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白票說不

November 1st, 2011

用白票說不

還有幾天就是區議會選舉了。筆者本不想參與,因為沒有心儀的候選人。但又一想:如果今次不投,豈不又替政府留下「港人一向政治冷感」的話柄?

慎重考慮後,決定投出一張白票,用白票表達自己的心聲:

首先我要向阿爺說「不」──三十年過去了,港人在民主路上歷經坎坷,送走港英政府,卻迎來專制、野蠻的阿爺。阿爺口口聲聲「政制循序漸進」,但港人看到的卻是「小圈子選舉」、「區議員委任制」的大倒退,「一國兩制」徒有虛名,「港人治港」變「港人自講」……針對中共的倒行逆施,這張白票既是強烈的抗議,也是莊嚴的吶喊──還我真普選!

其次我要向特區政府說「不」──回歸十四年了,民生每下愈況。政府若夠膽做民意調查,相信七成以上的港人寧願重新回到港英的懷抱。這一切曾蔭權會不會反思呢?在港人眼裡,他對上唯唯諾諾、誠惶誠恐;對下則色厲內荏,逆民意而行,視民望如「浮雲」。我的白票,是要提醒曾蔭權和未來的特首──當官不為民做主,不如回家賣紅薯!

第三我要向建制派、保皇黨說「不」──本港民建聯、工聯會和自由黨等建制派,為保皇而保皇,為政府護航而昧著良心說話。特別是譚耀宗、梁美芬之流,為政改方案、替補方案一次次地轉軚,然後說大話連眼都不眨,皮之厚可謂到家。本人的白票,在在提醒他們:有朝一日,歷史會撕下他們那張厚厚的臉皮!

最後,這張白票要向民主黨和「人民力量」說「不」──二十年來,每一次投票,本人都是堅定地站在泛民一邊。可是今天,你們的表現卻令人困惑,尤其政改方案一役和516公投,民主黨的言行傷透人心。最不爭氣的是「人民力量」,不知是意氣用事還是出於私利,竟棄大局而不顧,令泛民陣營一再四分五裂,一直做著「親者痛仇者快」的蠢事。本人投出這張白票,是要警告諸位:懸崖勒馬的時候到了!

為了讓子孫後代享有真正的民主,筆者堅信手中的這一張白票不會白投。

青樓名妓

October 29th, 2011

一直以為香港大學是獨立的自由的自主的學術機構, 如今才知在校長的頭上還有一個”黨委書記”—只是這個人又自詡為”青樓名妓”!”名妓”終於現身, 恩客又是誰呢?阿濤哥定係家寶抑或黑仔強?

沒有天真味的孩子

October 19th, 2011

北京零八奧運開幕式上的獻唱(又傳是假唱)的小女孩林妙可,給港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多年後她來港推銷某隻上市產品在商場做秀,事後竟被專欄作家嘲笑「不似兒童,一舉一動、一顰一笑帶有一股風塵味」──一名才十歲的小女孩,遭受如此的評論,這是何等的可悲、可嘆!

邪體字

October 13th, 2011

邪體字

不知怎的,一看見簡體字,心中就有一種厭惡感,正所謂:「親不見,愛無心,產不生,廠空空,麵無麥,運無車,導無道,兒無首,佇無腳,飛單翼,湧無力,有雲無雨,開關無門,鄉裏無郎,義成凶,魔仍是魔……

漢字的創意

October 11th, 2011

由於政治原因, 大陸很多事物都不能提, 也不可提, 例如昨天是雙十節, 和中華民國青天白日國旗一樣, 在內地都會成為一項禁忌! 然而中國人是有創意的, 在內地的台生, 私下慶祝雙十節, 在網頁上寫”萌萌節”—上面兩個十, 下面一日一月, 令漢字變得活靈活現起來!

邏輯

October 7th, 2011

在教育界工作多年,發現很多事情都不符邏輯。

比如說,學校把操場和課室免費租給有關團體舉辦「學藝班」,校方以「照顧學生課外活動安全」為借口,安排周六上午要教師返學校當值。

此外,周一至周五的「學藝班」放學,也安排教師當值「看管秩序」。

周一至周五、周六上午九時至十二時的「當值」,教師做些什麼呢?其實什麼都不必做,因為一切自有「學藝班」的導師負責和指揮。

暑假尾聲我們上班了,我發現校園的「學藝班」照常營業。不過奇怪的是,從早到晚,除了值班工友負責開關大門和清潔場地,學校沒有安排任何一位教師「當值」,一切事務,理所當然地由各學藝班導師自行搞定。

當我把這奇特現象告知一些同事後,同事立即囑我不要再提。

我問原因,他們說,如果校長見到有人如此「關心」,一定會安排同事暑假也來校當值的!

我想不通:同樣是「學藝班」,為什麼有時要「看管秩序」,有時卻不需要呢?這是哪一家的邏輯?

同事偷偷告訴我:「開學時校長心情不好,就要你周六來上班;放暑假時心情好了,所以自然不必來啦!」

原來學校是一個不講邏輯的地方,一切要看「校長的心情」。

最後的感言

October 6th, 2011

早上起床時,我對自己說,終於到了最後的一天──從明天起,終於不必再為每星期一至五因為上班不得不爬起身而苦苦掙扎了。

到了學校,感覺雖然良好,但總帶有一絲的「離情別愁」。畢竟做甚麼事,都屬於「最後的工作」──從校長手中接過「最後的禮物」,拿著話筒發表「最後的演講」,坐在教員室完成「最後的改簿」,進入教室上「最後的一課」……

課堂上,當我向孩子們宣佈「老師要退休啦」時,想不到還是有女生流下了熱淚。雖然一再提醒自己「持平常心」的,但見到學生依依不捨的情景,我的鼻腔還是禁不住有點發酸。

別了,可愛的孩子,老師會祝福你們,無論是我教過或未教過的學生。

再見,親愛的同事,雖然我和各位告別,但你們的情意,永遠留在我的心坎。

新開始

May 25th, 2009

終於踏入「耳順之年」,寫作不再是業餘愛好,而即將成為本人的一項「專業」。承蒙邀請,日後將在本網誌寫些短文,與讀者一起分享……
我是葛雋,希望你喜歡!

  • 作者簡介

  • 最近文章

  • 最近留言

  • 文章分類

  •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