒育女而無法出外狩獵。

        是筆者故意語出驚人嗎?若你真的這麼想,那末請聽我詳細道來,你便知在此驚人之語背後,實大有其道理。

        以上筆者扼要地介紹了人類演化的歷程,並指出在過去數十萬年的漫長歲月裡,除了最近一萬年的農業社會外,人類皆以狩獵為生。

        這當然並非甚麼新鮮的認知。即使如小學生,對此應也有所認識。但較少為人所知的是,這個說法大致上可說是錯誤的!

        根據古人類學家的深入研究,以及人類學家對現今世上碩果僅存的原始部族的考察分析,所謂以狩獵為生的生活方式,並不表示人們的糧食主要來自狩獵所得的肉食。相反,在這些人的糧食中,有超過一半(甚至大半)來自採集所得的各種植物。這些「素食」可以包括整株植物,但更多是植物的果實、種子、莖部甚至根部(如山芋、甜薯等)。

        值得注意的地方是,這些植物性糧食是熱量的主要來源,其重要性不容置疑,但狩獵所得的肉食,卻提供了各種高質素的蛋白質,是以雖然不佔糧食中的多數,卻也佔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在不少這類型的群落中,「肉食分享」這一行為皆具有十分重要的社會性意義。中國農村裡每逢喜慶日子都有「太公分豬肉」的環節,可說是這種社會性行為的延續。

        所有這些跟發燒音響有甚麼關係呢?你可能會問。請稍安毋躁,我們正在進入問題的核心。

        問題是,在上述的「狩獵、採集型社會」(hunter-gatherer societies)之中,是否所有人都會同時進行狩獵和採集的活動呢?答案當然不是。由於女性要負起生兒育女這個神聖的任務,無論在懷孕期間還是在哺乳期間,她們也不可能出外狩獵。此外,她們因為要生育,盤骨的結構與男性的有所不同,奔跑起來的速度一般比男性低。結論是,所有這類型的社會都會出現分工,也就是男的主責狩獵、女的主責採集,兼且照料子女。(留意這種雌雄分工並非必然,例如獅子的雌性便主要負責狩獵,但幼獅的哺育期短而人類的則很長,顛倒過來的雌雄分工在人類沒有可能出現。)

        顯然地,兩種覓食的方式帶來了甚為不同的要求。對於要跟蹤和捕殺獵物的狩獵者,要求之一是長時間保持靜默,因為偶一不慎發出聲響,獵物即會警覺逃脫。正因如此,大部分獵者都會發展出一套基本的手語,以作圍獵時溝通之用。

        與此相反,對於在樹林之中進行採集的女性,沉默亦無必要。相反,不斷交談才是明智之舉。為甚麼呢?這是因為樹林裡總存在著種種危險,即使不被猛獸襲擊,也有可能被毒蛇毒蠍等咬著。進行採集的人如果不斷保持談話,便可知道每一成員是否仍然安全。

        在人類歷史的發展長河中,上述的生活方式持續了數十至一百萬年之久,由此而產生的心態習性和行為模式,可說是根深蒂固。我們可能完全不知道它們的淵源,卻無礙它們對我們今時今日的生活仍然作出重要的影響。

        其中一項影響,正是男性和女性在欣賞音樂時的傾向。

        男性因為習慣了沉默,所以能夠靜下來專心一意地聽音樂。一個人如是,就是三、五知己一同坐下來也如是,這種行為模式當然不局限於聽音樂。就以遠足或釣魚為例,兩個男性好友相約一起遠足或在海邊垂釣,卻可以長時間不發一言而自得其樂。

        與此相反,女性因為習慣了交談,因此要她們聚在一起而不交談,那簡直違反她們的天性,對她們而言是一種「活受罪」。

        至此,我們(指天下間的男性音響發燒友)終於明白,我們無論怎樣威逼利誘,也無法找到一位女性(無論是朋友、情人、老婆大人、情婦……)可以在家中安靜地陪我們聆聽超過十五分鐘的音樂!(在音樂廳中當然可以,但那是出自禮貌多於自發。)

        試想想︰既然不會專心一意地欣賞音樂,又那會興致勃勃地發燒音響呢?

        心水清的讀者可能會問︰上述的「偉論」只是解釋了女性不會「眾樂樂」,但她為甚麼不可以「獨樂樂」?也就是說,在沒有人陪她交談時,她為甚麼不能獨自賞樂、甚至獨自「發燒」呢?

