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術室團隊

「醫生,多謝你!」 每一次手術成功,心裡自會舒一口氣。對病人或家人的一句多謝,腦裡也不禁有過一陣飄飄然。 然而,這個多謝絶不是屬於一個人。 事實上,在病人進入手術室之前的一天,就已經有同事開始為這個手術籌謀。

用腦袋先走一趟巴黎

慢慢開始覺得,生活,可以由自己選擇,無論食物、餐具、衣物,以至生活方式。當然,這是在有限中選擇,要跟工作時間妥協,跟口袋裡的金錢妥協。倒覺得,如果能把本來就有規限的生活,轉化成無限,活出更高的價值,那便是一種生活智慧,需要修為。

船王董浩雲的海上學府(下)

接上文。 或許,曾經號稱最大最豪的船都會出事,「鐵達尼號」如是,「海上學府」也一樣。就在1月9日,正當不少工人在「海上學府」維修時,竟「無故」發生大火,並以極速蔓延。當時船上共有數百個工人,紛紛跳海逃生。

船王董浩雲的海上學府(上)

在一艘極具歷史的郵輪上開辦一間大學,是多麼浪漫的事情。試想:郵輪雲集全世界頂尖的學者,學生也來自不同的地方,儼如地球村。

忌浮躁

的確是,最近心裡多了很多雜音。本來為了開開眼界,所以去蹓躂別人的page,偷偷師,一邊替人家的氣勢如虹感到高興,畢竟以文字經營媒體並不容易,然而另一邊回頭看自己,自慚形穢。我是爬得這樣吃力而緩慢。

一氣呵成

寫作班一般只教人寫作技巧、段落結構那些,就是沒提過,如何養成持續的寫作習慣。馬家輝說過,寫文章,一般人如清潔大嬸也可以寫得很好,一篇兩篇,但若要她們連續寫出好作品,幾乎不可能。葛亮寫小說《朱雀》,後記也提到總共用了五年時間。

我花錢請你看書

關於書,從來没有吝嗇買書的錢,也沒有吝嗇家裡擺放書本的空間,唯一吝嗇的是,看書的時間,總不能再抽出更多。誰都知道讀書是好的,裡面有可供徜徉的無盡世界,但翻不翻開來看,還是另一回事。

Slam 詩喃

把法國流行的Le Slam音譯作詩喃,名字感覺很對。用簡單的音樂旋律作配襯,由沉厚的男聲來誦讀,很容易就進入了狀態。文字有文字的方向,音樂有音樂的迴環,這種把詩句與音樂交織起來的表達方式,顯得很融和。

人人都是佛陀

最後一次見好友葉青霖是2009年秋天,當時他跟我說會去台灣修行,我問他去多久?他咧嘴笑說:「連我太太也不知道我去多久呢。」誰知他翌年放下世俗的一切,在台灣玉佛寺出家,法號釋常霖。

婚禮習俗知多少

12/12/12,要愛、要愛、要愛?(普通話諧音),近七百對新人選擇在這天登記結婚,較平日多四倍,而其他地區如內地、馬來西亞及新加坡等的登記人數也較以往大增。究竟是趕在「末日」前先了卻心願還是只為求個好兆頭,實在不得而知。

Page 1 of 3123»

經濟日報出版社讀書會

Switch to our mobile site