        不錯,女性發燒友絕無僅有,背後還有一個理由。方才說過,女性除了負責採集食物外,還需照料子女,進而打理家務。大部分男性有所不知的是,上述工作是永不間斷、永不停息的!(英文所講”round the clock”是也。)

        相比起來,男性負責的狩獵,每天只需工作一段不太長的時間。獵物有便是有、無便是無;捉到便是捉到、捉不到便是捉不到。即使延長工作時間,也不一定有所收穫。結果是,男性的「工作」與「閒暇」的概念十分分明。狩獵回來便是「收工」,眾人圍著篝火無所事事高談闊論是他們的「專利」。而數十萬年後,這一「專利」即包括聽音樂和玩Hi Fi。

        (由此可見,沉默不是男性的偏好,因為他同樣喜愛高談闊論,「吹水唔抹嘴」。世上的「八公」與「八婆」一樣多。唯一的分別是由於數十萬年的「工作需要」,男人可以長時間聚在一起而不發一言,如在下棋和觀棋的時候,而女人則不能。試設想要四位女士開枱打麻將而不發一言,我肯定她們情願不打!)

        至於女性,基本上沒有「收工」的概念,因為家務是永遠也做不完的。你買一套千多元的微型音響,讓她可以一邊做家務一邊聽音樂,對她而言已是十分足夠。相反,你要她甚麼也不做,對著一套數十萬的音響器材聽音樂,她會覺得渾身不自在,感到是浪費時間,甚至會有一種罪疚感。

        男、女有別,自古皆知。但這些分別與人類演化的歷史有關,卻是近代才有的認識。近年來,坊間出現了不少探討男女之別的暢銷書,如《男人來自火星、女人來自金星》(Men are from Mars, Women are from Venus)及《為甚麼男人不聽,女人不看地圖?》(Why Men Don’t Listen and Women Can’t Read Maps)等,皆開始懂得從這一角度來分析問題。筆者這篇文章,亦可算是對這項探討的一點貢獻吧。

    補充︰
        這三篇文章在Hi Fi Review分三期發表,第一篇文章在2007年4月發表後即收到以下這封讀者來函。作為一個寫作的人,收到讀者的回應自然十分高興。而這封來信則更令我興奮,因為它來自一位署名「銀耳朵」的女性發燒友︰

        「多謝主筆給女同志一個來信的機會。

        這未必是所有發燒友的觀點,但也不妨借此機會發表意見和心得。

        女性發燒友罕見有很多因素,社會風氣、潮流大大影響男女的興趣取向。要跳出這個觀念框框是需要一個男女平等的心態。走進Hi Fi商店曾遇過一些大男士給一種排斥或不應參與的感覺,認為女士沒有”Hi Fi sense”,也難免他們或多或少帶有有色眼鏡去看女士,這是非常discouraging,有些還未入門的初玩者已對這門興趣沒有心情了,更不要提選擇Hi Fi來炫耀和競爭,這是導致女士玩Hi Fi少之又少的其中一個原因,依我所知一些女士駕駛車輛可以與男士一樣好,何況是用一對耳朵去收貨?

        女士不會全神貫注地去聽音樂,這個講法我不太同意,本人每次會坐定定地去聽音樂,一聽便消耗四、五個鐘,其實這與當事人愛好音樂的程度很有關係,有一些發燒友愛講Hi Fi但卻在家裡只聽數隻CD。

        不熱愛音樂玩Hi Fi只會是『人有我有』的玩意,熱愛音樂若有要求,最終也希望器材可帶出現場感,歌手的演繹可以觸動心靈。所謂甚麼高、中、低音定位表現等等,未必是大煞風景的無聊行徑,熱愛音樂的人有誰不想將音樂播放得出神入化呢?

    銀耳朵」

        「銀耳朵」女士提出的觀點絕對發人深省。的確,不同時代、不同民族的社會風氣、潮流及至文化氣候,皆會大大影響男、女之間的興趣取向。而其中提及的Hi Fi店售貨員的惡劣態度,以及發燒友「愛講Hi Fi但家裡只聽數隻CD」等現象,更是值得我們好好反思。

        上述的意見與本文的論旨其實並無衝突。我們都知道,人類的行為模式既受生物因素制約,亦受文化因素制約,而文化因素既由深層的歷史(包括進化)原因所決定,卻也有其相對的獨立性甚至超越性。我們要充分瞭解各方面的原因,才能「推翻基因的暴政」(生物學家Richard Dawkins的名句)以及「推翻文化的暴政」(筆者東施效顰之作),從而達至個性解放和精神自由,享受Hi Fi音樂能夠為我們帶來的樂趣。

    (原刊於2007年4-6月號Hi Fi Review

    Posted by Eddy WC Lee @ 2:46 pm

One Response

WP_Cloudy

Leave a Comment

Please note: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and may delay your comment. There is no need to resubmit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